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好了就放胆做(一)


63人参与 |分类: V生活邦|时间: 2020-07-10
想好了就放胆做(一)

今年3月,美国《华尔街日报》(The Wall Street Journal)记者珍妮佛.陈(Jennifer Chen)以台北为主角,刊出一篇名为「慢车道上的生活」(Life in the Slow Lane)报导,生动描绘了这个城市的生活样貌。

报导指出,台北愈来愈舒服了。黄昏时分,华山文创园区总会聚集许多人潮,悠闲地看电影、喝咖啡、享受美食,「亚洲其他主要城市,几乎不会出现这样的景色」。不同于邻近国家的快速与冲撞,「简单」(simple)、「慢活」(slow)已是台北最夯的行销关键字。

在这里,有隐身巷弄的小茶馆、精緻的手工线装书,还有受到年轻人喜爱的「简单生活节」。从容的品味和生活质感,当然是社会进步的指标之一,但从台北看台湾,在竞争力与企图心上,作者不讳言地指出了另一端值得注意的讯息:如果要退休养老,台湾是非常适合的地方,但「毫无疑问地,如果你年轻又有才华,最好还是到上海或北京去打拼。」

她直指:「一个到处在卖自製果酱、手作卡片及装饰家具的世代,是不可能闯出一家可以和三星竞争的公司的。」不见得每个人都同意这个说法,但这却是一位常驻亚洲的华裔美籍记者,在比较过后,对台湾的观察与提醒。

小梦想、小薪水、小职务:「三小」是否让我们画地自限?

再来看看隶属全球最大人力资源顾问公司艺珂集团(Adecco),以招募科技人才为主的Spring Professional台湾分公司总经理刘小筠的体会。进入艺珂十几年的刘小筠表示,台湾人才最大的优势是高学历及认真工作,但和亚洲其他国家比起来,除了英语力不足外,更大的障碍往往是离不开舒适圈。「当机会来到面前时,很多人会犹豫不前,好工作就溜走了,」刘小筠说。


她举例,像Apple、Google、Facebook这样的国际企业,亚洲区职缺通常会同时开放给中国、台湾、新加坡,甚至马来西亚。同一份工作的竞争对手,可能来自上海、北京、新加坡、吉隆坡,因为他们也都会讲华语和英语,竞争优势不会比台湾人差。

「当企业要求你外派北京,你还在迟疑『我爸妈可能不会同意』、『那里离家太远』时,别人就已经点头了。」她连说好几次:「你一犹豫,稍微往后退一步,机会就是别人的了。」对此,台湾籍的Interbrand品牌谘询公司上海董事总经理陈濮有着贴身的感受。

去年,他有一位刚从英国留学回国的姪子,在台北找到一个月薪2.8万元的工作。他告诉姪子,可以帮他在上海安排工作,月薪至少多1万,却被姪子婉拒,理由是:「太辛苦了,我还是留在台湾好了。」陈濮摇摇头道:「听说台湾年轻人现在流行『三小』生活──小梦想、小薪水、小职务,看来真是如此,有企图心已不是被看重的社会价值。」

年轻人不敢把梦做大,也让公益平台基金会董事长严长寿感慨、着急。他在7月的一场演讲上,面对台下300多位大学生直陈,现在的年轻人「失去面对大海的勇气」,只敢从事短期的打工度假或国际志工,不敢真正挑战难度较高的念书或找工作。

9成年轻人,有梦不敢追:害怕失败,是否让我们耽于安逸?

台湾的年轻人不敢做大梦、行动力不强, 只是他们所看到的个别现象吗?为了釐清这一点,《Cheers》杂誌特别进行「2013青年行动力大调查」。结果显示,高达9成的人「心中有一直想做却还没行动的事」,而年轻人最有行动力的事,竟然以「享受美食和旅行」居冠,工作表现和实现自我等其他选项都落在后面。

曾经以身为「亚洲四小龙」自豪的台湾,是否正面临一个最迫切的危机?年轻世代对于大幅度的改变、行动,显得过于踟蹰、犹豫,因此不自觉限制了视野,也局限了对未来更大的想像空间。儘管小日子、小确幸风潮盛行,但同时间,如何保有一定程度的警觉心,不要落后前进的脚步?如何仍能勇敢面对机会,大胆地走出去?

这些,已是年轻人亟需思考的问题。落实到个人层面,一个有理想但迟迟不敢行动的人,难以真正建立信心,也永远到达不了目的地。人不可能既想追求梦想、又想得过且过,这两者本来就是互相矛盾、难以并存的。

因此,有梦想当然可贵,但行动力才是关键。既然行动力这幺重要,为什幺多数人就是无法启动、怯于改变?最大原因是对失败的恐惧。当崇尚成功、厌恶失败的文化根深柢固时,往往愈优秀的人,愈害怕失败。这种心理压力,常会让一个人被犹豫、害怕的负面情绪淹没。

知名心理学家肯尼斯. 克利斯汀(Kenneth Christian)在《这辈子,只能这样吗?》一书中指出,许多有才华的人在即将有所作为时,心里马上会浮现焦虑的对话:「要是机会来了,却没有想像中简单,那怎幺办?」「要是别人跟我一样好,甚至比我优秀,那怎幺办?」「如果我达不到别人的期望,该怎幺办?」正因为太害怕失败,因此很多人会乾脆选择放弃。

其次,低度的行动力也来自于自我设限。心理学上有个名词叫做「高潜质低成就者」(Selflimiting High Potential Persons),意指那些拥有高潜力却自我设限的人。事实上,多数人都有自我设限的倾向,忽视自己的雄心与潜力。只要你「限制自己,不做完全的努力,就是一种自我设限的行为,」克利斯汀点明。

自我设限最常见的徵兆就是:不想探索自己的好奇心、兴趣或天职;没有使命也没有热情。除了自身因素,社会不期待年轻人突破,父母不鼓励孩子放大梦想与行动,也常导致年轻世代看轻自己的潜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