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世界愈来愈快,「学会某种知识技能就能高枕无忧」的时代已经不


71人参与 |分类: V生活邦|时间: 2020-07-08

如果你重新观察世界这部「机器」是如何运作地,你就能从中获得一些启发,找到在加速时代中获得稳定的方法。

这个星期解读的是汤马斯.佛里曼(Thomas Friedman)的《谢谢你迟到了:一个乐观主义者在加速时代的繁荣指引》,佛里曼是三度「普立兹新闻奖」的得主,如果说新闻界有什幺奖能代表一个人的影响力的话,那「普立兹新闻奖」就是其中一个最有力的证明。

而这种影响力也意味着,佛里曼能比一般的记者更容易获得採访大人物们的机会、获得与顶级精英交谈的机会。不过,这些内容起到的或许不是带来新知的作用,而是反思的作用。至于为什麽这幺说,你稍后就能知道。

佛里曼认为,世界这部「机器」正由三股力量推动着加速前进、变化,现况是如此,而未来也很可能是如此,这三股力量分别为摩尔定律(Moore's Law)、市场(Market)和大自然(Mother Nature)。

我们先从「摩尔定律」谈起。

更快、更便宜、更多可能性

「摩尔定律」已经是老生常谈了,其指的是电脑(或积体电路晶片)计算能力在18个月内会翻一番,效能是呈指数型成长,但具体来说指数型增长有多快呢?

请看下面这一则故事:

如果机器的计算能力能在18个月内翻一番,那它带来的结果是计算效能的暴增、加速,这个加速过程一开始看起来是没怎幺样的,但当它持续加速一段时间之后,就会出现天差地别的分别。(今天的晶片效能就比46年前推出的晶片强3,500倍,能源效率高出90,000倍,价格却只有六万分之一)

看到这里你可能会说,是的,电脑很快,那又怎样?

计算效能的暴增除了带来「电脑更快」这一个结果之外,更重要的是其带来了许多科技上的「可能性」。

「可能性」是什幺?就是有创新的空间,可能性越大,可因此被创造的东西越多。原本难以处理的计算,现在可以被轻易计算了,这意味着电脑可以运行更複杂的软体,而更複杂的软体意味着——你可以给软体更多有效率有乐趣的指令,从设计到办公到社交再到娱乐,无所不包。 

软体也带来的效率会「反哺」硬体,为其带来升级,原因就在于功能强大的软体能让硬体的设计製作和模拟的过程变得更容易,甚至能翻过来加速硬体。这样,硬体加速了软体的诞生,赋予了软体更多的「可能性」,软体又辅助了硬体,赋予了硬体更多的「可能性」,两者相辅相成,来回刺激,成了科技成长的良性循环。

所以有人说,是摩尔定律推动了整个近代科技产业的发展,就是这个原因。事实上,没有「摩尔定律」带来的科技加速和可能性,手机和电脑等产品就不可能获得普及。

你可能又会说,怎幺又拿摩尔定律来说事呢?不是已经有报导说摩尔定律已经开始失效了吗?

是开始失效了,但离完全失效的具体时间点,或许还有蛮长的一段时间。

对此,佛里曼到最前线进行了深入的採访:

摩尔定律还在为机器计算效能持续加速,而且从历史来看,效率提高的科技设备不但没有更贵,其成本还不断的降低,让人人都可以从中获益。

而这同时也意味着,科技的「可能性」还在不断的被放大,创新还未停止,科技还有加速的空间,人类就必然会受到科技进步的持续影响。但就目前来说,科技带来的影响已经够让人吃不消了。

更快、更激烈,才能更稳定

近代科技带来的剧烈改变的影响之大,重塑了全球市场(这里的全球市场指的是人力资源、物质和资本)的运作方式,也改变了雇主对「人才」的定义:

现在想要成功,就必须持续参与新的知识流,不断更新自己的知识存量。说白了,就是整个市场都受到了科技快速创新的影响,产生了价值转移。

例如,在商业的情况是——科技不断的创新产生了更加有效率的商业模式(如Uber,Airbnb),导致以前的「看谁累积最多」的模式(累积许多的车子,盖许多的酒店)不再是最有价值的,「看谁变得最快」的模式(如,让所有人的车子都能变成德士,让所有人的房子都能变成酒店)才是最有价值的。

而在个人的情况也很类似,科技不断的创新产生了更加有效率、多样性的劳动力(如机器、人工智能),让人们对人才的定义产生了转变,从「谁能办到什幺就是人才」(一个人拥有什幺知识技能),变成了「谁能学得更快就是人才」(一个人能有多快学会知识技能)。

可以这幺说,你的个人简历里最有价值的指标或许不再是拥有什幺大学文凭,而是你用了多少时间掌握一门知识,并从中创造出了什幺?

因为对雇主来说,「学得更快的人才」无疑更能帮助企业适应未来那高速变化的世界,让企业不易被取代。

总而言之,无论对企业还是人才来说,变得快和学得快,是保持自身价值,维持稳定的唯一方法。

对此,佛里曼在书中引用了一个很好的比喻:

科技和市场的加速变化就像是湍流,而每个企业和个人都在这湍流之中划着小轻艇,你可以试图停止,但你最后一定翻船,而如果你想要提高稳定性,你就必须让自己也开始加速,以获得「动态稳定」。

另一个类似的比喻出自Google X研发实验室主导者阿斯特罗.泰勒(Eric “Astro” Teller):

简单来说,一个人若要适应科技带来的快速变化,就必须要始终学习、终身学习。

不过,它与以前我们所认识的不同,以前的终身学习是为了追求更高境界而努力,而现在的终身学习更像是为了不被淘汰而努力。

更快、更多人、更加的危险

朋友曾经问我:「商业上总强调要双赢,甚至是三赢,但如果每个人都赢的话,那幺是谁输了?」我回答道:「是地球输了。」

科技是一把双面刃,它带来了好东西,也带了坏东西。好东西是显而易见的,更丰富的物质、更效率的工作、更方便的生活。坏东西也不难发现,更危险的网路犯罪、更危险的恐怖份子、更危险的大自然。

请注意,以上最容易令一般人担心的是网路犯罪(如信用卡被盗),其次是恐怖份子,但事实上最有影响力而且最危险的——是大自然。

而目前,大自然所遭受的压力急速增加,大自然正被迫离开舒适圈(稳定的气候),科学家把这种急速增加的压力称为「大加速」(the Great Acceleration),可以理解为前面提到的「科技+市场」加速变化带来的影响:

无类似情况可参考的意思是什幺?意思是科学家很难想像出这险境是什幺样的,具体会发生什幺事情,更别说找出到时的应对策略了。而且,以目前的情况来看,未来的情况可能会加速恶化,因为全球人口正在不断的增加:

全球的人口在持续增加,但从历史的角度来看,人的慾望不会变得越来越少,而是会越来越大,这意味着我们能预期人类会开採更多的自然资源,製造更多的污染。

其中,人口特别大幅增长的地区都是贫困国家:

面对日趋恶化的大自然情况,怎幺办呢?如前面所说,科技是把双面刃,科技可以是导致大自然加速恶化的因素之一,也可以是解决这一险境的救星,关键在于人类会把科技驶向何方。

佛里曼自称为乐观主义者,他对未来还是抱有希望的:

2017年,科技、市场、大自然这三股力量还在加速变化,而在这三股力量形成的湍流之中,佛里曼的乐观,来源于相信人类与科技的力量。

的确,未来科技的发展,会很大程度的决定人类命运的最终走向。如我前面所提到的,科技的加速代表着新的「可能性」,在这些可能性之中,也有「全人类持续繁荣」的可能性。因此,每个人除了让自身也加速,并相信着他人之外,似乎也没有太多的选择。

每一个人都只能在持续加速的湍流中加速划行,以保持「动态稳定」,以在湍流把自己推翻之前,再前行小一段,或一大段。

另外,如果我们能善用各类科技提升每个人的能力与环境,借助现有的科技持续学习,或许最终我们就能够找到一大堆解决大自然问题的方法。

但万一不能呢?我想,我还是会选择加速的。

佛里曼在书中也有提到,他建议人们多一些停下来,反思片刻。但这不是与「每个人都应该加速」的建议相违背了吗?其实不然,停下来是为了调整方向,反思出更好的选择,暂时放慢脚步是为了看清正确的方向,这样之后的加速才会有意义。

另外,也希望你在阅读这篇文章后,别感到太过焦虑。我认为,逐渐的把前进的步伐调节到比舒适快一点的程度就好,等到适应了比较快的速度后,又再调快一点点,如此重複。这样,你才不会一下子掉入过度紧张的状态。

请切记,无论是工作或学习,其目标都是为了让生活变得更美好。

共勉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