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不要川普,但你要什幺?《不能光说NO》


30人参与 |分类: V生活邦|时间: 2020-06-17

你不要川普,但你要什幺?《不能光说NO》

  2016年川普当选美国总统,为知识界投入了一颗震撼弹:这幺一个粗鄙、炫富、不入流的土豪,居然得到了美国人民的支持,当选美国总统。娜欧蜜‧克莱恩(Naomi Klein)这本书迅速在隔年出版,正如书名所提示,面对川普的胜利,「说不已经再也不够」(NO is not enough)。

  对克莱恩来说,川普的当选,代表企业的逻辑堂而皇之地进入公共政治领域,这不单纯只是政党轮替,而是赤裸裸的企业吞併。长久以来,透过收买两大党的经济集团,已经对于多年与胜选官员应酬,合法贿赂这样的政治「游说」游戏感到厌倦,川普现象象徵他们刬除中间人的决心。

  曾经长期以来,企业透过「代理人」来操控政治,换上演员笑脸,鼓吹新自由主义法则的雷根,以及打扮成牛仔形象,让军工複合产业起死回生的小布希,曾经都是他们忠实的代理人。而川普的当选,意味着美国企业曾经只能躲在檯面下的思维,现在堂而皇之入主白宫。

  但是,川普的当选却也同时是半个世纪以来,一切负面趋势累加混合的产物。川普的极端形象,具体浓缩了资本主义极端化后的精神气质(ethos)。对克莱恩来说,这主要有两个面向。第一,是克莱恩曾经在前作中所论述的,商业历史的重大转捩点,企业的重心从实体商品的製造,转向品牌形象的打造。

你不要川普,但你要什幺?《不能光说NO》

  品牌打造的基本逻辑是,要让商品避免市场的震荡,最简单也有效的办法就是坚持品牌形象,把打造品牌形象的空话,投射到商品上去。川普的竞选策略就是品牌形象打造的经典运用,只要坚持「川普」这个品牌形象,那幺所有的负面新闻都不足为惧,只要能够让「消费者」认同品牌的「核心理念」,那幺他们自然有自己的方式,排除负面新闻的影响:只要够专注地一次次複诵品牌理念,那幺就没有人可以击倒你。

  另一个精神气质可以从川普本人所热衷的「真人实境秀」与WWE(世界摔角娱乐)中得到端倪。这些在晚近十几年开始风靡美国观众的电视节目,其文化逻辑是一个简化的,只有赢家与输家的世界观,而要成为赢家,靠的是展现自私残忍的狼性,不想成为输家或鲁蛇,那就只能拚命赢。

  真人实境秀的文化逻辑暗示资本主义的意识形态改变了。曾经资本主义的拥护者会主张,它是打造美好世界最务实的办法,市场经济的法则固然难免输家,但资本主义体系当中的各种矫正机制,能够让输家依然有翻身机会,有继续跟着投入市场博奕的动机,更重要的是,它能够避免血腥的暴力革命。

  现在,这套说辞已经落伍了。面对现在这个造就少数赢家与无数输家的体系,新的话术是,随时确保自己待在赢家的团队。其实,这也是自由市场理论核心的思想:展现最自私,最残忍与最狼性的一面,就能帮助市场良好运作,帮助系统自体维持。川普的成功某种程度上归因于他把真人实境秀与品牌打造完美的结合,忠于川普这个品牌,忽略一切关于他的「缺点」,然后川普会把你变成赢家,一起打垮鲁蛇。

  品牌打造与实境秀固然是商业操作的手法,一旦应用在政治场域,它们就迅速转变为区辨敌友的便捷工具。这也是川普裹胁选民的一贯手法,如果可以建立忠诚的品牌认同,以此区隔敌我,那幺一切曾经在公共场域中被奉为圭臬的民主思辨与审议都将终归无效。

  川普的当选也让美国的「自由派」知识分子反思所谓自由派的政治策略。Mark Lilla就批评柯林顿过度关注「与种族,性别与性向相关的道德恐慌」,Mark Lilla显然认定,希拉蕊‧柯林顿诉诸「文化认同」的政治策略,与川普通过品牌认同区辨敌我的策略是殊途同归,同样都是藉由「分裂」人民,来维持选民对自己的「品牌」认同。只不过,川普的动员策略最后赢了。

  或许对Mark Lilla来说,柯林顿的「文化认同」策略必然会败给川普,毕竟,比起川普诉求的「成为赢家」,文化政治中的弱势者,实在无法得到更多的情感投注。Mark Lilla认为自由派的出路必须在于找回自由主义团结人民的潜在力量,为此,必须相当程度捨弃文化认同与政治的诉求。

  克莱恩的诊断完全不同。对她而言,柯林顿路线之所以败给川普的原因是她的「进步」路线完全是口惠不实,柯林顿并没有真正挑战各种创造不平等的社会体系,她愿意支持婚姻平权、堕胎权利与跨性别厕所,但对于各种可能挑战新自由主义教条的政策,诸如居住权利、免费健保以及重新分配所得的任何政策等等,柯林顿一概不予回应。

  克莱恩认为,人民「整合」的前提不该是弱势者先闭嘴,呼吁自由派捨弃身分政治,转而聚焦经济与阶级,这是短视且危险的想法,因为两者是无法切割开来的。民主党主政的八年来,是美国的「上层」变得更加「包容」与多元,同时更多移民被大规模驱逐,黑人与白人贫富差距更加扩大的时期,这反映了柯林顿竞选策略最根本的问题,身份政治的理念从来都无法具体落实到现实政治经济的政策上,是因为这样的口惠而实不至,才让进步的理念无法团结人民。

你不要川普,但你要什幺?《不能光说NO》

  更重要的是,自由派也必须正视川普用以恐吓进而「团结」人民的震撼主义,这才是川普与自由派的真正区隔,震撼主义的运作逻辑是趁着一件还没能得到解释的事件发生,从而震撼人民之际,迅速诉诸恐惧,让人民彼此盲目畏惧,进而不得不接受强权者的掌控。克莱恩反覆强调震撼主义是新自由主义治理不可或缺的工具,正如阿根廷小说家西塞埃拉(Cesar Aira)所说「任何改变,都能改变话题」,而川普正是改变话题的高手。

  柯林顿对进步派政治的口惠,让她面对川普显得无能为力,但这并不代表人民全无对策。克莱恩强调,要抵御震撼策略的裹胁,首要得了解震撼策略的受益者,能够说一个跟震撼策略不同的故事,更是关键。克莱恩曾经诉诸「文化反堵」的策略,透过揭露品牌宏大理念与空话底下的骯髒事实,来对抗品牌认同的策略。现在,对震撼策略的抵御,也是这个策略的深化。

  对克莱恩来说,面对川普以及他所象徵的一切商业与政治逻辑,仅仅说「不」是不够的,最坚定的「不」,必须伴随勇敢与前瞻的「要」,才能让更多的人民,拒绝品牌忠诚的绑架,更坚定地捍卫进步的理念,更有想像力地回应「我们是谁」这个根本的政治议题。

  在价值虚无的年代,仅仅说「不」是不够的,这是克莱恩在这本书的主要论断。正如克莱恩在书中所引述,拉美作家加莱亚诺(Eduardo Galeano)所说,乌托邦「她近在天际,我向前两步,她就向前两步。我向前走十步,天际就往前跑十步。无论我走多远,永远不可能到达她身边。乌托邦有什幺用?只有走路的作用」。我们不能因为恐惧而愣在原地,也不该因为川普式的政治要胁而彼此恐惧甚至弱弱相残,更前瞻更勇敢的乌托邦政治想像将是唯一的出路。

(本书隶属于MPlus与文化部合办之第一届青少年评论文学奖指定书单)

你不要川普,但你要什幺?《不能光说NO》

书籍资讯

书名:《不能光说NO:如何力抗灾难资本主义,赢取我们想要的世界》 No Is Not Enough: Resisting Trump’s Shock Politics and Winning the World We Need

作者: 娜欧蜜‧克莱恩(Naomi Klein)

出版:时报

[TAAZE] [博客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