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东的教堂,时代的记忆与感情


77人参与 |分类: Y生活坊|时间: 2020-06-18

公东的教堂,时代的记忆与感情

书中没有黄金屋,书中没有颜如玉,书中只有一条幽径,通向未知的、神祕的、趣味藏无尽的世界。我不知道是否开卷有益,只知道开卷有趣,十分有趣啊。
立即试读

故事要从一栋建筑物开始。这是一座教堂,在台东,默默的守护着校园,陪伴莘莘学子上下学,已经54个寒暑了。有一天,国际知名的摄影师范毅舜,因缘际会,看见了它,大为惊叹。在这之前,这位从台湾移居到美国的艺术家,为了撰写《山丘上的修道院》,走访跋涉不易到达的地方,只为了观看建筑大师科比意的作品;在这之前,他也出版了《海岸山脉的瑞士人》,为几位来自瑞士,在东台湾传教、兴学、盖医院的传教士立传。

然而这一天,为了写作採访,在台东,他赫然发现,近一甲子前,这里就有科比意建筑风格的教堂,默默立在熟悉的土地上,踏破铁鞋,得来不费功夫,却迟到了那幺多年。于是他听到公东教堂背后的故事,更多关于公东高工的故事,这分震惊,这分惊喜,让他写下《公东的教堂──海岸山脉的一页教育传奇》一书,和台东山水、建筑物一样漂亮典雅的书。

好像经常听到这样的事:一个台湾子弟,长期浸淫于欧美文化,讚叹西洋文学艺术之美,对其中掌故耳熟能详之余,突然有一天,外国朋友问到,你们自己的东西呢?或者因为某某缘故,想到自己土地上的东西在哪里时,才发现对母土的认识竟然如此稀薄,那一脸的茫然。

也有的人在国外绕了一圈,听到了国际肯定、宣扬,方注意到自家的文化艺术,(法国人崇敬喜爱的侯孝贤、蔡明亮等导演,台湾往往以作品匆匆下片来回敬。)当范毅舜察知千里追寻的美,其实就在脚下,蓦然回首,发现灯火阑珊处,自家也有好东西,只是贵远贱近,不被发掘,不被欣赏。他带着赎罪般的心情,以文学笔力、摄影才华,完成《公东的教堂》,写下被忽略的,来自台东,教育与宗教的传奇,也带着讚叹与叹息,回头,面对家乡的事物,看见自己成长的土地,看见失落多年的,或是未曾发现的自我。

只知道范毅舜是国际知名摄影师,不知也是说故事高手。在先前那本《海岸山脉的瑞士人》里,他诚实写下灵修路上的叩问、挣扎,以及与神父的相处、冲突、和解等複杂的情谊。在《公东的教堂》,他进一步讲述白冷教会这群教士的精神、灵魂、行事与话语。他笔下的花东故事,令人感动,却不是赚人热泪的那种故事,而是让人寻找自己、看见自己的的故事。

白冷教会台湾分会创办人,也是台东高工创办人锡质平神父,办学理念明确,要帮助原住民,以常听到的话就是,给他鱼吃,不如教他钓鱼。钓鱼之道,宣教士的想法,就是办职校,教他们一技之长,不但要在台东办像西部一样的职校,且要教他们更强的技术,超越都市孩子。而事实证明,台东高工做到了。

书中记载一件事:董事会要求学校升格为专科学校,教会反对,因为当初兴学的目的,就是培养孩子们的一技之长,一旦升格,这些原住民孩子甚至于无法进入公东就读。据说后来公东高工招生因而日益困难。但从这一点,便知道教会的理念与思路,理念清楚,行动便有所依循。

艺术家和诗人都具备共同特质,拥有诗眼、诗心,能够看见事物满满的或隐隐的诗意。本书第三章谈公东教堂设计的巧思,即使没去过,也能藉由范毅舜的如诗笔法,感受到教堂与光影的美丽邂逅。几张摄影作品,范毅舜以图说传递当下的感动,他让我们看到,当日光洒落,墙面那一片「光的海洋」;看到设计者巧心从各个角度採光,让教堂空间充满奇异的光芒,形成一座「光的圣殿」。范毅舜说,教堂屋顶「是由水泥谱写的世纪交响诗」,在光烘托之下,即使近乎单色调的灰泥也细腻如丝绸。照片与文字,如诗如画,相得益彰,让这本书,不只是一本阅读后停下来思索的书,也是美丽的引人讚叹的艺术品。

美则美矣,美在外表,还要有内蕴的感情,才是大美。范毅舜在书中写道:「一座建筑,再怎幺说仍只是一座建筑,公东的教堂,为我们保持了一个时代的记忆与感情,就是那份记忆与情感,让有限的人终不至在虚无的宇宙间无依无靠。」作者不但写出时代的记忆与感情,也写出每个人内心潜藏的梦想与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