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大迹象表明:Twitter真该更换管理层了


95人参与 |分类: V生活邦|时间: 2020-06-14
三大迹象表明:Twitter真该更换管理层了

美国多媒体金融服务网站 MotleyFool 指出,当前的三大迹象表明 Twitter 已经到了更换管理层的时刻了。

Twitter 于三年多之前上市,但是,该公司当前股价与当初 IPO时的 26 美元相比大跌 33%。这波下跌可以归咎于 Twitter 公司的用户成长停滞、营收成长过慢、缺少盈利能力以及新功能存在诸多缺点等。不过,其中的一些原因也应当归咎于该公司共同创办人并与 2015 年重返 CEO 职位的杰克·多西。

多西此前于 2008 年被 Twitter 解除了 CEO 一职,当时被解职的原因包括他在担任 TwitterCEO 期间追逐公司之外的其它利益、缺乏与投资者的交流技能以及与另一位共同创办人伊文·威廉斯有所冲突等。然而,彭博资讯当初曾报导多西 2015 年重返 Twitter 将是他个人的「史蒂夫·贾伯斯时刻」,并称一位更加成熟的多西或将能够帮助 Twitter 解决问题。但很显然从目前的情况来看,这些预期并未发生,因此也应当梳理一下,为何现在又到了 Twitter 更换 CEO 及其他高层的时刻。以下就是 Twitter 应当更换管理层的三大迹象。

其一,多西同时经营两家公司

多西最大的问题可能就在他同时兼任 Twitter 和 Square 两家公司的 CEO。Square 是他在 2009 年共同创建的线上支付公司。多西的一些支持者认为,贾伯斯和伊隆·马斯克也曾经或现在就同时执掌两家公司的大权,但这二人都表现不俗。

多西在 Square 方面的工作表现要好过 Twitter。去年,Square 改进了报表、发票、以及薪酬服务等,并将其平台与更多的第三方应用兼容,同时还通过小额贷款将小型企业与其生态系统联繫起来。这些战略帮助 Square 在过去四季获得两位数成长的营收成长局面,而且还帮助 Square 不断缩小亏损规模。

与此同时,Twitter 上一季度的年度营收增加只有 8%,这也是该公司自 IPO 以来最小的增加。Twitter 的单月活跃用户数量只成长了 3%,达到 3.17 亿人,大大低于前 CEO 迪克·科斯特洛在 2013 年底创下的 4 亿人。多西为 Twitter 制订的主要扭转战略就是「Moments」。除此之外,多西还採取了裁员措施,取消了 Vine,并试图出售公司,但这些都只能算非常短期的作为。

其二,未能輓留重要高层

伟大的领袖通常能够激励公司最优秀的高层继续留下来。但是,在多西重返 Twitter 之后,该公司的许多顶级高层却选择了离职。Twitter 近期离职的高层就包括媒体负责人、媒体与商务负责人、工程负责人、人力资源副总裁、商业开发主管、消费产品负责人、印度和中国市场负责人、营运长亚当·贝恩以及技术长亚当·梅辛格等人。

这些高层的离职明确表明——他们对多西的领导能力以及 Twitter 的未来不太有信心。然而,多西不仅没有努力扭转这种人才流失的局面,反而相继採取了一系列裁员措施,并告诉投资者称这些裁员能够帮助 Twitter 在今年下半年实现盈利。然而,目前来看,这些战略并未起到多大作用,因为让顶级高层离职和缩小公司规模等举措只可能会让 Twitter 与广告客户和主流用户渐行渐 远 。

其三,无力解决 Twitter 的一系列最严重问题

Twitter 面临着诸多其它问题,这些问题多西一直未能解决。Twitter 就像是一个让用户关注社会名流和名牌的标準数位肥皂盒,但是,主流用户之间的面对面沟通功能却存在诸多问题,甚至非常笨拙。

毫无疑问,与 Facebook 的生态系统相比,这些缺陷让 Twitter 在吸引用户的能力方面弱了很多。Facebook 的核心网络可以让用户与家人和好友保持联络,Instagram 也是用户用来过滤像片的理想工具,而 WhatsApp 和 Messenger 则是短讯服务的无缝替代品。Twitter 看上去非常担心与 Facebook 过于相似,因此坚持保留着自己的古老功能,例如限制用户发表消息的字数等,以及守旧的消息、标籤和秘密符号等系统,这些功能让新用户困惑不已。

与此同时,Twitter 也在不断增加功能,以对抗 Facebook,例如直播影片、行动支付以及调整内容等,然而,这些功能相互断裂,没有形成有机的整体,这也导致业界批评人士多次指责称 Twitter 遭遇了「认同危机」,并称这些危机扼 杀 了 Twitter 的成长并阻断了潜在的买家。与此同时,多西几乎没有採取什幺措施来处理 Twitter 网站上日益增多的虚假帐户,只是採取了一些简单的手段进行回击。如果 Twitter 要想真正地发展成为一个有影响力的社交网路或者被其它公司收购,那幺肯定需要一位新 CEO,这位新 CEO 要能够弄清公司的生态环境,并能够驱赶滥发资讯的用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