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个孩子两位视障,翁美红:看不见却体会更多


12人参与 |分类: V生活邦|时间: 2020-06-14

翁美红与先生都做了健康检查,一切正常,也没有任何家族史,但他们的三个孩子中,老大、老三是重度视障。对于母亲翁美红来说,她发现孩子除了看不见之外,其他没有什幺不同,而且每个孩子都充满上帝的祝福与恩典。

三个孩子两位视障,翁美红:看不见却体会更多

看不见,只能去按摩?

如果你听过立翔的钢琴演奏,你绝对会对于他流畅又充满律动的弹奏感到印象深刻。小眼症的他虽然被判定是重度视障,但是充满音乐天赋,且从小品学兼优、自律甚严,目前还成为建国中学创校以来少见的视障生。

三个孩子两位视障,翁美红:看不见却体会更多

翁美红回忆:「曾碰到一些人说,看不见、以后就是去按摩。但是孩子们听了会说,为什幺我要去按摩?」视障按摩的工作产业,原意是好的,但有时却成了社会大众一种不自知的歧视与限制,好像视障「只能」从事按摩工作?翁美红曾与大儿子立翔讨论过「按摩」这项职业,她原先担忧儿子对此有负面看法,不过立翔非但没有负面看法,还反过来说:如果我能做其他的事,为什幺不把这件事留给更需要的人来做呢?不卑不亢的眼界,让翁美红说「有时候他反而是我的老师」。

翁美红与先生对孩子的教育方针是「不限制」,鼓励他们发展各种可能性,大儿子立翔曾参与电影《逆光飞翔》演出主角童年;小女儿立翧则因口条佳,曾受邀参与电视录影,以及拍摄介绍国家图书馆点字的影片;二女儿立翎则充满艺术天份,三个孩子各有所长,各自精彩,视觉障碍不是他们的限制,人的想法才是。

三个孩子两位视障,翁美红:看不见却体会更多 和每个儿女单独约会

其实比起人生世俗成就,翁美红更看重心灵健康。大儿子立翔聪颖优异,当他选择要就读建中时,翁美红以及先生一度想劝退他:真的要这幺辛苦吗?「我希望他全方位的成长,不用一味追求世人所谓的成功,我常常和儿子说,『早点睡最重要』。」

翁美红认为「心理健康了,其他都健康了。」因此特别注重与每个孩子单独约会的时间,平时她及先生会各自与某位孩子运动或吃吃小点心,进而聊聊天、分享彼此担忧的事情,信奉基督教的他也会在这段时间带着孩子祷告,翁美红说:「每位孩子都希望有一段时间爸妈是专属于自己的。」

翁美红举例,某次小女儿提出一个想法:好想当独生女。多数生好几胎的父母听了大概会摇摇头、两手一摊说没办法,但是翁美红却立时接招,后来和先生找了机会,趁着女儿校庆补假的那天上午,三人共同去儿童新乐园游玩,女儿也因此非常满足快乐。

三个孩子两位视障,翁美红:看不见却体会更多

妈妈是教具製造商  也是搬家公司

翁美红与先生都是「明眼人」,提及如何帮助自己的视障孩子成长,翁美红只轻描淡写的说「和老师学」,但其实她也自製许多声光玩具,刺激孩子的视觉神经,降低退化。回忆过往,翁美红经常要带着三个孩子到处跑,因为每个孩子有各自的课程或疗程,但是却不能让没有课的孩子独留家中,得四个人一起行动。

翁美红会和陪同的孩子讨论想要如何度过这段随行的时光,有时孩子也会要求带上自己的作业或者书,曾经翁美红应了妹妹的要求,连一台超过三公斤的点字机都带着出门,另加上点字书、以及其他孩子的物品,当时她真觉得自己好像「妈妈搬家公司」。

翁美红心目中的「妈妈力」

三个孩子各有长处,翁美红说,「孩子让我的人生更丰富,他们是祝福。他们让我爱的力量更大了,当中的包容性更大,有恩典能力都是上帝给的。」

三个孩子两位视障,翁美红:看不见却体会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