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投修法可与大选脱钩 瑞士专家吁下修同意门槛


40人参与 |分类: Y生活坊|时间: 2020-06-18
公投修法可与大选脱钩 瑞士专家吁下修同意门槛

行政院会 11 日通过公投法修正草案,新增公投可与选举脱钩、连署须附身分证影本等规定,长期观察台湾公投制度的瑞士专家高曼呼吁台湾再进一步下修同意票门槛,不要让与大选脱钩后的公投变回「鸟笼公投」。

身为全球直接民主论坛共同创办人的高曼(Bruno Kaufmann),近日来台与各界分享瑞士直接民主与公投制度,并筹备今年 10 月于台中举行的「现代直接民主全球论坛」。

他接受中央社记者专访时表示,台湾去年的公投準备过于仓促,且与大选绑在一起,使公投变成政治动员的工具。

高曼说,这次的修正草案新增公投可与大选脱钩,是正确的决定,但这也代表台湾应该同时下修公投通过门槛,从有效同意票达投票权人总额的 25 % 降低至 10 %,否则一旦投票率下滑,公投反方只要杯葛不投票,就可以影响公投结果。

他说,「这当然无法促成任何讨论,而且还把大奖留给没有参与公投的一群人。民众需要有诱因,他们需要知道,如果我不去投票,决定公投结果的会是我那些有去投票的邻居和朋友」。

至于修正草案要求公民连署公投时须提出身分证影本,高曼批评,这是一个错误、反民主的修法方式,他呼吁立法院不要通过这项修正条文。

高曼说,如果要排除「死人连署」的状况,要做的不是变相惩罚连署人,要他们提供身分证影本,而是给中选会和户政机关更多时间和人力去确认连署名单的正确性。

他说,瑞士的做法是由公投提案单位先将连署名册交给地方政府查核,查核完成之后再交给中央政府审查,透过两阶段审查排除重複连署或资格不符的连署人。他说,在瑞士,政府有足够的时间和人力做这件事。

高曼说,台湾去年公投最大的问题就是举办得太仓促,有公投案甚至在投票前几週才成案,在公共讨论和辩论不足的情况下,选民无法真正理解公投题目的内涵。

与高曼一同来台的瑞士民主基金会主席、瑞士绿党前副主席施密特(Adrian Schmidt)也说,他很惊讶台湾在这幺短时间内就推出 10 个公投案,因为在瑞士,一个公投案光是连署时间就长达 1 年半,从提案到成案往往需要经过 5 至 6 年的时间。

这次的公投法修正草案延长公投準备期,从原本最短 1 个月,延长为最短 3 个月,但高曼认为公投準备期至少需要 6 个月,而一个公投案从连署到投票至少需要 2 至 3 年的时间才足够。

他说,瑞士每年举行 4 次公投,建议台湾可以每年固定举行 1 至 2 次公投,把已经準备好的题目拿出来投。

高曼也建议台湾修法让创制和複决型公投可以分开举行,他说,在瑞士这两者是有不同期程和门槛的。瑞士的「选择性公投」(optional referendum)属于複决範畴,让瑞士选民可以否决立法部门通过的法案和国际条约,在 100 天内收集到 5 万份连署,就能启动公投。「公民动议」(popular initiative)则属于创制範畴,让选民可以提案增修宪法,提案需在 1 年半内获得 10 万人连署才可付诸公投。

他举例,台湾去年的「以核养绿」公投属于複决型公投,这种公投案的準备期最多 6 个月就够了,但创制型公投需要至少 1 年至 1 年半的準备期,因为要讨论和撰写新的法律条文,两者应该分开举行,才不会为了赶时间而仓促提案。

他观察,去年台湾有些公投提案比较像「愿望和建议」,而不是正式法律条文,缺点是政府和立法委员可以自己解读公投结果或决定要採取什幺作为,他建议,公投主文应该清楚写下要实施的法律内容,才可以避免模糊空间。

另外,对于公投法修正草案新增人权议题不得公投,高曼说,他的想法是,只要是国会议员可以决定的法案,人民也应该有权利公投。他说,同志婚姻确实是一个棘手的议题,但爱尔兰、澳洲等国家都针对同志婚姻议题举行过公投,「它是一个需要被讨论的议题」。

高曼表示,「民主不是一棵圣诞树,挂满了我们的愿望,民主是一面镜子,反映出我们的现实人生」,让我们理解周围有许多人与我们的想法不同,我们必须更努力讨论这些议题。

他说,一个健全的公投制度会让所有选民都感到开心,不管是赢家或输家,因为正反方都在过程中充分表达了自己的声音,但在台湾,公投过后,「所有人都不开心」,这代表机制出了问题,必须改变它。

施密特说,自 1891 年以来,瑞士发起约 470 次公民动议,虽然只有 22 案获得通过,但大部分的动议还是被视为是成功的,因为它们的投票结果驱使国会在未来修法时,把法律修得更好,直接民主就是一起寻找答案的过程。

高曼参与筹备的「现代直接民主全球论坛」将在今年 10 月 2 日至 5 日于国立中兴大学举行,论坛聚焦公民投票、数位民主、人权等直接民主政治发展议题,预计将有 300 名来自全球的学者专家、政府官员及议题倡议者出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