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一八国道的最后一段|西藏《旅行在希望与苦难之间》


42人参与 |分类: Y生活坊|时间: 2020-06-14

每一个汉人对藏人的压制,都是汉人对藏人的侮辱,都会使藏人更渴望拥有自由和尊严的生活。三一八国道的最后一段|西藏《旅行在希望与苦难之间》

 

三一八国道是中国最长的国道,由东至西,贯穿整个中国大陆;三一八国道的最后一段,就是指由拉萨至尼泊尔边境樟木(镇)的这段路,或称「中尼路」,也是从陆路进出尼泊尔的必经之路。

 

我由拉萨往尼泊尔去,此时正值十八大之时。自从五月时两个在拉萨打工的年轻藏人在大昭寺外自焚后(五大藏区那时已先后有近七十多人自焚),拉萨以至整个西藏的保安可谓变本加厉。在巿内不时见到结成小队的军人巡逻,其中两人背上还带着小型灭火筒;各个寺庙及藏人聚集的地方如布达拉宫外、八廓街广场及宗角禄康公园等,都有严格的安检站,进入都要检查证件、搜查行李以及搜身,程度直近扰民,而且检查藏人要比检查汉人严格得多。过去藏人可以随时进出的地方,在安检站的军警之前,现在都从「主」变成「客」了。

 

和我坐同一车到樟木的有几位汉人、一位藏人,他穿着羽绒外套,但实际上应该是位僧人。不懂汉语的他,只是常常微笑,手里拿着一本已有尼泊尔签证的护照,打算到尼国去。其实在这种时候可以有一本护照已经不简单,过去十年,政府不但不让藏族人申请护照,自二○○八年起更不断找原因收回以前发出的护照,至今大部分西藏人的护照都已被没收。

 

据说这缘于二○一二年初的达赖喇嘛时轮金刚灌顶大法会,由于达赖喇嘛年事已高,很多藏族人都千方百计参加。他们大多在法会举行前一个月,先用护照到尼泊尔,再从陆路「偷渡」进印度。这数千甚至近万的藏人千里迢迢到印度的菩提迦耶去见达赖喇嘛一面,使得中央政府大怒,不单把许多去过法会的藏人拉去上(与监禁无异的)「学习班」,还企图以取消藏人出国机会来切断他们与达赖的联繫。

 

所以当我见到这位藏族僧人,已经有不祥的感觉,觉得应该不会太顺利。果然在第一个检查站,他被检查证件时就花了差不多半小时,但见到他终于被放行,我心里还是安了一点──可惜这只是假像。到了第二个检查站时,已经入夜,我们虽然都要被检查证件和行李,但都很简单就通过了,只有这位藏人大叔待遇特别,被「仔细」检查──包括每一件行李、相机里的每一张相片,甚至是每一张纸片,稍有「可疑」就将之没收,而这位大叔则在寒风中应付军警的查问,难得他还能保持微笑。

 

然而,他最终还是过不了关。我看着他被翻箱倒柜地检查行李,没有什幺很可疑的东西,但相信就因为他是一位藏人、而且还是位僧人,所以即使他有护照和签证,都不能被放行。我们的车唯有先行离去,最终经历了差不多十次的证件登记,才能成功走过樟木的友谊桥,过境尼泊尔。

 

我不知道那位藏人最后怎幺了,但我相信他能成功离境的机会甚微。一个藏人,在自己的家乡有如贼般被对待──不允许出境、出入要安检搜身、坐火车到拉萨要登记,据说还有许多从外地到拉萨朝拜的藏人被拒入城。这一切,说是都为了「安全」和「稳定」。

 

我不知道到底谁才是危险源头,但我肯定,不会是这些温柔敦厚的西藏人。我以香港人这既方便又「安全」的位置,尚且为他们的处境感到激愤,我无法想像一个关心自己民族的西藏人,处身这种有如《一九八四》(注)的环境之中,会有着怎样的情绪。胡锦涛说希望全国各族人民共享做为中国人的尊严和荣耀,西藏人听在耳里,会觉得胡总真幽默吧?

 

我不知道西藏的未来会怎幺样,但我知道,每一个汉人对藏人的压制,都是汉人对藏人的侮辱,都会使藏人更渴望得到拥有自由和尊严的生活。政府恐惧什幺都好,其实正为之提供燃料,终有一天,那火终会以更猛烈的形态,烧回压制者身上。

 

注:《一九八四》(Nineteen Eighty-Four)是英国作家乔治?欧威尔的政治讽刺小说,描述极权主义社会及其本质。

 


---本文摘自《旅行在希望与苦难之间》
一书,时报出版。

 

三一八国道的最后一段|西藏《旅行在希望与苦难之间》

《旅行在希望与苦难之间》

是猎物也是猎人|以色列 & 巴勒斯坦

大时代|马来西亚

让世界不再需要翁山苏姬|缅甸

三一八国道的最后一段|西藏

旅行,不只看见美好。三一八国道的最后一段|西藏《旅行在希望与苦难之间》

我相信旅行包括了美好的内涵,如了解、珍惜、反省以至和平;

问题是,怎样才能将这些美好的东西放大,取代浪费、自私和毁灭?

关于那些希望与苦难,关于旅者如何观察、理解与回应。

作者简介

林辉

香港人,毕业于香港岭南大学(社会科学学士)及香港中文大学(社会工作硕士),曾为青年团体圆桌研究及教育协会(Roundtable Community)全职总干事,也是时事评论人、社会运动者、注册社工、香港多个媒体专栏作家及主持。活跃于香港公民社会,尤其以参与保卫天星码头、皇后码头、反高铁及反政改等社会运动在香港为人认识。 2007 至2008 年间,曾独自到云南、西藏、尼泊尔及印度等地旅行,为时 11 个月;最后 3 个月,由西藏拉萨独自骑单车经云南到达泰国清迈。回港后成立团体「责任行者」,推广责任旅游(Responsible Travelling)──藉由观光旅游发展,促进当地文化维护、环境保育、弱势团体协助等。 2012 年夏,应绿色和平之邀乘坐极地曙光号(Arctic Sunrise)前往北极,协助推广「守护北极」(Save the Arctic)全球运动。 2012 年秋,独自出发进行环球旅行,现为环球旅行者和旅游作者,为香港及马来西亚多个媒体如《经济日报》、《明报》、《旅行家》杂誌等撰写专栏。出发至今,已走过亚洲、欧洲、中东、中南美洲等 40 多个国家。脸书专页──《和我一起游世界》

【未经授权,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