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途中遇见金刚经》:在香港被六字大明咒「嗡嘛尼贝玛吽」拯救


77人参与 |分类: V生活邦|时间: 2020-06-10
在香港被六字大明咒拯救

我被扒手洗劫了,钱包、护照、机票,不翼而飞,就在香港夜市里。一九八五年第一次离开台湾岛,自己一人旅行,途经香港往返加德满都。

我一直没搞清楚自己为何可以坚持四十多年来的惯性,随时随地念着观音六字大明咒,其实我心里没有期待,就只是漫无目标地念,至于,念出了什幺想法,也许便是偶然闪现的疑虑,让我灵光乍现地警觉,又忽然消散地遗忘,尤其是愈来愈流行念咒后,更莫名地感到,在香港被六字大明咒拯救我只能说,这是自己的经验,忍了许多年才写,不负责,也不想辩论这也许是个愚蠢的迷信行为。「嗡嘛尼贝玛吽」成为许多人朗朗上口的咒语后,带给我的,竟是隐隐然的羞耻感,从此再也不愿从嘴脣吐音,除非龟毛鸡婆地校正别人略显滑稽的发音。胡因梦曾批评我洁癖,彼时觉得是恭维,年纪渐长才发现是毛病。

当我知道这是藏王松赞干布要求大臣桑布扎远行印度求学,成功创立自己文字后,写下的第一句话,内心的触动,难以言表。嗡与吽,是顶门与气海之间上下气脉交流串通的动能音,你若竖起耳朵聆听,便能发现许多老喇嘛念咒时,声音共鸣力度导出的感染力。嘛尼是珠宝的意思,贝玛是莲花,这是讚颂观音如珠宝般珍贵,像莲花一样出汙泥而不染。藏人在念诵时,会因各自种族的方言,而发音不精準,根据老师们的指示,发音精準与否,不是必备条件,产生传承上的共鸣,才是关键。

但追究音準这件事,我绝对恶习难改,否则心理有疙瘩,便很难专注,为此,我刻意去上了藏文课,至少学会见字发音不烦恼,而且很巧地,老师恰恰是跟我一样对声音很计较的拉萨人。

多年养成习惯,让我不自觉地,便会打心中出现咒音,既然习惯了便由着咒音在心中生灭,不再为难自己,这终究是有用没用,放弃拷问。「我难道就不能做些无用之事?」即便一开始是为了解除心中的障碍,我问师父:「在路上遇到葬礼,或看到鸟兽尸体,能念些什幺吗?」我并非多幺有善意,只是想藉由超度的期待,来解除自心恐惧。对死亡,就像看到病毒的反应,具有极大的传染性,尤其是小时候经常在街头遇见声势浩大的棺材经过,妈妈都会摀住小孩的眼睛,这举动,只能增加恐惧与长期心理阴影。

住在九龙青年旅馆YMCA,价廉而乾净周到,至少人生地不熟需要的安全感是足够的。虽年近三十而立,毕竟首度出门且独行,再怎幺伪装,忐忑不安在心中的震荡仍然不小,当然,亢奋也能让自己偶而忘记恐惧,但忘记恐惧这件事,并不是好事,若非幸运,谁能保证这两个月的旅程完全不遇到麻烦或危险?对的,不出门则已,一走就是两个月,据说我娘开始每天进出我的卧室发呆,且担心着。

一开始,我买的机票是一个月往返,彼时还是远程发电报的年代,传真机尚未出现,更别提什幺电脑与网路了。长途电话,非常昂贵,没有人絮絮叨叨用电话聊家常,除非你真的含着金汤匙出生,而非辛苦创业致富。富不过三代,说的正是不会赚钱只会花钱,而且如流水般花在无谓之处。我上班的公司,几货柜的报价,也都透过字条打电报,除非真的十万火急遇到麻烦。而我,竟然打长途电话更改机票,在加德满都多滞留了一个月。

有谁相信,我在香港登上空蕩蕩的飞机,抵达灰扑扑的加德满都机场时,一对香港自由行的年轻夫妻,跟我六目相对异口同声地说:「这班飞机能带我们即刻返回吗?」没有滑行道,一片飞扬的尘土,以及行李带上厚厚的灰,比走进任何乡间小镇火车站还吓人,遑论蜂拥而上的掮客,抢着搬运行李与拉车兜生意。签证期满,我竟想方设法要延签。当年台湾护照受到尼泊尔外交与中国大陆交好的牵制,只签发一个月。

不知从哪里借来的胆子,我拿着护照,直接越过人山人海的队伍,闯进签证官主任办公室,敲敲门便走进去,坐下来聊天。签证官问:「为何想滞留?」我开始胡吹瞎侃这是多幺美好的国度,才开始认识便要离去,实在太可惜,更何况我还遇到了人生导师堪布阿贝仁波切(khenpo Appey Rinpoche)。签证官要我描述遇见的师父,脸色愈来愈喜悦,我便敞开来说得眉飞色舞,不知过了多久,签证官忽然跟我要护照,很乾脆地盖章,便放我走了。洋洋得意走出移民局,当地朋友问:「妳给了多少钱?」咦?要给钱吗?「他没跟我要钱就盖章放人啦!」朋友狐疑地看我:「那妳怎幺进去这幺久?谁带妳进去的?」我自己灵机一动进去的,没人带我:「告诉签证官我有多爱尼泊尔啊!他很高兴,就盖章了,还说不够再去找他,想住多久都行,让我住到想家为止。」这种不知天高地厚的行为,我绝对不敢再放肆一回。

心满意足并未依依不捨地回到香港,翌日便要返台,心情大好,便接受青年旅馆柜檯服务员邀约,带上背包夜游夜市。不富裕的我,竟能出门两个月还剩几千美金,记得当时尼泊尔汇率是一比二十二,三十年后贬值五倍,彼时却比今日宽裕许多,经常宴请当地朋友,毫无侷促之感。物价波动今非昔比,当地百姓的生活一如既往,近年再访,很替当地百姓难过,不由自主地为之垂泪,也慢慢理解了为何三两步便有一庙,大小寺庙林立,根本就是廉价的心理治疗啊!

在旺角夜市忽然想买点小礼物,掏背包时,才满头大汗发现,集中证件与现金于钱包,是多愚蠢的行为。

没有信用卡的年代,兑现美金旅行支票,必须有护照。行李箱躲藏的支票,没有护照,等于废纸,即便柜檯小哥认识我,也没用,那时没电脑,没有纪录,无法查找。没现金,我连旅馆都走不出去,无法结帐,无论我如何哀求都无效。

痛苦而慌张地回到房间,苦思走出旅馆的方法,难道我要去坐牢吗?那没有手机的年代,连打电话求救都要现金啊!

然后,几近无耻的我,开始大礼拜向虚空中的观音求救,口中念念有词地朗诵六字大明咒,一贯不出声的我,愈念愈大声,跟寺庙里的村姑村妇一样,声泪俱下。

哭累了,一觉醒来,只得硬着头皮下楼,跟柜檯小哥商量是否有通融的办法,即便如此,没有护照与机票,怎幺回家?愈想愈害怕,恍恍惚惚地走进电梯,里面站着中年男子,见我几秒便问:「看妳愁容满面,出了什幺事?」向来对男人心生警惕的我,立刻把眼前陌生人当成观音菩萨化现,以极快的速度描述困境。

陌生人先带我去移民局拿到临时证件(幸好我记得台湾身分证字号),再去泰航查订位纪录补办机票,陌生人帮我缴了罚款,带我去尼泊尔皇家航空拿飞入香港的纪录证明,才能再去移民局取得返台文件。韩国商人塞给我两千港币便去上班,而我要了名片,再三强调返台后必定奉还借款。

心里不慌了,便能踏实地思考。航空公司发电报给加德满都总部,才能要到旅客名单,至于几时回覆,美美的柜檯小姐说:「通常至少一星期吧!他们动作很慢的。」我脱口而出:「今天必须拿到,我要搭明天的航班回家。」决定坐在沙发上等待,拒绝回旅馆等候。人美心也美的女孩见我如此坚持,便一改初衷地打长途电话帮我催促,得到的答案依然是几天后。「没关係!我可以等到妳下班再走吗?真的很感谢妳!」移民局六点关门,我不断地看着手錶,时间的迫近让我开始汗涔涔。

美得让我目不转睛不断偷看的女孩忽然尖叫:「来了!来了!真是奇蹟,妳太幸运了!」手錶指着五点四十五分,我抓起电报边跑边谢,冲出大门,听到女孩远远地大喊:「加油!祝妳一切顺利!」

交通堵塞的下班时间,焦灼地拦车,生气香港司机的傲慢无礼,空车也不停,一辆辆在我眼前呼啸而过。红灯前忽然停下一辆大红敞篷跑车,坐着洋人,我只犹豫一秒便冲过去:「能带我去移民局吗?」洋人理解地一笑:「上车!」只剩下十分钟,洋人边解释边逆向行驶,短暂地违法才可能达阵。他把车停在移民局对面路边时,铁门开始往下滑。「快跑!」我无视车来车往,直接弯身冲进了移民局,门口守卫目瞪口呆地看着我跑上二楼,窗口官员们正在收拾文件,等我气喘吁吁递上补办机票、入境名单纪录与临时文件后,移民官笑问:「妳就这幺着急回家吗?妳现在是合法居留,我可以多给妳一周签证,趁机在香港多玩几天,你们台湾人不是很喜欢滞留香港吗?」我几近严厉地表示,一点也不喜欢香港:「我明天就要回家!」

「妳确定妳是台湾人吗? 妳英文说得这样流利,不会说中文吗?」我着急又生气地说:「是因为你们香港人的中文很烂,我赶时间才说英文。」移民官哈哈大笑:「可是你们台湾人的英文很差啊!」我立即反驳:「谁说的?我们台湾人都会说英文。」看到移民官终于盖章,才鬆口气解除警戒,忽然发现自己太冒失已来不及,幸好移民官心情好并不介意。其实,说了两个月英文,忽然要说中文有点结巴。

走出移民局,站在黄昏中的香港街头,车来车往,知道自己终于能上飞机,仅只用一天时间办完所有需要的证件,忍不住仰头寻找观音菩萨的蹤迹,为自己多年来的疑神疑鬼汗颜。

有这次经验,我又悄悄偶然检测了观音心咒的力道。在朋友们私聚讨论超能力的场合,不出声默念,在众目睽睽下,用心念遥控了电视机转台等无聊游戏。现场教授们要求继续用仪器检视我的脑袋,我拒绝了,也没有表示或许是自己念咒产生的影响力。心知肚明,但无法解释,只会招来胡搅蛮缠。毕竟,科学、哲学与信仰之间的鸿沟,仍有亿万光年的距离。

我只能说,这是自己的经验,忍了许多年才写,不负责,也不想辩论。之所以决定写,只是证明,我是个疑心病很重的人,仍然留缝隙给自己体验不可思议,这也许就是佛陀说的,我累积了多生多世福德,才得以享受今日的功德,如是知如是见如是信解不生法相。愿意相信,真是不可思议的功德。

相关书摘 ►《旅途中遇见金刚经》:世纪灾难怎幺会发生在尼泊尔这样的佛教圣地呢?

书籍介绍

本文摘录自《旅途中遇见金刚经》,有鹿文化出版

*透过以上连结购书,《关键评论网》由此所得将全数捐赠儿福联盟。

作者:陈念萱

送走我们挚爱、尊敬的人,
在死亡面前,我们想要的,值得吗?

勇闯尼泊尔签证处、香港失财遣返惊魂、
旧金山独揽百人宴、登高原荒诞抗高反……
也许每回旅行都是一次绝无仅有的大灌顶?
作家陈念萱游历四方,追寻本心的觉悟书写——

生命痛得太喧嚣,
我们不如在苦难中寂静飞翔

「我只能说,这是自己的经验,忍了许多年才写,不负责,也不想辩论。之所以决定写,只是证明,我是个疑心病很重的人,仍然留缝隙给自己体验不可思议,这也许就是佛陀说的,我累积了多生多世福德,才得以享受今日的功德,如是知如是见如是信解不生法相。愿意相信,真是不可思议的功德。」——陈念萱

踏过印度的垢净、尼泊尔的尘嚣与不丹的神祕,走遍中国大江南北,横越各大洲,作家陈念萱一路游玩历险,追寻本心。如梦似梦的线隐隐牵引踏上朝圣路,她一次次在旅途中不期撞上《金刚经》佛语的醍醐灌顶。

她曾于异地丢失钱包护照,获得陌生人布施的温暖;也曾在心最苦痛时,因倔强不愿开口求援,却遇恩师及时破解她内心的封闭时空,击溃她的傲慢与偏见。旅行的所见所闻,让她回望生命的本质,领略信仰是对自我、宇宙更进一步的了解。点滴的叩问与顿悟,酝酿成33篇动人的心灵觉悟书写。


《旅途中遇见金刚经》:在香港被六字大明咒「嗡嘛尼贝玛吽」拯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