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eith Wade 强美元低油价 利好已发展市场


91人参与 |分类: L滴生活|时间: 2020-06-07
Keith Wade 强美元低油价 利好已发展市场

由于我们对已发展及新兴市场的评级作出温和下调,我们已将2015年环球经济增长预测调低至2.4%。儘管第二季度环球需求回升,但并无预期般强劲,而且有迹象显示市场已积累过多库存,特别是新兴市场。然而,由于油价下跌的利好作用持续为消费开支带来支持,我们仍认为使用大量石油的经济体系将出现复甦。

按期货价格计,我们认为今年油价将下跌约9美元,而2016年将下跌16美元。这将为已发展市场的消费带来支持,但却不利于新兴市场,因为新兴市场对能源产量的依赖较高,能源价格下降对于新兴市场家庭及企业的利好作用较低。油价下跌亦会进一步阻碍美国的能源投资,而按钻井数目计,美国能源投资已出现暂时靠稳迹象。

本轮从能源价格下跌到经济增强的滞后时间较长,但随着石油消费者的支出高过生产商的减产幅度,我们仍认为油价下跌将促进未来几个季度的消费开支及环球经济增长。我们见到美国第二季度国内生产总值数据已反映出这点,其中消费已经增强并抵消能源行业资本开支下降的影响。然而,并非所有已发展经济体系都会受惠。例如日本,消费下降导致第二季度经济疲弱,促使我们下调2015年的增长预测。

对于2016年,随着20大先进经济体系终止紧缩政策,环球经济形势改善,预期美国财政政策将会放宽,而欧罗区及日本将维持不变。由于七大工业国明年将实施财政紧缩,英国将较为突出。

新兴市场面对潜在滞胀风险

对于新兴经济体系,我们预测2016年中国经济将继续减速,但由于俄罗斯及巴西出现靠稳迹象,金砖四国明年的增长率将会提高。明年环球经济增长将维持于2.9%不变,但已发展与新兴市场之间的平衡将会进一步偏向于前者。这主要反映美元靠稳及商品价格下跌的状况。

我们预期2015年通胀将维持低企,但已发展经济体系的通胀下调将被新兴市场的通胀上调所抵消。货币疲弱以及缺乏能源成本下降的利好因素,是新兴市场表现令人失望的主要原因。经济放缓及通胀上升的共同影响,意味着新兴市场经济体系已经转向滞胀的方向。

滙率及商品价格扭转环球形势

美元升值将会拖累美国及美元挂鈎经济体系(如中国)的经济增长。与此相对的是,欧罗及日圆贬值将对欧罗区及日本产生利好影响。利率方面,我们认为日本及欧罗区持续实施量化宽鬆政策以及中国减息同样利好。美国及英国转趋中性,以反映未来几个月加息(但实际利率仍较低),以及银行借贷环境放宽及信贷正增长的影响。

加入财政政策及商品价格的影响,能够反映今后经济增长面临的阻碍及利好因素。例如,日本及欧罗区面临通缩忧虑及需要透过政策提供支持。然而,即使假设中国能够提供另外的政策支持,我们亦可能会质疑中国是否拥有足够的刺激方案。我们仍需观察中国会否加入货币战争,以及使用人民币作为支持经济增长的宏观工具。新兴市场商品出口商仍处于困境,因为随着出口收入恶化,货币疲弱使利率维持高企。英国将于明年收紧财政及货币政策,因此我们预测英国经济将会失去动力。财政紧缩将对英伦银行的加息造成限制。

欧美多项风险值得关注

风险的平衡仍倾向于出现通缩结果(经济增长及通胀减弱),而中国发生经济硬着陆的机会最高。希腊退出欧罗区仍为欧罗区带来风险。儘管希腊政府已确保能够获得第三轮救助,但鉴于希腊仍需要确保某程度的债务减免,相关协议最终仍可能出现动摇。若果希腊方面爆发混乱并向外扩散,或称「恶性希腊脱欧」,风险将扩散至环球层面。

美国经济衰退是另一种可能出现的情况。市场担忧美国经济仍然脆弱,并可能在受到意外冲击的情况下陷入衰退。为了将这种情形与其他可能引发美国经济严重衰退的情形加以区别,我们已假设将会出现由内部产生的冲击,其中企业破产将会损害商业信心,从而导致就业及资本开支大幅缩减。

近期的人民币滙率下调促使亚太区各货币贬值,对货币危机造成新的局面。这些货币此前较为稳健,但由于其竞争力可能会由于中国(这些国家的最大贸易伙伴之一)的货币走势而下降,目前这些货币正对此作出反应。虽然中国的这种举动或会受到批评,但我们需要谨记的是,实质问题是由日圆贬值所引发。目前而言,日圆及欧罗仍在货币战争中佔优势。

最后,我们继续得出「油价长期低企」的情况。儘管此种预测与近期能源成本大幅下跌的事实大致相符,但此种预测亦显示,油价将于2016年跌穿每桶40美元及维持在该大约水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