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器人与AI造成失业恐慌,MIT:新科技影响好坏取决于人的决策


48人参与 |分类: Y生活坊|时间: 2020-07-17
机器人与AI造成失业恐慌,MIT:新科技影响好坏取决于人的决策

麻省理工科技评论 (MIT Technology Review) 文章从科技发展的历史,到科技的本质,以及因应方式深度分析机器人与人工智慧 (AI) 带来的冲击,告诉我们随着时代演进,新科技发展从未停止过,也无可避免,但对人类的影响程度、好坏,仍掌控在政府、企业、消费者的手中,强调决策的重要性,特别是在经济成长停滞的时代,追求生产力的同时更需要纳入平等的思考。

文章作者 David Rotman 指出,哥伦比亚大学创意机器实验室 (Creative Machines Lab) 创办人 Hod Lipson 是世界上最顶尖的 AI 与机器人专家,他主持的实验室宗旨在推动机器参与人类生活的最大可行性,但他也开始担忧,自动化与数位科技快速发展,取代许多人赖以生活的工作,从而帮另外一群人创造大笔财富,进而加深社会不平等。

机器深度学习创造人工智慧,3D 列印也改变工业生产过程,过去一般认为科技虽然会摧毁许多行业,创造出许多更新更好的工作,但 Lipson 直言,「现在看来,科技让许多行业消失也的确创造了更好的工作,但好工作并不多。」

虽然贫富差距、薪资停滞等议题不见得与科技有关,但是科技是中产阶级消失的部分原因。经济学家普遍认为,许多人都不具备先进科技技术的相关训练,同时软体与数位科技取代了许多如会计、文书等日常工作,逼得这些人去做更低薪的工作,或直接离开职场。

2007-2009 年金融危机后让许多中产白领工作消失得更快,许多业务、行政工作,加上组装工人与机器操作等蓝领工作,佔美国所有工作总量的 50%,且对 20 岁世代的人影响最大,很多这个年龄层的人乾脆不找工作了。

然而,更大的海啸还在后头,Martin Ford 新书中指出无人驾驶汽车与 3D列印等新科技,即将带来的是一个失业的未来。有些人支持基本收入政策,保障人民有一个最基本的生活条件,另外一些人认为应该从税制下手,让有钱人多缴税来帮助低薪劳工,这些都是强化社会安全网的手段。

但这些政策对新科技快速发展造成的失业都于事无补,被科技中心模式排除在外的人,不仅是浪费许多有企图心与天份的人才,还会创造庞大的社会财政负担,基本收入政策对这些高风险职业的中产阶级,或是在高薪工作中缺席丧失财务保障的人并无帮助。

机器与 AI 到底让多少工作消失目前无法量化,因为高科技提升生产力,同时也替其他行业创造许多工作,电脑科学专家普遍认为,机器人与人工智慧可以让人摆脱琐碎工作,从事更需要思考性的工作,且认为现在人太过吹捧 AI,但 AI 只不过是让电脑运算能够处理大量的资料,是过去运算技术的延伸而已,并不是什幺重大突破。

伦敦经济学院教授 Anthony Atkinson 就表示,「现在讨论科技的方式就像科技是从另外一个星球来的一样。」他认为科技进展无可避免,但最终要使用哪种科技,仍是掌握在政府、消费者、企业手中。政府与企业的决定会影响工作与收入分配,虽然很难精準的预测新科技造成的后果,但至少我们必须意识到将来会发生什幺事。

部分决策来自于我们如何看待生产力,以及我们想从机器得到什幺。譬如生产力来自劳力与资本的组合,当机器与软体等资本愈来愈便宜,工厂当然会减少人力使用,哥伦比亚大学经济学家 Jeffrey Sachs 曾经预期机器与自动化很快会取代 Starbucks,但他的看法可能是错的,因为 Starbucks 的成功从来不是因为咖啡便宜与效率,而是来自人与环境的体验。

再来是苹果零售店,人员服务是很重要的一环,维持这样的品牌印象仰赖的是人,而不是机器。因此科技会取代很多工作没错,但终究要看人们的选择。Uber 也是一样,採用科技让叫车服务与付款更有效率,反而增加司机需求量。

科技对失业的影响是可控的,Lipson 强调认为科技进步永远是好事的思维必须改变,且必须提出解决方案,而这种解决方案并非抑制创新,而是要思考 AI 比人脑更好用的时候,要如何让人参与其中,他认为这才是工程师面临的最大挑战。

要创造充足的工作机会,仍然必须大幅投资在教育、基础建设、生物科技与能源研究,Martin Ford 警告人类正进入一场由气候变迁与技术失业酿成经济压力的完美风暴当中,而受影响程度要看我们选择发明与拥抱哪些科技。

譬如若採用自动化运输,我们就要问是否会让公共交通系统更安全,更方便,更节能,还是只是让高速公路塞满无人驾驶车与卡车之外没任何好处。毫无疑问,解决就业机会下滑的方式就是经济成长,无论是透过创新服务密集的商业模式如苹果商店与 Uber,还是基础建设与教育系统投资,经济成长才能解除我们对机器人的忧虑。

《第二机器世代》的作者 Andrew McAfee 指出,数位经济会创造巨大的社会与经济利益,但也可能降低对劳动力的需求,他认为政府必须提出更利于经济成长的政策证明他的推论是错的,他说,「资本主义的好处就是人们总会找到事情做。」

但现在面临最大的阻碍是经济问题,变成只有少数人能受惠,只要看硅谷的财富分配就知道,硅谷可以是经济成长引擎,同时也会增强收入不均。1968 年 J.C.R. Licklider 写过一篇非常有先见之明的文章,他预测线上互动社群的兴起,同时提醒对社会的影响好坏仰赖使用这种科技是特权还是权利,如果是前者,网路只会扩大机会不平等。

网路带来的「智能放大」必须让更多人参与,才能同享新科技创造的财富,要达到这个目标有很多事情可以做,譬如创造高品质教育更公平的受教机会,以及提供职业训练,财富重新分配的方式更多,保障基本收入,提供底层收入阶级社会安全网等等。

当机器与 AI 取代许多工作之时,拥有资本的人将会受惠,如果新科技的报酬集中在少数最富有的人身上,那幺反乌托邦愿景就会变成现实,机器只是工具,如果更多人拥有这样工具,让更多人可以用来提振生产力,就能增加收入与财富,社会才会均富,科技进步与经济成长同步带来的中产阶级美梦才可望成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