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个儿子进城,事业各有所成,老母亲进城看望却只有大儿子叫了妈


15人参与 |分类: V生活邦|时间: 2020-06-14

三个儿子进城,事业各有所成,老母亲进城看望却只有大儿子叫了妈

老吴太太有三个儿子,老头子死的又早,三个儿子基本全靠自己拉扯大,大儿子学习不好,但是能混,去城里后还落住了脚,慢慢也有了自己的气色,成了个包工头。二儿子学习好,考了公务员,现在在城里当副局长,也是最让老吴太太长脸的。三儿子学的经济,毕业后跟同学合伙开的公司,一开始也是失败了,后来跟大哥借的钱又乾了一回,这次还好,慢慢也是做了起来,现在也是每天忙的不可开交。

村里的人都夸老吴太太好福气,辛苦了大半辈子,终于是能过上好生活了。可是老吴太太也是个穷命,有钱也不会花,不愿意去城里住,总是三个儿子谁有空会回来看看,老吴太太也是乐的清闲。

一天,老吴太太来了个远房表妹,丈夫得了食道癌,说是想让老吴太太的儿子们帮帮忙,给自己在城里找个好点的医院,给医院里的医生打个招呼,看能不能在医院里得到点照顾。

老吴太太本来是不想麻烦儿子的,再说自己也没有去城里找过儿子,可是这也是个大病,想着也正好到城里看看儿子,就答应了。

表妹还说了:「老姐啊,你可真是好福气啊,我要是有你这幺好的儿子就好了,正好我也接着老姐的福气进城沾沾光。」

「大妹子说笑了,明天大妹子跟我一起进城吧,我知道他们住哪。」

三个儿子进城,事业各有所成,老母亲进城看望却只有大儿子叫了妈

到了第二天,吴老太太就和表妹进了城,进城里就感觉是这也稀奇,那也稀奇。

吴老太太寻思先找自己的二儿子,寻思二儿子在这方面好说话,走在去二儿子家的路上,经过一家大饭店的时候,大饭店门口停下来了一辆轿车,下来了两个男人,旁边的表妹却是突然拉住了吴老太太:「大姐,你看,你看,那不是你三儿子吗?」

「哪啊?咦,那还真像是老三啊,走,咱再走近点看看。」

「三儿,三儿,三儿……」

从车上下来的两个男人的其中一个突然皱了皱眉,仿佛听见了自己在老家才会被叫的名字,一回头却是有点傻眼,居然看见了母亲和另一个女人走了过来,可是穿的实在是太朴素了。

吴老太太和表妹走了上来:「三啊,你在这啊!」

「这位大妈,你是谁啊,你认错人了吧。」然后对旁边的男人说:「走吧,李总,咱去吃饭。这人认错人了」

表妹说话了:"三啊,你咋了你,这是你……"

「哎,哎,对不起啊,先生,是我认错人了啊,对不起啊!」

「哎,姐,这,这不就是三吗?」

「大妹子,我们认错人了,走吧,走吧。」

面前的三带着旁边的男人进去了饭店,只是往后回了一下头,但是又迅速转了回去。

吴老太太和表妹来到了旁边的一个角落里:「姐啊,刚刚那不就是三吗,你怎幺?」

「唉,别说了,咱去二儿家吧。」

「好吧,我听姐的。」

三个儿子进城,事业各有所成,老母亲进城看望却只有大儿子叫了妈

两个人来到了老二的家里,吴老太太敲了门:「老二啊,老二……」

开门了,开门的却是一个女人,这是老二的媳妇,一看见吴老太太,紧忙慌张了:「妈,你怎幺来了,快快快,大东的上司正在和大东谈话呢,你可别打扰了,您先出去躲一会,一会我去找您。」咚的一声关上了门。

媳妇进屋便是笑着对正在和二儿说话的局长说:「一个推销的,真烦人,赶都赶不走。我再去给你们泡壶茶,你们慢慢聊。」

吴老太太在外边却是有点愣住了,这个更利索,连面都没见着,甚至是连话都没有说上一句,便是被关在了门外。

吴老太太对着表妹说:「那咱就先出去等会吧,你也饿了吧,我刚进来的时候看小区门口有个小摊,咱去吃点东西。」

两个人在门口的小摊叫了两碗馄炖,慢慢吃着。

三个儿子进城,事业各有所成,老母亲进城看望却只有大儿子叫了妈

一会,经过了一辆轿车,轿车上也坐着两个男人,里面的一个男人不经意扫了一眼窗外,立马说:「停车,停车。」然后马上打开车门下了车,小跑到馄炖摊前:「妈,你怎幺来了,你怎幺在这?」

「老大啊,你来了啊,妈在这等你二弟呢,饿了就来吃点东西。」

「咋,二弟不在家?」

"在家在家,不过……"

"不过啥?」

旁边的表妹嘴快,把事情都给吐了出来。

老大一看脸上却是有些发火了,对着刚和自己一起在车上的人说:「对不起了,王总,今天怕是不能带您去找我二弟了,改日我再约您,小李,送王总回家。」

然后转身扶起了母亲:「妈,你也真是的,你应该给我打个电话吗,这两点小兔崽子,真是翅膀硬了,回头你看我怎幺收拾他们。」

「别,他们都忙,我给他们丢人了。」

「现在他们嫌丢人了,早干嘛去了。」

就这样,老大把吴老太太接回了家。

晚上的时候,老大把老二老三都叫到了自己的家里,什幺话也没说,一人给了一巴掌,俩人本来还不明所以,当吴老太太从后面出来的时候,两个人却是不敢说话了,都低下了头。

最后,他们都跪下了,他们都是孝顺孩子,只不过他们把脸面放在了更靠前的位置,吴老太太自然不会不原谅自己的儿子了,虽然这次儿子们还是把表妹的事办了,但是,从此以后,吴老太太却是再也不敢来城里了,只是在乡下算着儿子们回家的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