稀土厂风波‧拯委会杯葛听证会‧特委会拒给发言者免控权


53人参与 |分类: L滴生活|时间: 2020-07-28
稀土厂风波‧拯委会杯葛听证会‧特委会拒给发言者免控权(彭亨‧关丹10日讯)莱纳稀土厂国会特别委员会举办公共听证会期间,许多到场的民众及拯救大马委员会因担心他们会因为发表对莱纳稀土厂不利的看法,而遭该公司起诉,因而纷纷要求特委会给予发言者“免控权”,以便民众能畅所欲言的表达他们的看法,但却遭该特委会拒绝,结果,拯救大马委员会因对特委会感到失望,加上双方无法达致共识,而决定杯葛有关听证会,并提早离场,以示抗议。进场不到15分钟离场莱纳稀土厂国会特别委员会週四在彭亨大学举行公共听证会,但出席的民众及团体代表只有十多人,反应冷淡。听证会是于下午3时正式展开,莱纳稀土厂国会特委会也藉此接见个人及合法注册团体,以聆听他们对稀土厂的意见。当局也在关丹大学外临时搭起帐篷,并置放电视以直播听证会,让在外等候的人士可以观看。据记者现场所见,前来参加听证会的民众和团体都对特委会的表现感到失望,特别是拯救大马委员会成员更是在进入会场不到15分钟,即因为无法与特委会达致共识,而决定杯葛听证会。拯救大马委员会主席陈文德说,他对这场听证会感到极度失望,因为特委会还未听完所有民众的建议和看法,就率先判断莱纳稀土提炼厂是安全的。他指出,特委会此举等同是“先上车后补票”,且与听证会应有的功效背道而驰。此外,针对民众指特委会未聆听所有出席者的看法就妄下定论一事,特委会主席卡立诺丁说,他并没有下定论,他只是根据专家提供的数据来回应民众,而这并非他个人的定论。拒给免控权无法揭数据拯救大马委员会主席陈文德说,他们原本準备了许多数据和证据给莱纳稀土厂国会特别委员会,但因特委会拒绝给予免控权,使得他们无法在听证会上揭露这些数据和证据。“这场听证会既起不了作用,同时也不中立和有偏差之嫌。我在进入听证会后,就要求特委会给予发言者免控权,以便我们提供证据给特委会,但特委会却指没有这个权力,因此,我们一行4人进入会场15分钟后,就因无法达致共识,而决定以离场方式杯葛听证会。”他强调,该委员会原本希望通过与特委会交换条件的方式,把有关证据和数据提供给特委会,但特委会却不给机会,因此,这场听证会根本发挥不了任何作用。指民众不了解课题源头莱纳稀土厂国会特别委员会主席卡立诺丁指出,今次前来出席听证会的民众所提出的问题出现一面倒的情况,他认为,这是因为民众不了解有关课题的源头。他说,特委会今次前来就是为了收集更多资料,但一些前来的团体和民众却要求特委会给予免控权的待遇,而特委会并没有给予免控权的权力。“所有前来听证会的人士都不应该只为了讲而讲,我们其实是要聆听民众的心声,但却得不到。”他指出,在听证会结束后,特委会还有一个月时间可以运作,因此,特委会最快会在下个月把一份总结报告提呈给国会。促设诊所提供免费治疗关丹老市民组织的代表要求莱纳从盈利中拨出鉅款,以在稀土厂附近兴建一间诊所,以为暴露在辐射及环境污染中的居民提供免费药物及治疗。现年71岁的陈振华与另3名朋友组成“关丹老市民”团队出席公共听证会时,向该委员会提出上述建议。“一旦莱纳投入操作,它所带来的负面影响绝对难逃社会责任,所以该公司应该以当地人民的健康为优先考量。”他认为,除非原子能执照局拿出数据证明稀土的生产过程没有辐射,否则他们一定会坚持反对稀土到底。此外,陈振华提到,既然莱纳声称工厂运作时所排出的大量污水经过过滤后,直接排入河流的污水是安全的,那他也要建议莱纳全面循环再用这些污水,以避免因大量的消耗水源,为向来频密发生水供中断问题的关丹带来更高的负荷,同时也可降低污水排放率。“政府在监督稀土厂的运作同时,也应该对关丹格嘉宾工业区现有的化学厂、塑胶厂、钢铁厂等重工业排污课题採取更严厉的管制,把目前已经出现的环境污染水平儘量可能地降低。”陈振华说,在针对稀土放射性废料的安全性课题上,专家们已经分成两个支派,众说纷纭,人民已经不懂得该相信哪一方。“虽然我们在数月前曾经3次获得允许参观稀土厂及拍照,并且获得莱纳高层接见及给予汇报,他们也强调永久废料储存设施可靠没问题,但我们都没有尽信。”莱纳:若年赚10亿元拨1千万监督废料处理国会稀土遴选委员会主席拿督斯里卡立诺丁披露,莱纳公司允诺,一旦该公司投入操作后并在一年内赚取10亿令吉的话,该公司将毫不犹豫的从这笔盈余中,拨出1%或1000万令吉给国家研究发展局和原子能执照局,以作为监督莱纳公司稀土废料处理的费用。一再保证谨慎处理废料他说,这1%盈余如果是1000万令吉,当中的50%是拨给国家研究发展局,另50%则拨给原子能执照局。“我认为,莱纳公司投入操作后,除了可以为国家带来许多正面的效应及协助国家发展外,同时还可以造就700个就业机会。”卡立诺丁週四中午在莱纳公司听取汇报会和参观该厂后,在莱纳公司会议厅的记者会上说,莱纳公司虽然是一家外资公司,但该公司若要获得营运执照投入生产,还是要通过全民同意才行,因此这个由他为首的国会稀土遴选委员会,将扮演重要的角色。“在汇报会上,我们也了解到整个稀土的生产和废料的处理,莱纳公司也一再保证,会非常谨慎和专业的处理稀土废料。”他说,根据莱纳公司的解释,该厂设立的地点并非外界所说在人群密集的住宅区,而是离开人群或民居6公里以外的地方。“莱纳公司也拿出证据证明,该公司并非不可以在澳洲设厂,而是当中涉及经济考量和一些因素,因而才决定在我国设厂生产稀土。”他指出,该公司也认为我国拥有非常好的地点和能源,还有较低廉的工资,因此认为在我国设厂的经济效应远远比在澳洲设厂来得划算。“莱纳也认为,我国还有非常多的专才和工程师,因此处理稀土废料并不会造成困难,并认为我国有专才及能力处理稀土废料。”出席汇报会者尚包括国会遴委会的4名议员,分别是巫统哥打毛律区国会议员拿督阿都拉曼、马华地不佬区国会议员邓文村、民政党新邦令金区国会议员梁德明和土保党峇丹砂隆区国会议员南茜苏克利。【热点新闻:稀土厂风波】‧2012.05.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