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器人中的谐星!盘点看起来无用但有趣的机器人


92人参与 |分类: Y生活坊|时间: 2020-07-17
机器人中的谐星!盘点看起来无用但有趣的机器人

有一个话题持续让大家感兴趣,就是机器人会不会取代我们的工作?答案毋庸置疑,肯定有部分会被它们取代。可是机器人也有谐星,也有边缘人,也有脑筋不灵活的,看着它们,就好像大学生跟小学生打篮球,让人加倍有信心──这帮家伙取代不了我。

先来看一个智商比较高的──剪刀石头布机器人。

这是日本东京大学实验室研发的 Janken 机器人,它有 3 根手指,唯一会做的就是剪刀石头布游戏。

机器人中的谐星!盘点看起来无用但有趣的机器人

虽然它很无聊,可是它高科技。

它配备高速镜头和高速手臂系统。它的高速镜头能在 1 毫秒内判读人手形状,判断人手将发出的是剪刀还是石头还是布,然后根据判断结果让高速机器人手臂系统回​应,时间可在百万分之一秒内完成。

机器人中的谐星!盘点看起来无用但有趣的机器人

据说,这机器人从来没输过。

就问你帅不帅?以及无聊不无聊?

如果你酷爱石头剪刀布这项高科技运动,那这款机器人绝对是你的菜。可是和机器人玩这个,还不如调戏 Siri 呢?

本质上,这个机器人和 AlphaGo 是同路线,负责在某项游戏让人类绝望。

前不久,日本一家新创企业 Next Technology,开始量产一只叫「Hana 酱」的机器狗。

机器人中的谐星!盘点看起来无用但有趣的机器人

Hana 酱能判定体味,并根据浓烈程度有 3 种不同反应。

Hana 酱鼻子部分配备气味感测器,能测定硫磺类的臭味和香水等气味的浓烈程度。如果判定接近无味,它就会摇着尾巴靠近。如果稍有气味,则会抬头叫。如果臭味非常浓烈,它会当场「昏倒」。

老实说,看这个介绍,我觉得它可能有用。

但是,再看看萌萌的外形,以及这个块头(如果是蛇形机器人,可去较狭窄的空间探测,实用性比较强),还有简单的三档配置,除了在卧室里卖萌,还能干什幺?

想想看,天天不洗脚去熏机器人,也够无聊的。

波士顿动力的滑轮机器人 Handle 在这方面做到巅峰。不过它并不无聊,而是想不明白,机器人长得那幺帅、动作那幺炫究竟要干什幺?

机器人中的谐星!盘点看起来无用但有趣的机器人

机器人中的谐星!盘点看起来无用但有趣的机器人

机器人中的谐星!盘点看起来无用但有趣的机器人

看这些动图,是不是回想起它带给我们的最初震撼?

可是震撼过后,就想:大家学习这个原地 360° 转圈的技能要做什幺呢?跳舞吗?穿越障碍的功能倒是很容易想到实用场景,但为什幺非得长成人形呢?看起来除了耍帅费布料,似乎没什幺太大的必要。

把波士顿动力拉到这群不够班的机器人里,是有点委屈它了。对这家公司,我内心还是有期待。不过 Google 卖掉它的原因,除了研究困境之外,不也有不明白这些机器人能干什幺的成分吗?

还有个美国工程师 David Neevel,发明了一个机器人专门吐槽 Trump。他发明了一个 3D 列印的小机器人,给它起名叫 Burned Your Tweet。虽然没有指名道姓,但无疑就是为 Trump 量身订做的。它长这个样子:

机器人中的谐星!盘点看起来无用但有趣的机器人

每当 Trump 发出一条 Twitter,它就会开始工作。首先,先把这条 Twitter 印出来。

机器人中的谐星!盘点看起来无用但有趣的机器人

然后大剪刀一刀剪断。

机器人中的谐星!盘点看起来无用但有趣的机器人

接着,大钳子一把扯走。

机器人中的谐星!盘点看起来无用但有趣的机器人

然后再焚烧。酒精灯自动点燃,之后小纸条放进烟灰缸。然后,一条美国总统的 Twitter 就变成灰烬了。摄影机也会把全程拍下来。

机器人中的谐星!盘点看起来无用但有趣的机器人

依 Trump 生产推文的速度,这个机器人不愁没东西烧。

还没有完呢。机器人的专属帐号 @burnedyourtweet 跟随了川普 Twitter,烧完之后会自动跑去 @Trump 一下,送上热推的影片。嘲讽完你,还得让你本人看见。就像下面这样:

这件事让他在美国小地红了一阵子,充分展现滑稽的性格和网红的潜质。「事件行销」也做得如此有声有色。

日本庆应大学的研究员 Masato Takahashi,发明了一个会鼓掌的机器人 Ondz。实际上,这只是个机器人手,它能模仿人类鼓掌的声音,可用在音乐会、网路直播节目,增强现场气氛。

机器人中的谐星!盘点看起来无用但有趣的机器人

这个定位我很喜欢,就是走娱乐路线,虽然看起来有些扯,但还是找到绽放自身光芒的一片天。

不过,其他场合就不适合了,比如说会议上的鼓掌。天朝有鼓掌的优秀传统,哪怕会议很无聊,也得给领导掌声。如果拿这个机器人偷梁换柱,被领导发现了,是要扣鸡腿的。

接下来这个就更娱乐了──跳钢管机器人。

德国软体开发商 Tobit 研发了两个真人大小的机器人,分别叫 Lexy 和 Tess,会跳钢管舞,如下图所示,它们沉浸在觉得自己很性感的状态。

机器人中的谐星!盘点看起来无用但有趣的机器人

这个画面是不是有点刺眼?

Lexy 和 Tess 为什幺会跳舞呢?是因为它们接受了主人的调教,可透过智慧手机 App 控制它们,也可控制它们做其他动作。

这种机器人可以走谐星路子,应该还是有市场。不过价格不菲,售价高达 39,500 美元,约新台币 119 万元以上。

下面这个机器人是一人喝酒醉时的专属陪伴──陪酒机器人。

机器人中的谐星!盘点看起来无用但有趣的机器人

南韩人发明了这个机器人 Eunchan Park。它能一杯接一杯地喝,还能举起酒杯,然后仰头一饮而尽。

不过,一人喝闷酒时,看对面有个东西一杯接一杯地乾,你都能看到它肚子里的酒,结束后还一句话也不会说,你会不会觉得更闷?

简直就是花钱请一个蹭酒喝的人。

美国人喜欢大块头机器人,比如巨型机器人 MegaBots 2。

机器人中的谐星!盘点看起来无用但有趣的机器人

是不是乍看很威风?再一看像个挖土机?

它会干什幺呢?可以发射油漆弹。像这样:

机器人中的谐星!盘点看起来无用但有趣的机器人

唉,整个画面就是──一个人形挖土机来粉刷了。

还有些酷爱搞发明的爱好者。比如人称「无用机器人女王」瑞典发明家 Simone Giertz。一直以来,她都专心致志地研製能在日常活动大展身手的机器人,但结果好像不太理想。

机器人中的谐星!盘点看起来无用但有趣的机器人

这是打脸闹钟机器人,犯得着这幺折磨自己吗?

机器人中的谐星!盘点看起来无用但有趣的机器人

这是擦口红机器人,好像差点意思。

我一直觉得,满足正常生理需求的机器人是好的研究方向,比如说餵婴儿牛奶、协助残障人士用餐这种。虽说目前不实用,总是餵人一脸、餵人一身,但方向还是好的,至于擦口红这件事,个人认为是非必需的生活需求,你要是还能动,自己搞定就好,弄个机器人来做,是不是反而少了打扮的乐趣?

不仅如此,她还做了倒牛奶机器人、洗头机器人、自动刷牙机器人、自动切菜机器人,以及擦鼻涕机器人和擦屁股机器人──

机器人中的谐星!盘点看起来无用但有趣的机器人

机器人中的谐星!盘点看起来无用但有趣的机器人

唉,不说了。

犹豫了一下,觉得最后还是要象徵性昇华一下:其实,这些看来无聊的机器人,大多数是因为想像力走在实用性前面,并不代表一无是处。至少,能当个行走的谐星,让我们笑一下。

以上你觉得哪个最有趣,哪个最无聊呢?以及,你还见过什幺机器人里的谐星,欢迎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