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挠反高压电工委出示证据‧先有新村才有国能


84人参与 |分类: V生活邦|时间: 2020-06-14
万挠反高压电工委出示证据‧先有新村才有国能(雪州.万挠14日讯)万挠反高压电工委会出示证据力证“先有万挠新村,才有国能”,并驳斥财政部副部长拿督林祥才的“先到先得”论模稜两可,有偏帮国能之嫌。同时,工委会也谴责林祥才既然声称获得首相委派处理万挠高压电缆纷争,那就应该亲力亲为,而不是只敦促雪州政府或村民拿出证据。“他身为财政部副部长,要向土地局查证土地主权,以及通过内阁指示也是政府相关公司的国能採取其他替代路线,根本就轻而易举。1950年已有万挠新村由工委会主席吴亚九及副主席林成锠週三召成的记者会,获得万挠州议员颜贝倪及士拉央国会议员梁自坚出席支持。工委会也出示一封誌期,由雪州公共工程局工程部安置办事处致给Anglo Oreiental(Malaya)Limited的Rawang Concessions的函件,力证早在1950年,万挠新村已存在。工委会主席吴亚九在会上展示一张1961年的图测,力证国能原有的保留地是绕经新村后方的工业区,而非现有的新村地。他说,函件和图测都很清楚证明,新村土地属谁。他指出,工委会在高压电缆风波掀起后,已经把这些证据提呈给政府,所以林祥才应该知道这些证物的存在,不应该发表偏袒国能的言论。他促请林祥才不要只是听取国能的片面之词,而是应该召开圆桌会议,邀请雪州政府、国能、工委会成员及专家共商对策。他也斥责国能副主席(传递)拿督罗兹米在这起事件上一再刁难。“他叫我们五十多户人家作出牺牲,我倒认为,只要牺牲掉他(罗兹米),问题就可以解决。”斥林祥才偏袒国能他强调,如果政府言而有信,当年能源、水务与通讯部长林敬益曾说过的“只要州政府给地,高压电缆就可绕道”的言论,为何来到今日的州政府已给地,但国能却坚持非入侵新村不可?与此同时,他也斥责林祥才必须对所发表的“先到先得”论调作出更明确解释,而不是模稜两可,叫人摸不着头脑。2週内召专家商替代路线万挠州议员颜贝倪表示,雪州经济行动理事会将于两个星期内,在国际专家完成更详细的高压电缆替代路线报告后,再次与国能召开会议,以进行另一轮的探讨。顾问团提4可行方案她说,雪州经济行动理事会在上週五的会议中,向国能提出纽西兰顾问团所建议的4个替代路线方案,而国能表示,他们只会考虑第三项,也就是取怡保路大道上空的方案。“当时,国能要求雪州政府提呈更详细的报告,包括地质资料等。”她说,顾问团将深入探查4个替代方案,并且给予详细的报告。“我们会在下次的会议中,把所有替代方案的详情一併提呈给国能参考。”顾问团提出的4个可行方案,包括绕经万挠新村、绕经万挠柏兰岭工业区、怡保路上空和怡保路地底电缆。颜贝倪强调,政府应以民为先,国能即是政府相关公司,也应该有企业社会责任,以照顾民众健康为大前提。她也质疑林祥才自称受到首相委派处理万挠高压电的代表性。“如果林祥才获得授权处理万挠高压电问题,那为何工委会向首相署提问时,首相署却叫工委会向国能谘询,而不是林祥才?”士拉央国会议员梁自坚则认为,林祥才没有展开真正的调查,根本不懂问题所在,所以不应发表先到先得的言论。“这个言论根本是敷衍人民。我希望林祥才身为副部长,应通过内阁会议指示国能採用其他替代路线。”受邀出席会议却被拒门外吴亚九非议林祥才邀请他及林成昌出席上週四一项相信是关于万挠高压电缆问题的会议,可是却拒绝让他们进入会议厅,显示林祥才没有诚意解决问题。他说,他们当时特地前往国能八打灵再也总部,可是却不得其门而入。“我们看到国能、国阵士拉央协调官、马华成员等人都获准进入会议室,就连受替代方案影响的万挠柏兰岭工业区的业主都可以进入会议室,可是我们却被赶出来,连工委会的律师也不得其门而进。”等同被国能污辱林成锠也说,如果他们不获准进入会议室,为何林祥才要邀约他们?“他叫我们去,却把我们赶出来,等同叫我们去给国能污辱,让我们出丑吗?”“我们在门外待了大约一小时就离开,迄今没有人告诉我们会议的内容。”促林祥才出示证据林成锠指出,如果林祥才认为是先有新村,那就更应该讲清楚,这是否意味着新村主权在村民。“同样的,如果林祥才认为是国能先到,他也要拿出证据,并且向村民说清楚。”他说,依据历史,新村在1948年紧急法令下成立时,国能还没有来,国能是迟至60年代才进入新村,所以国能比新村先到的逻辑是说不过去的。“林祥才声称国能和州政府都曾说过,是国能电缆先进入新村。可是据我们所知,雪州政府不曾如此说过,而林祥才却全然以一个政治人物来处理问题。”国能60年代才入新村他说,林祥才应该拿出勇气,直接及清楚说明所谓的“先到先得”论调。如果证据显示是国能先进入新村,林祥才应明说;相反的,如果是工委会错,林祥才也应该坦诚说明,而不是含糊其词。他说,万挠高压电缆风波从2005年延烧至今,工委会和雪州政府一直都很有诚意解决问题,甚至聘请国际电缆谘询专家研究替代方案,可是国能每一次都用不同的理由拒绝绕道,坚持要入侵村民的土地,意图何在?‧2011.12.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