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拍上瘾的19世纪伯爵夫人


56人参与 |分类: L滴生活|时间: 2020-08-01

自拍上瘾的19世纪伯爵夫人

  十九世纪的卡斯堤里安伯爵夫人(Countess of Castiglione)非常喜爱自己的样貌,在她六十多年的人生过程中精心策划和拍摄了数百张人像照。儘管许多人只是把她当作无可救药的自恋狂,但她的摄影作品彷彿诉说着人类或多或少的自恋性格,并预示了百年后稀鬆平常的自拍风潮。

  卡斯堤里安伯爵夫人本名为维吉妮亚・欧都尼(Virginia Oldoini),她出生在义大利的贵族世家;从1856至1895年的四十年岁月,她与摄影师合作捕捉自己身穿华丽礼服和各式各样奇装异服的美丽倩影,而且她不单纯是个受人指使的花瓶和模特儿,伯爵夫人不仅对拍照极其狂热,还坚持亲自指导每张照片的细节:包括服饰穿搭、取景角度,以及后製处理方式。

  在她生活的时代,倾慕者夸张地将她形容为「奇蹟似的美丽」或「维纳斯从奥林匹克山下凡」,但其他同时代的人却认为她太过于自恋和自我中心,因为她几乎从来不和其他女性说话。

自拍上瘾的19世纪伯爵夫人

  伯爵夫人的故事始于十九世纪中叶,她十七岁时嫁给了义大利的卡斯堤里安伯爵;1855年,结婚近两年后她随着丈夫前往巴黎,而伯爵夫人被表哥──义大利统一运动领导人物、时任萨丁尼亚王国首相卡米洛‧加富尔伯爵(Camillo Benso, Conte di Cavour)──秘密地委託一项重要使命:说服法国皇帝拿破仑三世同意和支持义大利统一。据说加富尔伯爵告诉她无论用什幺方法都行,只要能成功就好。想当然,伯爵夫人并没有依循正常的外交路线,而是用美色诱惑了法皇拿破仑三世,并顺理成章成为其情妇。

  这段关係非常短暂,仅持续不到一年的时间。但无论这段关係是基于利益或是个人乐趣,它都让伯爵夫人声名大噪。每当她进到一间屋子,所有人的目光都聚焦在她身上,而她的装扮也是朝堂上的议论焦点。有一次,她大胆地出现在皇帝身旁依偎在他的手臂上,而且还打扮得像是《爱丽丝梦游仙境》里的红心皇后,这件事让正宫皇后勃然大怒,并嘲讽地对她说:「夫人,你的红心皇后看起来有点低俗呢。」

  1857年,她与丈夫分道扬镳,由于妻子公开的外遇和坏名声,他愤怒地写下:「我们的分离无法挽回。」接着就悻悻然地回到义大利继续过他的伯爵生活。

自拍上瘾的19世纪伯爵夫人

  所有伯爵夫人在巴黎建立的关係之中,最重要也维持最久的便属「照相机」。就和其他着名的社交名媛一样,她也跑去位在嘉布遣大道的梅尔-皮尔森(Mayer-Pierson)摄影工作室,给帝国御用摄影师、擅长银板摄影的皮埃尔-路易斯‧皮尔森(Pierre-Louis Pierson)照相。当时,精緻地手工上色照片被认为是奢华和新奇的新技术。而且就和现代差不多,他们也会运用简单的特殊处理修饰照片让人像变得更漂亮,例如把皮肤变平滑或提升整体对比度。

  拍完人生第一张个人照片后,从1856年至1867年间伯爵夫人一次又一次地回到工作室与皮尔森密切地合作,她的自拍生涯一直到十九世纪末才随着生命结束停止。虽然名为「合作关係,但实际上伯爵夫人握有全权:她精心挑选饰品、服饰套装、布景、取景角度,以及后製处理。

自拍上瘾的19世纪伯爵夫人

  他们的拍摄主题和角色大多取材自神话故事、艺术、小说人物或是《圣经》,其中包括莎士比亚笔下的马克白夫人、英王亨利八世的第二个王后安妮‧博林、《圣经》里的示巴女王、次经《朱蒂斯传》的女英雄朱蒂斯、修女、中式旗袍,甚至还扮演过尸体。

  除了各种赏心悦目和角色扮演的照片,有些照片主题则令人感到不安。当她与已经形同陌路的丈夫争取孩子抚养权时,她将一张题为「复仇」,披头散髮并手握刀子的照片寄到丈夫手中。

  随着年华老去,伯爵夫人晚年住在一间没有镜子的房子,彷彿不愿意面对自己衰老的容貌。她白天很少出门,偶尔才会继续进行拍摄计划,评论家描述这时的照片比起早期作品,更为病态、不安和紊乱。卡斯堤里安伯爵夫人于1899年离开人世不久前,她还正準备策划一场回顾展览,展题名为「本世纪最美丽的女性」。

自拍上瘾的19世纪伯爵夫人

自拍上瘾的19世纪伯爵夫人

自拍上瘾的19世纪伯爵夫人

自拍上瘾的19世纪伯爵夫人

自拍上瘾的19世纪伯爵夫人

自拍上瘾的19世纪伯爵夫人

自拍上瘾的19世纪伯爵夫人

自拍上瘾的19世纪伯爵夫人

图片出处:Buzz Fe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