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我们都受伤了(下篇)‧台湾悲伤疗癒专家苏绚慧‧爱能疗癒失


46人参与 |分类: Y生活坊|时间: 2020-06-18
其实我们都受伤了(下篇)‧台湾悲伤疗癒专家苏绚慧‧爱能疗癒失人生无可避免将会面对失落与哀伤,这两种情绪对人的生命带来深远影响,唯有好好地面对和处理,人生才得以继续美好地走下去。台湾悲伤疗癒专家苏绚慧指出:爱,是唯一疗癒失落和哀伤的方式。失落,指的是一个人曾经拥有的,但是却从此再也不复有,而且经历分离并无力挽回。它可以是具体的,比如一个人的离开;也可以是抽象的,比如一个再也不可能实现的梦想。哀伤与忧郁相像,来源起因却不同。忧郁是一种脑内血清素水平分泌低下而引起的情绪低落,哀伤内带有忧郁,这方面药物帮得上忙。如果没有好好处理所经历过的哀伤和失落,一个人依然会困在过去,迟迟无法展开新生活,生命力也似乎无法启动。面对哀伤需要找人倾诉苏绚慧指出,面对失落与哀伤的人需要找人倾诉,通过这样的方式去缅怀过去那真实存在的回忆。“一定要让他谈,人的生活是共构的,一个人的生命是与另一个人息息相关。比如一个失去伴侣的人,他曾经和伴侣分享生活中的点滴,但伴侣离开后,他会突然面对一个空,他的生活会被毁掉。那他需要时间去哀悼,缅怀过去生活的真实,他也有需要去感受那个曾经的爱和关怀,否则他会很空洞。“但是,这却是与我们现实生活背道而驰,许多人都要我们不要去谈,叫人要快点走出来。“其实,这所有看似负面的失落和哀伤,底层和基础都是爱,我能够看到也能感受到,所以我可以把经历这些的人从负面情绪里拉出来,告诉他说:你看你们过去的爱有多坚贞,你是因为爱他所以你现在要独自承受失去他的痛苦。我也知道,如果他失去你,他也一样痛苦。”只有通过陪伴对方走向回忆,让他去感受爱,让过去共同经验的意义陪他走下去,让他相信即使对方不在了,那一份爱是永远都在,他的哀伤才得以抚慰和疗癒。“有句话说:我有爱可以疗癒悲伤。你需要去经验失落哀伤里面的爱,否则这个世界没有任何技巧去疗癒悲伤,因为你也不能叫离开的人回来。”倾听的人要有同理心作为聆听的对象,苏绚慧表示,纯粹地听、把感同身受放进去很重要。“疗癒的关键是因为我看到有一个人因为我的受苦而受苦,有一个人在陪伴我的受苦,因而受苦,这是有疗癒性的。让对方知道他的受苦不是Nothing,他也不会觉得孤立,你可以告诉对方你知道那个苦的难度,而你能做的有限,但是愿意在他需要的时候在他身边。这是在回馈对方的生命,告诉对方他的存在实在的。”她说,如果倾听的人是个不太谈自己的真实感受的迴避者,那他会非常痛苦,因为他不懂怎幺去消化和处理这些沉重的情绪。建立爱的感觉不做孤岛台湾在八十年代因为经济起飞造就许多双薪家庭,在这些家庭成长的小孩常常一个人在家,他们的生活是空虚的,因为没有说话的对象,常常对着电视,被称为钥匙儿童。这些孩子现在30岁,很多不结婚不生小孩,和人之间很遥远,父母和他们关係疏离。他们觉得自己的世界不需要别人。没感情的家庭易破碎苏绚慧披露,很多人为了把经济基础巩固好,导致和家人之间的连接和互动越来越稀薄,很多家庭都有功能,可以分工合作,却没有情感。“没有情感的家庭是散的,他们会找不到爱的人。你也会发现家里面的人总往外跑,这样的家庭很容易破碎和破灭。”她表示这几年这些都是她在探讨的台湾现象,结果发现很多人不止在外界没办法和人连接,甚至和自己内在也不能连接。他们就好像活死人,人活着,会工作吃饭睡觉,但却没有感觉,也不愿付出他的心去和外界连接,生活在一种空洞状态。“这会带来很多痛苦,比如亲子关係、朋友、职场的关係痛苦。我希望帮助台湾社会这群人回复功能连接、情感开放,彼此分享和互动,让爱的感觉建立起来,让我们真的觉得,我们是群体关係,而不是个孤岛。”遭受伤害方能深入看自己苏绚慧表示,生活中的重创很多时候表面上是个伤害,但却是这个伤害让人平时建立起的安全稳定性的堡垒出现裂痕,人才能透过这道裂痕,好好地、深入地看看自己。“人有很多类型,有些人是活在比较现实的生活里,他工作,过日子,却不谈内心世界,他的痛苦感比较低,这些人不谈内心世界,是因为时机未到。“但是,人不力求成长,上天也会来让你成长。这些人总会在有朝一日被狠狠一撞,比如亲人过世、突然被解聘、生病等,在超过他理解範围的现实情况下被狠狠一撞。那样的重创,很难不感觉到自己。”她说,人不一定要怎幺样,因为天也会教。而让天来教时代价比较大。痛是学习的机缘“因为人平时其实有很多机会去领悟去成长,但是如果一个人一直错过机会,那累积到大动力撞你时你的堡垒才会有鬆动。很多人到年老才有功课,结果这些人很受苦,因为已经无能为力,只能被伤害压住。”她表示,年轻时面对创伤的复元力比较快,而且有时间有资源。因此,二三十岁的人不要太害怕伤害,不要因为那个痛很痛就害怕接触自己,相反,有机会就应该去接触,痛其实是学习的机缘。“我们都要记得,生命是要让你成长,不是要毁灭你的。要相信上天是保护爱惜生命,让你遇到状况挫折是要让你心灵上获得提昇。”踏出舒适圈学习觉察自己苏绚慧建议人走出自己的舒适圈,学习觉察自己。她说,人在平顺时比较无感。她以地震作比喻,生长在地震区的人总比没有地震区的人更有警觉性。激发学习寻突破方式“要觉察自己,在于通过积极面对或消极被动。如果你恐惧交出你的力量,一直说不知道、不会、害怕,其实你最后不会感受到你的力量。我们要相信,即使恐惧,我们还是可以选择。我们可以面对和学习,这样力量才能拿回来。”她披露有些台湾人生活平静,但却想激发出情感历程,儘管这个过程并不太舒服,他们还是会踏出去,选择到安理病房当志工,或试试不熟悉的领域。在这里他们会焦虑、会被要求,会接触没接触过的,这些都能激发学习,也是找寻可能性突破的方式。“在不熟悉的状态也可能会受伤。比如一去病房看到有人死亡,马上情绪就来了,于是进入了受伤的状况。但这些都是个过程。”她说,遇到创伤是被动的,往往处于挨打无奈的状态,伤害性的情绪比较多;主动面对相对的有资源,承受能力也比较高。包容接纳才能走得长远这世界上没有完美的关係,因此每段关係多少都会带来伤害。苏绚慧表示,如果把关係完美设定,那将会面对非预期的失落和伤害。“所有关係都是从想像走向真实,因为每一段关係始于我们各自需求的投入和各自的想像投射,然后慢慢拆除掉,每一次的拆除都是一个受伤。这也是为甚幺很多人都觉得伴侣婚前婚后不一样的原因。“拆解过程让关係越来越走向真实。真实其实就是,好和不好的面向同时存在,你喜欢不喜欢的都在。”小时要学会好与坏的一面她说,如果一个人有童年的失落伤害没有好好处理,那将会遇到一个困难,就是没办法好好作一个重整,会认为人只有一个好的面向,所以难以接受和原谅坏的面向的出现。“小朋友大脑的发展和对世界理解的能力有限,所以我们小时候只能处理单一事情,不能处理複杂事情。比如:妈妈就只能是好妈妈,不能是坏妈妈;妈妈不能让我讨厌和做对我不好的事。但是,随着成长我们能够处理複杂的事,例如,妈妈虽然说一些让我伤心的话,可是我还是相信她是爱我的。“这就是宇宙世界、阴阳两极共荣,不是二分化。社会有人做好事也有人做坏事,有温馨的事也有残酷的事。”因此,人越成熟,在处理关係上就越能接受。“一个朋友,我们总会有不喜欢他的地方同时也有欣赏他的地方,那喜欢的部份我们就多作分享,不喜欢的多包容接纳,这样关係才能走得远。而不是剔除法,遇到不喜欢的就把朋友剔除掉。“这样的人最后就只会剩下自己,他会觉得自己才是完美的,但是往往最后却发现,自己也不完美。”绝对性无弹性伤害最大人与人互动难免受伤,但人可以为自己设下界线,给自己一些选择的同时保护自己。苏绚慧指出,在人的互动上遇上问题时,如果一味和对方争辩抗议,往往感觉受伤甚至两败俱伤。“如果真的要去作这个沟通之前照顾自己的话,可以先问自己为甚幺别人在这样表达之后我会这幺受伤?受伤的原因是甚幺?先作一个自己的理解和触碰,也许里面有些事我们可能觉得自己付出很多。你可以先照顾自己,说你觉得很伤心,如此真心真意地对别人,但这不是每个人都收到。“因此你学会了分辨,知道哪个人值得我们珍惜那就更多地付出,至于那些不是那幺在乎情感的人,我们也不是和对方断绝关係,只是在付出时候讲求一个平衡。”她表示,这样会给自己一些界限,让自己知道自己更认识他,然后去选择一个怎样的距离和位置去和这个人保持互动。“关係不是固定性存在,是在调整环境的一个距离,或远或近,让关係稳定却有弹性度的,找到比较舒适的距离。”毕竟,有弹性的话受的伤害没那幺重,“我们常常可以看到,受伤很重的都是没有弹性的人,很多东西非如此不可、一定要的人,这样绝对性的态度,他所面对的伤害绝对强大。如果柔软度够软,打到也没那幺痛。”/副刊‧报道:何欣瑜‧2014.06.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