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妈觉得你会冷、学校觉得你该懂──大学真的知道大学生需要什幺


23人参与 |分类: V生活邦|时间: 2020-06-18

你妈觉得你会冷、学校觉得你该懂──大学真的知道大学生需要什幺

1987年生的宜兰人,在哲学系所打滚了九年,最希望的是有朝一日哲学家讲话能让大家都听得懂。

看到新闻,中正大学学生倡议废除资讯能力测验,觉得很高兴,因为资讯能力测验是我生命中的一块阴影。

我现在还记得,当时 Power Point 的操作测验带给我很大压力,这并不是因为它很难,而是因为题目指定的素材和完成品都非常丑。在练习题库和现场考试的过程中,我脑子里动不动就浮现类似这样的对话:

面试官:为什幺你想来我们这里当设计师?
朱家安:我从高中就对设计很有兴趣,虽然大学念了哲学系,不过……
面试官:说到大学,有人提供给我们这份简报档案,据说是你大学的时候做的……
朱家安:那……那是学校资讯能力测验……
面试官:但是你依然用自己的意志生产了如此悖离美学的东西,不是吗?
朱家安:我……我……
面试官:你走吧,世界上还有很多跟美感无关的志业可以让你发挥。

有一些大学,像是中正大学,把资讯能力测验当成毕业门槛,学生必须通过才能毕业。恰当的毕业门槛会鼓励学生培养真的有用的能力,烂的门槛则可能劳民伤财。

2007 年九月我升上哲学系三年级,意识到自己该开始準备资讯能力测验。资讯能力测验一直都是从题库出题,也就是说,只要做过题库并有基本的记忆力,大概不会有什幺问题。我从电算中心网站下载题库档案,打开之后马上了解为学长姊都说资讯能力测验「很废」。那些题目不但过时,而且其中部分几乎无法带来任何有用的知识。我记得当时有一题问:

在 Windows Vista Business 中,在下列何项资料夹的检视模式下,无法拖曳图示移动位置?
a. 并排、b. 详细资料、c. 小图示、d. 清单

这题很明确是在考学生对于操作系统介面的知识。然而它选的考点简直莫名:就算事前不知道哪种检视模式底下可以拖曳图示,又怎样?真的遇到的时候用滑鼠拖拖看不就好了?这题目设计显然没考虑到真正的使用者处境。我曾经试着设想,在什幺情况下,这种白癡题目带来的知识会真的派上用场,我想到的情况类似这样:

绑架你的人是个疯子,他要你在 Windows Vista Business 底下表演拖曳图示,他允许你自由设定检视模式,但特别强调:只要你尝试拖曳图示却失败,他就会开枪把你打死。

资讯能力测验除了学科(选择题)之外还有术科(实作)。术科的考法是要求学生藉由指定的办公软体(Word、Excel 和 Power Point)把指定的档案弄成指定的样子。术科当然也有题库,所以你不能期望那些把操作顺序背下来应考的学生因此养成多基本的使用能力。

我曾经写文章讨论中正大学把资讯能力测验当成毕业门槛的问题。后来在脸书上发问,发现许多大学都有不合理的毕业门槛,例如学生自费的英文检定、服务学习、「专业伦理」等等。

以中正大学为例,学校判断学生需要资讯能力,但没有仔细研究学生到底需要哪些能力,并依照需求设计题目,最后题目只好被学生贴上网耻笑。

显然大学不知道学生需要什幺,但基于招生或计画补助的理由,又需要做做样子。然而,各种大学的各种做法,可能引来不同的道德疑虑。

大学不该以文凭要胁学生去做无助于他们该进行的学习的事情。

我知道有一些教育家会说,学生该学习的事情太广了,光是这个界定,就已经无所不包。我可以理解,这大概就是为什幺有些学校会把教学宗旨写得像是要生产下一任教宗一样。我曾经听过一个笑话:

一群小朋友在玩,其中一个穿着大外套,看起来有点突兀。
其它小朋友:你很冷吗怎幺穿那幺多?
大外套小朋友:有种冷,叫做「你妈觉得你冷。」

大学应该审慎考虑,自己是否加诸太多不切实际期望在学生身上。

大学是教育机构,不是检定机构。除了设定教学目标之外,学校也必须在一定程度上证明,自己提供的测验和门槛真的有助于学生朝向该目标前进。

例如说,如果有学校规定「为了协助学生成为具备包容心和同理心的民主社会公民,所有学生毕业前需修毕 4 学分的『专业伦理』课程」,但是却像这所学校那样找个歧视同性恋的人来上课,手段和目标就明显不符。

学校应该避免以教育之名叫学生免费帮学校做事。

很多学校有服务学习学分:学生毕业之前必须做几十个小时的白工。在我听到的例子里面,大多数学生选择就近帮自己所属的院或系跑腿、整理文、打扫。我怀疑这些事情除了帮学校省钱之外,能有什幺教育效果。

另一种剥削学生的方法,是规定学生毕业前要办展。学校会规定展览的最小规模,并提供少到令人翻白眼的经费。而学生为了毕业成绩还是必须死命做好的展览,最后成为学校的招生宣传。

学校为了方便,有时候会不顾副作用选择不好的测验方式。

例如即便现在已经有多种办公软体选择(Google Drive、OpenOffice、Apple……),中正大学的资讯能力测验考的依然是微软的 Office 系列。而政大「废除英外语毕业门槛推动小组」也质疑学校规定学生考校外的英文检定,不但侵犯学生财产权,也有图利特定厂商的嫌疑。

值得注意的是,有时候这种图方便的做法,也连带显示校方对于测验标的并不了解。举例而言,如果学校真的很懂资讯,他们就会知道,依照开源精神,开源社群应该会乐于协助学校设计 OpenOffice 题库,让学生多一种选择。

大学作为複杂机关,难免效率不彰或决策失误。在现代社会,这类问题很大程度仰赖矫正机制处理,换句话说,只要能维持内部健康的政治环境,大学就可以自我修正,依据事实和客观辩论来决策。

然而事实上,当学生察觉并抗议不适切的毕业门槛,可能眼前浮现的又是另一层不健康的问题。例如抗议资讯能力测验的中正大学牧夫们社,就发现学生议会的议员是申请制,并不能代表学生意见;而负责决定毕业门槛的校务会议,在这方面则有名无实。

毕业门槛的问题,看起来像是教育问题。但在实务上,考虑到它往往牵涉众多道德选择,我们必须把它当成政治问题来处理。在民主社会,政治是无所不在的。而我们每个人现在正在培养的政治素养,也决定了这个社会未来的面貌。

Photo from Flickr CC by Pets Adviser

《哲学大师写给每个人的政治思考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