杨志良:「别再拚医疗了,全民健康才是重点!」


58人参与 |分类: Y生活坊|时间: 2020-07-17

杨志良:「别再拚医疗了,全民健康才是重点!」
图片来源:pakutaso            文:杨志良


拜读了惠珀教授《吃药前,你必须知道的事:看懂高消费低知识的台湾食药文化与真相》一书,感慨万千,直至今日,上自我们的卫生官员、医药界,下至一般消费者及社会大众,在医药卫生方面,都还有很大的学习成长空间,若不更加努力,台湾不可能成为卫生大国。

台湾的医疗水準被评为亚洲第一、世界第三,全民健保也被全球高度肯定,但在最权威的医学杂誌《刺胳针》(The Lancet)的评比中,台湾民众的健康水準仅排名第四十五名,不过中段班而已。造成如此落差的原因,就是台湾只重视患病后的治疗,但在提升民众药食知识水準以避免病从口入、增进健康,以及预防罹病以「治未病」方面,就是差人一截。因此台湾只有全民医保,没有全民健保。

食安风暴层出不穷,食药文化有待提升

本人在一代健保及二代健保,均强力主张将预防保健纳入,可惜都功败垂成。一方面是个人努力不够,另一方面,政府官员、医药界及民众的食药文化,更是导致健康照护政策与制度上高消费、低成效的主要原因。

以食安为例,依《食品安全卫生管理法》,食品是管理製造供人饮食的产品及其原料。因此只要原料不是用来製造「食品」者,其製品就是不合格。饲料也好,地沟油也罢,不管如何「精炼」,其成品就不能算是食品。贩售这样的东西,至少是诈欺。

检验是最后一道关卡,是在原料及过程都合乎规範的前提下,针对指标性的项目做检验。所谓检验合格是指「有检验的项目合格」,不代表没被检验的项目也合格。因为对人体有害的物质,不论化学的、生物的、物理的,何止千百万种,通通检验实际上无法做到,真这幺做的话,成本会高到无法负担,根本没有食品工业及食品可吃了。例如,原本奶粉是不用检验三聚氰胺的,因没人想到会有厂商把这种毒药加到奶粉里。

在顶新油品事件中,当时食药署说检验合格,记者问署长家中吃什幺油,竟答:「我家不吃油。」如果本人在任,一定马上将他革职。法官也是恐龙,所有食安法官均要控方提出对健康影响的证明,因为受害者没法证明食用这些油影响了健康,所以一审顶新被判无罪。

所以本人曾为文说,狗屎、砒霜也可吃了,因为狗屎经过精炼也可以无害健康;而砒霜要吃下零点一克以上才会中毒,若每天给法官零点零零一克,在三、五年内都无法证明健康受损,所以对法官下砒霜也应无罪;个别肺癌患者更不能主张PM2.5就是他肺癌的原因了。但事实上,台湾那幺多人得癌症,就是毒素一点一滴累积造成的。

一般案件是无罪推定,但食安就是要跟药品一样,做有害推定,这是风险预防先于产品管理的真缔。只要是国际食品法典(codex)中列出的有害物质项目及一定含量,就是有害伪劣食品,没有模糊地带。台湾法官的培养及教育应大幅改进,接一下地气。

由以上可知,仅食品一项,官员、立委、业者、民众,就需要多少的学习及宣导。而「药就是毒」,药品又比食品複杂得多,惠珀教授的书指出了很多的用药真相。更重要的是指出了高消费、低知识的食药文化,才是政府、立委、医药界及民众最需要的「改变」。

秉持知识份子之心,虽千万人吾往矣

除了药食之道,惠珀教授以知识份子之心,对目前的国家治理也提出了极为沉重的针砭,且自称因推展合理的药政,背叛了她所处的阶级,令我惊吓。但回想起来,任何的改革都是如此,本人任卫生署长期间自省,如果不知道某些明显的违反乱纪就是笨蛋,知道了却不处理就是混蛋,因此重罚长庚及高医,废止多名切除正常妇女子宫的恶医医师证书,又将多名署立(现为部立)医院院长及主任移送法办,不也背叛了我的阶级?

处理过程中,有医界前辈批评这些作为是「侮辱医界」,我的回答则是,这是维护了医界的尊严,因为违法乱纪的必是少数,加以处置了,剩下的就是良医。自此后,外界对医界的流言大幅减少,但本人也因此成为若干医界朋友口中的「第一恶人」。在今日社会,为了做点对的事,背叛自己的阶级是种必要,只能认了吧!

惠珀教授与我一九七五年同在密西根大学研读,她在药学院,我在公卫学院,课余经常一起吃喝游玩,综论天下事及台湾的未来。她与夫婿统计专家洪永泰博士结婚时,因双方家长未能来美,本人年纪稍长,他俩就邀我主持见证他们的结合。四十多年过去了,我们都曾在不同政党时期担任卫生部门重要职务,虽各有所忙,也少有聚会,但总觉相知甚深。现已到不惑之年,她终生关怀国人健康之心不曾稍歇,特此为文推荐,希望相关官员、立法委员、生技医药及食品界、以及关心自我健康人士人手一册,学习正确的食药知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