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志良:缺乏分配正义,有能力肯冒险的人民就会不断逃离;这就是


42人参与 |分类: V生活邦|时间: 2020-07-17

杨志良:缺乏分配正义,有能力肯冒险的人民就会不断逃离;这就是

有一年夏天我到蒙古,看到公羊的生殖器都套着塑胶袋,为什幺?做何用?问了当地人,原来是节育用,避免公羊及母羊交配。因为母羊若夏天怀孕,将在严冬生产,但冰天雪地寸草不生,没草吃小羊活不了。所以蒙古人让羊只在冬末交配,小羊生下来时是初夏,正好有草可吃。传统蒙古牧民还有个习惯,夏天不宰牛羊,只喝牛羊乳及吃乳製品,冬天牛羊少草吃且人需要热量,才宰杀牲畜来吃。

依季节变化调节牲畜生育、规划粮食配置,确保一整年不虞匮乏,这就是「分配」的重要。

不只蒙古人,农业社会时,人们在农作物或渔获丰收时,或晒乾或腌渍长期保存,固然是为了惜物惜福不浪费,也是备不时之需,万一来年欠收,家里还有食物裹腹。「分配」之所以重要,就在于分配做得好,生活便不虞匮乏,伴随而来的「拥有」,更带来心理上的安定与幸福感。

经济学的基本逻辑很简单:用最少的资源生产最多的东西,达到最大的满足。「经济」一词,不论对国家、社会、企业、个人,都有两层意义:一是以最少的资源产出最多的果实;二是将有限的资源做最好的配置,以求带来最大的效用及福祉。

总而言之,「生产」只是经济发展的手段,「分配」才是经济发展的目的。国家合理分配预算于教育、健康、研发、基础建设、社会福利、国防外交等,为全民创造最大的幸福(Gross Happiness);个人及家庭依需求及喜好,将有限的财富分配在食衣住行育乐上,获得最大的满足。

在正常状况下,国家经济成长,人民所得及生活水平应该跟着「水涨船高」,因此听到政府高喊拚经济,为了让家中老小过好日子,人民愿意吃苦愿意拚。但台湾的情况却是政府把拚经济当目标,一味追求经济成长的数字,完全忽略分配,这就是为什幺 2010 年台湾经济从 2009 年金融海啸反转,马英九总统得意大谈经济成长率达到8%时,得到的却是普罗大众的嘘声。

因为近十年来劳工生产不断上升,但经济成长的果实都被少数人搜刮走,劳动者所得不进反退,经济成长幅度比不上所得分配的恶化,结果是国家财富虽然增加,财富所带来的效用及福祉反而减少,民众更不幸福了。

当人们努力打拚,却因外在因素导致「获得」与预期有了大不如前的落差,「相对剥夺感」便油然而生。

社会主义国家与资本主义国家,分配顺序大不同。社会主义国家也重视经济发展,但更重视国家的组成份子──人民,把照顾人民放在第一位,税收有高比例花在社会福利及安全上,面面俱到;资本主义国家奉行自由经济,赚钱优先,施政主要追求经济成长,而且有些「物竞天择」的味道,有能力有本事者,不论正当与否,赚得金山银山都是自己的,政府税连支应公共建设都不足,对弱势的照顾更无法周延。

台湾近三任总统、财经官员及资本家,一再强调拚经济,认为把饼做大,穷人才能分到一杯羹,但历史却证明,只有穷人也有饼吃(受教育、保健康、可温饱),饼才可能做大。鸡生蛋,但也要有蛋才能孵出鸡。缺乏分配正义国家的人民,特别是有能力肯冒险的人民,就会不断逃离,这就是今日的台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