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eith Wade 市场「恐慌」 或属过虑


50人参与 |分类: V生活邦|时间: 2020-06-07
Keith Wade 市场「恐慌」 或属过虑

2016年开市未如理想。股市大幅下跌,部分市场已进入熊市,而信贷息差已大幅扩大。避险情绪显着升温,而瑞信的风险胃纳指数已跌至「恐慌」水平。我们认为,市场波动主要归咎于两个因素。

首先,是油价进一步下跌,油价下跌已导致过去两年的环球股市下跌,及直接打压能源行业的表现,从而拖累股票及信贷指数。

低油价利好因素未全反映

投资者亦担忧银行对能源行业的投资将会引发银行业的系统性危机,从而切断实体经济的信贷供应。

况且,油价下跌通常会带来较强的经济增长,特别是由供应增加所致,正如目前的情况一样。但其滞后时间会较长,因为消费者需要一段时间才会意识到这点,并调整其消费模式,环球经济需约18个月的时间作出反应。就此而言,环球经济及股市尚未完全反映出油价下跌的好处。

人民币与股市联繫不明显

导致市场暴跌的第二个因素是中国。与油价一样,去年人民币兑美元滙率与环球股票价格之间亦表现出强烈的关联性。继去年8月份人民币首轮贬值导致股市大幅下跌之后,今年新年期间人民币进一步贬值亦再度引发市场暴跌。

其实人民币贬值与股市下跌之间的联繫并不明显。或许,中国只是跟随日本和欧罗区过去两年调低各自的货币滙率的行动。中国已表示,将致力实施贸易加权滙率制度,而这仅是为了抵消美元的强势。从宏观角度来看,这亦合乎常理。

此外,中国经济并未大幅受惠于人民币贬值。例如,据Oxford Economics的报告(,「人民币将如何冲击世界经济」)显示,人民币贬值10%对2016年中国国内生产总值增长仅有0.3%的刺激作用。而这对全球其他地区的影响亦相应地较为温和,仅会导致环球国内生产总值下跌0.1%。

那幺,为何人民币与股市表现有联繫?其中有两项看似合理的因素。首先是由于中国经济数据的不透明及政策意图。这种类型的政策变动会被视为情况不妙,及当局希望寻求新的途径以刺激经济增长的讯号。若经济增长确实远低于官方数据,这对商品及其他需依赖中国需求的新兴市场而言则是坏消息。

另外,若人民币目前是刺激经济增长的工具,人民币贬值则可被视为当局将产能过剩问题输出至全球其他地区的一种手段。这对于与中国直接竞争的行业是坏消息,如欧洲钢铁行业目前已遭遇困境。然而,中国出口商品的消费国则会受益。

总括而言,中国经济增长并未显着恶化。至少根据我们内部的经济活动指标正在不断回升,显示中国经济实际上正在出现改善迹象。加上我们的研究显示,中国并未明显受惠于人民币贬值,因此我们认为,当局不会有意降低人民币的贸易加权滙率。

3因素支持美经济不致衰退

我们认为,市场对美国经济的忧虑亦导致风险资产持续下跌,而美国供应管理协会(ISM)製造业指数与股票及债券市场相对表现之间的密切关係正支持此观点。

显然,正如部分人士所预测,美国经济衰退将会导致此趋势进一步延续。现阶段,我们的观点并非如此悲观,主要基于三个原因。

首先是油价效应将会刺激消费开支。此外,能源行业削减开支及减少就业职位对经济增长的拖累将会降低,因为目前为止所录得的跌幅已使其对于整体国内生产总值的重要性降低。

其次,财政政策将会透过增加政府开支为今年的美国国内生产总值增加0.5%的贡献(不包括长期乘数效应)。

第三,企业方面并无过度扩张。在大部分经济衰退发生前,企业现金流相对于资本开支的比例均会急剧恶化,以至其冲击力将会促使该行业减少开支、削减职位及资本开支。在本周期中,疲弱的资本开支令人失望,但这亦令企业现金流维持利好,从而使该行业维持稳健。与此同时,家庭资产负债表已明显改善。

近期美国经济疲弱主要由于库存周期所造成。只要最终销售如我们预期般受到消费的支持,本季度经济增长将会维持稳固。然而,联储局于3月份加息的机会已明显降低。

等待利好因素逐步浮现

我们认为人民币贬值的依据并不充分,但外滙储备数据将成为最佳的指标。若未来几个月出现人民币滙率有所靠稳、联储局言论带来安抚,以及经济增长数据改善等情况,市场环境将会显着好转。如此,目前「恐慌」指数的表现则将进一步证明其实质上是一个「反向指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