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孟儒学的优良传统──回应所谓的『优良』儒家『传统』一文


68人参与 |分类: Y生活坊|时间: 2020-07-02

近日于想想论坛读到「所谓的『优良』儒家『传统』」一文,发现其中许多对儒家思想和中国历史的错误认识,甚至连在语言逻辑的使用上,都有诸多的错误,为了避免错误的资讯广为流传,特别撰写本文以端正视听。

该文在第一段指出,许多学者提倡教授儒家经典,理由在于「孔孟思想是中国人的优良传统」,为了驳斥这个说法,该文从两个方面进行了论述:

  1.孔孟不是主流的学术思想

  2.主流的儒家思想并不优良

透过把孔孟儒学,和董仲舒、朱熹、王阳明等后世儒学进行区分,该文得出了一个两难的结论:「后世儒学如果确实继承孔孟儒学,那幺儒家思想确实是传统,但是不优良;反过来说,如果后世儒学并没有继承孔孟儒学,那幺儒家思想也许优良,但是就不传统。」

换句话说,儒家的「传统」和「优良」不可能并存,因此「孔孟思想是中国人的优良传统」这个理由也不能成立。

  然而事实真的是如此吗?

  本文将从以下几个面向对该文进行反驳:

  1.孔孟思想曾经是主流的学术思想

  2.后世的误解不影响孔孟做为传统

  3.提倡孔孟的理由是优良而非传统

  4.后世的误解反而证明应该读经典

1.孔孟思想曾经是主流的学术思想

该文的两位作者主张「孔孟不是主流的学术思想」的理由,是孔子在鲁国有志难伸,以及孟子说「天下之言,不归杨则归墨」,然而庄子在《齐物论》却是讲「儒墨是非」,韩非在《韩非子》讲「世之显学,儒、墨也」可见也许在孟子之前,儒学并不非常兴盛,但是在孟子的时代和之后,儒家已经是当代显学。

换句话说,从时间点看来,孟子先说「天下之言,不归杨则归墨」然后努力推广儒家,终于在他的努力下儒家成了显学,结果后人居然抓着孟子早年的话语,就说儒家不受重视,岂不是荒谬也哉?

孔孟儒学的优良传统──回应所谓的『优良』儒家『传统』一文

孔夫子。画者:唐朝吴道子(

2.后世的误解不影响孔孟做为传统

在这里,本文并不打算讨论「后世儒学优不优良」的问题,而是在承认这个前提的情况下,指出即使后世学者误解了孔孟,也不影响孔孟做为儒学传统的事实。

这是因为思想本来就是各自表述,有误解不代表什幺,或者说在更多的时候,本来就是能够真正了解的只是少数人,多数人只是一知半解。

就拿「基督宗教」来说,后世也分为天主教、东正教、基督教等分支,对教义也有各自不同的解释,但是都不妨碍圣经和基督思想做为传统经典的地位。不只西方,同样是源自东方的「佛学」后世也佛学演化出汉传佛教、南传佛教、密宗等不同宗派,但没有人会因为这样否认释迦牟尼思想做为佛学的核心。

但是这些看法的不同,不会影响到上述两者做为一个重要传统的事实,反过来说,正是因为它们做为重要传统的事实,所以它才能够拥有这幺多种不同的诠释──如果是个没有人知道的宗教,又何来不同的诠释?

同样的,孔孟思想也是如此,正是因为它身为传统思想,所以后世学者才会不断研究,也许很遗憾的我们会误解,可是这并不会影响孔孟做为传统思想的事实。

3.提倡孔孟的理由是优良而非传统

前两点提到的分别是作者对历史和思想的认识错误,最后这点则是该文的逻辑错误。该文假设了:「提倡教授儒家经典,理由在于『孔孟思想是中国人的优良传统』」然后想要透过击倒「孔孟思想是中国人的优良传统」这个理由,使得提倡教授儒家经典失去正当性。

然而这其实是偷换主题的行为,也就是俗称的稻草人谬误。

该文通篇都在数落「后世儒学」的误解,以及这些误解造成的「不优良」后果,但是他们从来不敢针对「孔孟儒学」进行批评,只是不着边际的说孔孟儒学并不如大家所想的,是主流的传统思想(然而这个观点本文已经进行反驳)

这正是因为,该文的两位作者,他们并没有能力找到孔孟思想的「不优良」之处,原文中引用了傅佩荣教授的说法来替后世学者的误解背书,但是他们却忘了,傅佩荣老师平时最是强调熟读传统经典的重要性,他们只是片面引用了傅老师的言论却没有全盘理解老师的立场,实在非常可惜。

孔孟儒学的优良传统──回应所谓的『优良』儒家『传统』一文

孟子(

4.后世的误解反而证明应该读经典

该文提到朱熹为官的时候「凡有狱讼,必先论其尊卑、上下」然而同样的时代,难道真的没有不同的声音吗?明代学者李贽就以「儒学的异端」自居,从说过:「耕稼陶渔之人即无不可取,则千圣万贤之善,独不可取乎?又何必专门学孔子而后为正脉也」正是要打破程朱理学对儒家的扭曲。

而且读过《孟子》就会知道,君臣关係不是绝对的上下之分,前提是建立在君王遵循仁义,所以孟子说:「贼仁者,谓之贼;贼义者,谓之残。残贼之人,谓之一夫。闻诛一夫纣矣,未闻弒君也。」因此当上下有冲突,必要先了解是否上位者失其仁义,而非盲目的尊上卑下。

该文也提到孔子对「尊王攘夷」的推崇,并且以王阳明屠杀苗人做为这类思想落实的危害,然而傅佩荣老师也说过,解读经典必须考量当时代的背景,他说过:「在孟子的时代是战国时代中期,对于中原文化也就是华夏文明来说,是有存亡危机的。因此不能看做承平时代的多元文化。古代的华夷之辨,有它一定的时空背景,孔孟思想以人为本,在当时有明显的危机意识,不是我们今天所能想像的。」

此外读过《论语》就会知道,孔子说过「夫如是,故远人不服,则修文德以来之。既来之,则安之。」对于远人、外族,要修文德以来之,绝对步会是王阳明所说:「惟是尔等冥顽不化,然后不得已而兴兵,此则非我杀之,乃天杀之也」

换句话说,孔孟的思想虽然造成后世的误解,但是这不代表后人再也无法透过阅读经典,重新认识孔孟思想的内涵。事实上,正是因为许多后世学者误解了孔孟,导致儒家长期沦为君王统御之术,所以我们更应该从经典着手,把握孔孟思想的真义,还儒家一个本来的面貌。好比当年马丁路德主张宗教改革的时候,他呼喊的也不是要人们放弃「基督宗教」,而是鼓励每个人都读圣经,把信仰从神职人员的手中解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