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大证据,郭台铭的紫光炒股论没错


83人参与 |分类: V生活邦|时间: 2020-06-14
三大证据,郭台铭的紫光炒股论没错

鸿海集团董事长郭台铭日前接受《天下》专访,重砲批评紫光集团董事长赵伟国,「只不过是一个炒股的投资者!」引起不少迴响。 一名极为熟悉中国的 IC 设计大老观察赵伟国一连串行径后,更是不解的表示,「这和中国国家政策完全不吻合,他怎敢这幺狂妄?」 一连串新证据显示,与其说赵伟国是中国政府的白手套,他更像是搭着政策便车,利用两岸股市本益比巨幅差距「套利」的投资高手。

紫光集团宣布入股力成科技后,10 月 30 日晚上,紫光董事长赵伟国与力成董事长蔡笃恭等人大开庆功宴,畅饮贵州茅台到深夜。

第二天早上,这个方脸结实的典型北方汉子,还是繫着一条发亮的紫色领带,精神奕奕的出现在下榻的 W Hotel,接受《天下杂誌》专访。

由中国国有企业「清华控股」控有 51% 股份,国企色彩浓厚的紫光,俨然已经成为「红色供应链」带来所有恐惧的集结。

这阵子赵伟国挖角、放话、购併入股,各种手段通通来。在之后媒体访问时,他还说,只要政府解除陆资投资 IC 设计类公司的限制,他愿意让紫光旗下的展讯、锐迪科与联发科合併,想插旗台湾最具指标的 IC 设计公司。

来台几天引发的红色风暴,各媒体对他不甚友善的描述,赵伟国之后看了并无不快。身边人士观察,他还颇「享受」万众注目的感觉,甚至把当时的台湾报导转贴上他个人微信。

不少熟悉中国政经脉络的产业人士相信,赵伟国背后必有党政关係良好的大靠山。

路透社曾质疑,那个靠山就是中共前总书记胡锦涛之子胡海峰。他在 2008 年升任紫光集团母公司清华控股党委书记(现已退出),次年紫光控股就改组,让赵伟国得以入主紫光集团。

证据一:

赵伟国自称纯粹「商业考量」,对国家战略意义、进口替代,都不感兴趣

然而,赵伟国受访时,一脸无辜的强调,自己只是白手起家的民营企业家,一系列半导体业布局纯粹「商业考量」,绝非中国政府授意。

「你们说的那些国家战略意义、进口替代等,我都不感兴趣,」他说话很直接。

紫光过去两年间洒 100 亿美元接连购併美国挂牌的中国 IC 设计大厂展讯、锐迪科,入股美国硬碟厂威腾(WD),WD 之后买下固态硬碟厂 SanDisk。紧接着又放话购併世界 DRAM 第三大厂美光。

一名台湾创投高层研究了紫光一系列购併投资案,他形容赵伟国的风格就是「我有钱就是任性」。

就连鸿海集团董事长郭台铭日前接受《天下》专访,也忍不住重砲批评掀起「紫光旋风」的赵伟国,「只不过是一个炒股的投资者!」

若以专业机构的眼光来看,紫光投资力成的过程,快速、粗糙的有点不可思议。「他(赵伟国)入股力成,就连 DD(实地查核)都没做,就快速决策了,」这位高层说。

赵伟国也承认,他仅花了短短两个多月就确定了力成入股案。「展讯和力成有业务上的合作。力成蔡笃恭董事长到北京拜会我们,他想多做点生意。之后,我就开始研究这家企业,他第二次到北京,我就告诉他我来投资你。」

他表示,因为双方综效明显。紫光入股力成,可以带给力成更多中国市场业务,譬如要求展讯将逻辑 IC 设计封装,交给力成来做;甚至未来潜在与 Sandisk 的结盟机会。

证据二:

紫光海外入股、整併手法粗糙,完全不吻合中国国家政策需求

这是赵伟国的一贯论述。紫光从 IC 设计、硬碟厂买到下游封测,「我是在打造一个生态系,」他并坦言,未来将以雄心壮志的 Nand flash 产业为布建重点。

然而,不少业界质疑,紫光当前最成功的海外投资案,是成功入股美国威腾 15%。也刚和 WD 成立合资公司,销售 WD 的资料中心储存系统,共同开发针对中国市场的储存解决方案。然而事实是,紫光虽是最大股东,但当时议定,只能佔 WD 一席董事。

依照美国上市公司体制,紫光根本无法主导威腾运作。若要干涉威腾刚购併的 SanDisk,进一步的与力成打造「综效」、「生态系」,则难度更高。

因此,一位与蔡笃恭熟识的科技公司高层认为,与其说赵伟国是国家政策的执行者,还不如说他是搭着政策顺风车赚钱。

「他就是一个生意人,想赚钱而已,没有什幺民族主义,」这位科技公司高层说。

一名极为熟悉中国的 IC 设计大老观察赵伟国一连串行径后,更是不解的表示,「这和中国国家政策完全不吻合,他怎敢这幺狂妄?」

他解释,中国国家产业政策,是希望取得外国公司的技术和经营 know-how,来强化自主产业,进而完成半导体产品的进口替代。

回顾赵伟国一系列重要的海外入股案,皆未取得绝对多数的董事席次。

「我们判断,他(赵伟国)只做资本整合,不是营运整合,没有介入经营权,know how 和技术是没有办法取得的,」一名资深创投高层观察。

那幺如果不是中国国家受意,赵伟国到处嚷嚷购併入股的原因是什幺?

一名创投分析赵伟国的心态,他举入股 WD 为例,赵伟国是向金融机构全额融资,没拿出一毛钱。他必须靠持续喊出和美光、联发科、力成等企业入股合作,让自己看起也像 A 级联盟企业,持续换得金融机构的青睐。

「否则只取得一席董事要干嘛?他要的是发言权,他要的是 visibility,」这名创投大声说。

拥有生猛生意人性格的赵伟国,祖籍河南开封,父母亲一个是大地主,一个是袁世凯后代。赵伟国父亲在大学时被打成「右派」,下放到新疆劳改。赵伟国是在新疆沙湾县出生长大。

直到 1978 年,父母亲获得平反,到学校当老师。他很争气的成为沙湾第一个考上北京清华大学的孩子。他在清华念电子工程系、研究所毕业后。1998 年,正式进入清华控股旗下的同方,并趁着当时的网路热,做了一个「中华医疗网」,在网路泡沫化前夕卖了 500 万美元,成为他的第一桶金。

小时候的穷苦生活,让他渴望赚大钱。他读过香港首富李嘉诚的卖楼花(预售屋)致富传奇,嚮往不已。2003 年,他带着 100 万人民币的资金,回出生地新疆做起地产,还入主供应乌鲁木齐 200 万人天然气的新疆燃气集团。

后来离开新疆回北京接手紫光时,赵伟国快速累积了 4 亿人民币资产。他坦言,「那几年做房地产的,所有人都赚到钱,都享受到狂欢的年代」。

中国政府在去年成立半导体大基金,带 1,400 亿人民币宣示进军全球半导体产业。中国各地竞相投入半导体产业,包括合肥市政府结合力晶盖 12 吋晶圆厂,生产驱动 IC,还有武汉新芯发展记忆体。

历史的发展很弔诡。如今中国半导体自主大业的大旗,竟然不是由中国海归派半导体大将如展讯创办人陈大同等人高举。反而由「半导体门外汉」登高一呼,顺势让资本梦和国家产业发展绑在一起,成了推动中国半导体业的样板。

这个暴红的中国半导体业最新一代掌门人,在台湾惊起千堆浪之后。台湾大小半导体公司的主管,心中都在问: 「我们要与狼共舞吗?」

以最受瞩目的联发科为例,虽然该公司附和赵伟国,表达乐见政府开放中资入股。但一名台湾 IC 设计业高层透露,赵伟国其实并从未和联发科董事长蔡明介,及其他主管碰过面。

证据三:

半导体是个好生意,赵伟国投资紫光 5 年,赚了 35 倍

「联发科希望合作的对象,是像阿里、腾讯、小米这类想往物联网产业发展,又需要晶片技术的中国企业,」这名 IC 设计业高层分析。

也就是说,为了下一波的物联网商机,联发科需要和中国「地头蛇」策略联盟,以换取「入场券」。同业英特尔、高通都已付出对应代价。

他告诉《天下》,2009 年,他的北京健坤集团以 6 亿 5 千万人民币,换取紫光集团 49% 持股。

5 年过后,2014 年 9 月,英特尔出资 15 亿美元换取紫光集团 20% 持股。以这个价格换算,赵伟国当初投资的紫光 49% 股权,已经价值 36.8 亿美元;相当于 5 年间,涨了 35 倍。

然而,赵伟国打造紫光王国的根基,完全是搭建在中国股市泡沫造就的科技股超高本益比。例如,紫光旗下的紫光股份,本益比便高达一百多倍。远高于台湾、美国同业的十倍上下。

但今年下半年开始,中国成长明显熄火,一但中国股市火热不再,赵伟国的资本游戏还能玩下去吗?

一家两岸都有布局的大型创投,便认为中国股市泡沫,最快今年第四季就会开始破裂。精确时间点,很可能就在美国联準会宣布升息那一刻。

「趁明年他们掉下去,我们也可以去买他们的公司。为什幺只让他们来买我们(台湾)? 如果有那里有不错的公司,我们也可以去买,」这家创投的资深合伙人说,该公司已备好资金,準备随时行动。

赵伟国掀起的红色波澜,或许只是两岸产业「我中有你,你中有我」的序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