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挠电缆风波‧国能悄悄入村动工‧居民肉身挡神手


77人参与 |分类: V生活邦|时间: 2020-06-14
万挠电缆风波‧国能悄悄入村动工‧居民肉身挡神手(雪兰莪‧万挠1日讯)继今年3月企图进驻万挠新村为兴建高压电缆工程展开堆土工程受阻之后,国家能源公司(国能)在週四清晨天还未亮时再度入村,并展开“从后包抄”的手法;惟他们的伎俩被村民揭穿,双方因此展开近8小时的火爆对峙。间中,在国能神手开始动工埋入大水涵时,最为触动村民的神经线,村民还因此站在神手前,用肉身阻挡,场面险象环生。后来,在士拉央区国会议员梁自坚及万挠区州议员颜贝倪与国能官员交涉后,才出现转机。由于国能无法出示士拉央市议会批准动工的文件,迫使他们只能停工。从后包抄入村被揭穿一直到下午2时半,村民左盼右望的停工令才送抵。国能虽然一度挑起疑问,企图扭转劣势,最终基于停工令已发出,他们被迫撤退。不过,国能一名高级职员在离开时,抛下狠话说:“我今天暂时停工,但明天可能还会再来。”因此,看来村民仍无法高枕无忧。这项对峙所幸没有发生任何不愉快,只有颜贝倪的助理颜松志在跳过深坑时,不小心弄伤手。根据万挠新村村长吴亚九描述,国能一行近百人在清晨6时许就出现在马来村,企图绕后路静悄悄的进入村子。“我在接到村民的通知后,赶快召集村民,赶到现场了解情况。”他说,他们发现国能出动一辆神手,并且还有一辆载着大水涵的罗里,準备从村后动工开路,以便进入村内,展开高压电缆塔的兴建工程。他称,国能的神手上午7点朝村子方向驶入,惟村民在开始时,并没有阻挡,只是站在远处,隔着草丛观望,彼此没有直接对峙。他指出,国能人员在7时多左右开始穿过草丛朝村子迈进。颜贝倪在7时10分抵步后,马上到马来村与国能职员交涉,可是国能不理会,继续往前挺进。这期间,梁自坚加入交涉,惟国能依旧不理会。万挠中区电供计划复工国家能源公司(TNB)透露,万挠中区电供计划(CAR)工程将于週四,即12月1日起恢复施工。国能传输部资产发展局高级经理法依莎阿末说:“我们已于上週将通知函呈给雪兰莪州务大臣,通知对方国能会于週四继续工程。“她说,儘管如此,国能目前仍未接获来自雪兰莪州务大臣就此事所作出的任何回应。工程延误4年近乎完成的万挠中区电供计划工程,只剩下5座长达1公里的高压电缆仍未建造。法依莎说,如果中区电供计划无法继续,则半岛中部地区将发生停电风险,因为巴生河流域地区的用电需求越来越高,至于现有的系统已难以应付庞大的电供需求。”“我们不能再耽误,因为这项工程已延误4年。我们其实都在碰运气,我们也非常幸运,因为在这期间没有发生大停电事故,然而我们不能永远都碰运气。”法依莎说,雪兰莪州政府于今年9月初,委託海外咨询专家研究万挠居民所建议的替代路线,州政府当时向国能承诺会于一个月内定夺。不过,她说,如今已过3个月,国能仍未接获来自雪兰莪州政府的回应。她说,中区电供计划工程非常重要,因为它可避免中南马大停电事件重演。人墙挡神手挖坑吴亚九称,国能的神手在早上9时30分左右抵达万挠新村的第一个站点,并开始动工,推土挖地。在神手吊起大水涵,準备挖坑置入时,引起村民大力反弹,许多村民因此跨到对面,挡在神手前阻止神手继续操作。在人墙的阻挡下,国能只能暂时停工,而此时基于国能一直无法出示批淮工程的文件,使村民取得有力的谈判理由。在村民联络士拉央市议会,并承诺会发出停工令后,国能被迫停工。称无需地方政府批准据国能的职员指出,他们是根据联邦政府的法律,即任何涉及中央政府的工程,无需取得地方政府批准的理由,坚持他们的动工不违法。不过,国能最终因为接获士拉央市议会工程组主任奥斯曼的电话,通知雪州大臣经指示市议会主席拿督再纳阿比丁发出停工令,才暂时停工。国能职员表示,他们必须等到接到正式的停工令后才肯撤退。因此,双方继续留守现场,一直到下午2时30分,在士拉央派员送来停工令后,国能才肯停工,撤离现场,结束这一场对峙。士拉央市会发停工令士拉央市议会週四依据1974年道路、沟溪及建筑物法令第86(e)条文发出停工令,指示国能马上停止在万挠新村的工程。停工令是由市议会工程局主任奥斯曼发出。这封在短短几小时发出的停工令,是在下午2时30分,由市议会官员亲自送抵万挠新村,及时阻止国能展开工程。工程局是以这项工程经引起村民困扰及打扰了村民的生活,因此指令国能即刻停工。这个停工令一直生效至市议会及有关方面另有指示为止。拒接停工令与市会对峙虽然士拉央市议会官员亲自送来停工令,可是之前声称只要停工令送抵就撤离的国能还是不肯马上就範,留守在“对峙”现场的国能法律事务职员和高级职员依旧在最后“努力”,对市议会以“滋扰”理由指示停工提出质疑。他们以推土挖坑工程并没有涉及民宅,何来滋扰而与市议会官员争辩。双方围拢争辩近10分钟,国能才接过停工令。不过,接过停工令的国能高级官员却向村民抛下一句“狠话”说,他们今天就暂且停工,可是他们明天还可能会再来。在说了这句“狠话”后,这名高级职员可能发现此言不妥,随着改口风说,他们明天也不一定来,要看法律事务部的决定。国能随后在下午2时40分左右开始撤离,停在新村第一个点站的神手也轰轰隆的开走。至于村民,虽然大半也在随后撤离,但依然有数位村民继续留守,以防止任何变卦。电缆课题会议被迫展延国能工程人员突然抵达,迫使原本将会讨论万挠高压电缆课题的雪州经济行动理事会,也=因为两名直接参与处理万挠高压电缆课题的国州议员梁自坚和颜贝倪必须赶往“对峙”场地解决问题,而被迫展延。颜贝倪表示,经济行动理事会原定在週四的会议中讨论万挠高压电缆的课题,但国能的“搅局”,使会议被迫取消。她说,这个议程之前就曾经因为国能高层以太迟通知,不克出席而差一点腰斩,最后理事会还是决定继续议程,只是没料到还是出现变卦。颜贝倪接着抨击国能言而无信。她说,双方经高压电缆的课题达致协议,即等待国际谘询专家完成报告,国能却静悄悄来到新村。她强调,当时双方同意让一切回到圆桌上讨论,现在结果没有出炉,国能的神手就杀到。“国能的举动违背首相纳吉之前的承诺。首相到访万挠时,曾向村民承诺会介入这起事件,同时指示财政部副部长拿督林祥才接手,并成立特别委员会来处理。现在,特委会的蹤影不见,倒是国能先来了,中央政府要怎样解释呢?”梁自坚披露,根据国际谘询专家的报告,高压电缆绕道绝对可行,而且鉴定了最经济及影响最少的路线,可是国能坚持要高压电缆“穿过”万挠新村。他说,绕道的路线仅比现有国能坚持的路线长了少许,而且涉及增加的款额也不超过500万令吉。‧2011.12.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