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个基于心理学的切实方法,提升深度思考能力


68人参与 |分类: V生活邦|时间: 2020-06-14



在现代社会,学习思考方法可能和过去很不一样。因为当今是个资讯爆炸的年代,几乎任何议题都可以在网上找到大量资讯;任何人都可以发表资讯;资讯的流通和发布不再是一种尊贵的权利。举个例子,五十年前你要买一部相机,你会找可信的朋友,听过他意见后就会不作他选。但当今随便搜寻一下就能找到不同相机的评测,资讯很廉价,但要在资讯的海洋中找到有用的却非常困难。简而言之,今时今日让你佔优势的不再是拥有多少资讯,而是处理资讯,将之去芜存菁的能力。下文我将简介三个切实的方法,助你建立深度思考的能力。

1. 博览群书,而且要读对书

早前去听教育展览,有个嘉宾认为因为任何资讯都可以 Google 找到,所以其实不必看太多书,只集中训练批判思维就好。这个说法有点像对厨师说,因为所有食材都唾手可得,只要空锅练习厨艺就行了。这个说法最大的问题,是思考难离背景脉络,而且人类整合、思考新资讯的能力是Google无法企及的。例如有个医生处理甲醇中毒个案,果断狂灌病人5公升啤酒最终脱险[1]。原理是肝脏会优先代谢啤酒中的乙醇,以致有毒的甲醇不会被身体吸收。这个决定背后显示医生对酒精的化学性质、人类的身体结构有透彻的了解,方能当机立断。Google并不能代人做这些决定。

所以说,要提升思考能力,必须阅读相当份量的书本(或其他有系统吸收知识的方法),爲大脑提供思考的素材。这便转到要读什幺书的话题了。为什幺有些书看完就忘,有些则能谨记?如果要找本新书看,最好找一本你对内容有朦胧的认识的书,或者说懂三四成,大部份不懂的书。看一本全懂的书固然没趣,不必多说。但为什幺不看全新的书?比如说我是读心理学的,去找一本物理书读不是能更增进知识吗?箇中原理可以用心理学解释一下:当你学习新资讯时,其中一个极为重要消化新资讯的方式,是思量新资讯和已有资讯的关係。当新旧资讯互相连结,再想起旧资讯是便会自然想到新资讯,已形成紧密的记忆网[2]。如果新资讯无法和已知的起关係,新资讯便会好像一个和外界无联繫的孤岛,渐渐被隔绝。所以说,一本对你而言的好书应让你吸收新资讯,重构你对己知的看法。当脑海中一些核心的资讯、信念经不同的书本洗涮、冲击,自然便会变得非常坚壮。

2. 学一点逻辑和思考方法基础

如果要说和思考能力最相关的学科,莫过于逻辑和思考方法。学习逻辑和思考方法,有助识辨为何有些能论点站不着脚。举个例子,有人反对同性婚姻合法化是因为他们认为合法化之后可能会同事令一夫多妻、人兽交、乱伦……等等合时是合法化。这便是经典的滑坡谬误(Slippery Slope)。因为并无迹象显示同性婚姻合法化会令其他关係合法化,故此论点站不住脚。尚有其他很多种类的谬误 ── 而学习这些谬误的价值,在于能令我们接触有谬误的论点时亮起红灯,并明确指出问题出现在那裏。例如上面的例子,如果反对者能论证同性婚姻合法化,的确很可能会导致乱伦合法化,那便不成滑坡谬误了。而这点是可以针对自己或他人的思考过程。

如果你感兴趣,逻辑我推荐 Harry J. Gensler 的Introduction to Logic,是大学逻辑教科书,但却非常清晰易明。思考方法方面,李天命的《李天命的思考艺术》值得一读。

3. 广结良朋,接触持有不同观点的人

第三个建议可能有点出乎意料。为什幺广结良朋有助提升深度思考能力呢?就这点我想先分享一个叫史丹佛监狱实验的着名心理学实验。在实验中,一群心理正常的大学生被随机分成两组,在一个模拟的监狱扮演囚犯和狱卒。结果令人非常惊讶:狱卒在数天以后就化身为令人害怕的魔鬼,对囚犯诸多欺压、悔辱。囚犯也似乎忘记了他们只是实验的参加者,大部份对狱卒唯命是从[3]。实验最终趋近失控,不得不中途腰斩。实验中的大学生理应有基本的独立思考能力,可是在社会情境的巨力下,他们大部份都会作出违背常识的行为。这个实验说明,其实身处的群体对我们的影响远超想像。

如果某人社交圈子狭窄,及所属团体不鼓励理性讨论,他的思维就很容易受团体迷思(Groupthink)影响。团体迷思说明,人有和自己所属团体的意欲。当中原因可能是因为希望被团体接纳。有时团体迷思足以蒙蔽认知能力(注意:不等如思考能力)非常强的人。例如策划沙林毒气事件背后的日本真理教,就得到大量科学家和博士生的协助,故此才能製造毒气。毫无疑问这些人在学理分析等都有一定能力,可是团体的力量足以让他们无知地坚信教主。所以如果要培育深度思考的能力,和不同观点的人交流很重要,其一是可以避免自己过分着迷某观点,其二和不同的人交流可以学习观看世界的不同方法,以及从他人的意见中修饰自己的观点。

参考资料:

    以毒攻毒!男子酒精中毒 医生狂灌5公升啤酒救他一命(中时电子报)Schlichting, M. L., & Preston, A. R. (2014). Memory reactivation during rest supports upcoming learning of related content. Proceedings of the National Academy of Sciences, 111(44), 15845-15850.Zimbardo, P. (2011). The Lucifer effect: How good people turn evil. Random House.

相关文章:

从个人幸福快乐到商业心理学:2019年心理学入门推介书单着名的「史丹佛监狱实验」到底有何问题?「人民圣殿」集体自杀事件:一位宠物猴子推销员,如何成为说服众人自杀的邪教教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