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山大道投身摄影半世纪79岁天天街拍不言累


98人参与 |分类: L滴生活|时间: 2020-07-18
森山大道投身摄影半世纪79岁天天街拍不言累森山大道投身摄影半世纪79岁天天街拍不言累森山大道投身摄影半世纪79岁天天街拍不言累森山大道投身摄影半世纪79岁天天街拍不言累森山大道投身摄影半世纪79岁天天街拍不言累森山大道投身摄影半世纪79岁天天街拍不言累森山大道投身摄影半世纪79岁天天街拍不言累森山大道投身摄影半世纪79岁天天街拍不言累

日本艺术家森山大道(Daido Moriyama)于1964年以独立摄影家的身份出道后,便和摄影紧紧相伴逾半世纪。虽然现年79岁的他已届耄耋之年,但却精神矍铄,依然每天在街头随走随摄,健步如飞,享受街拍的乐趣。

日本艺术家森山大道在日本摄影界是广为人知的重要人物,他的作品影响与冲击日本美学的发展,以及全世界的摄影师。

东南亚艺术收藏家Joshua Lim今年在吉隆坡冼都成立新画廊后,所举办的首个展览就是展出森山大道的作品,藉歌颂摄影艺术来拥抱城市生活。

即使世界各地许多权威性机构如Joshua Lim般曾为森山大道举办国际大型个展,但许多东南亚人还是不太了解他的摄影艺术和发展。

创粗糙模糊离焦摄影美学

Joshua Lim的画廊所展出的“森山大道:绘製城市”,就是马来西亚的第一场“森山大道作品展”,由新加坡独立艺术空间DECK总监李锦丽策展,以追溯艺术家对“城市”尤其是东京的迷恋及兴趣。

这次的展出作品共38张,大部分是自1960年起的作品,少量是于2015年所摄的东京景色,以及一些森山大道的代表作,如《狩人》系列之《野犬》。

李锦丽在导览时说,在手机随时随地可以拍摄的年代,摄影已是非常的普遍,导致摄影艺术的存在经常受到质疑。不过,从1961年开始投入摄影活动的森山大道,却是至今依然活跃于拍摄工作。

“很多人称森山大道为街头摄影大师,他也从来没有否认过,但他绝对不是记实摄影师或新闻摄影记者。他强调,他的存在是想知道摄影可以有怎样的贡献。他视摄影为很强的媒介,他可以通过它来传达想法和哲学。所谓街拍是到处游走拍摄,但森山走在街上进行拍摄工作时却多是体验,而不是纯粹拍照。他尝试超越街拍摄影,因为照片并没有完全告诉你我在城市所经历或体验的,你需要超越框框去想像。”  

因此,森山大道创作了独特的摄影美学──粗糙、模糊、离焦(日文为Are-bure-boke),打破了在六十至七十年代佔主导地位的直接记实摄影趋势。

即使是当时日本正努力从二战破坏中重建,森山大道却从未埋头于记录客观现实。相反的,他热切地质问观看的行为和摄影本身。

森山大道认为,视像是不可能完全被称为现实或记忆。

在一次访谈中,森山大道分享了他人生中最黑暗的时刻,那是在七十年代后期,他与相机隔绝的两年期间。自此之后,摄影便每日陪伴他,从东京到纽约以及全球各城市。近年来,他开始重新审视自己周遭的环境,包括东京池袋区和他最喜欢出没的新宿。

不在乎媒介只在乎成品

代表森山大道来马参加其作品展“森山大道:绘製城市”的是他的侄儿森山想平,也是森山大道写真财团的代表理事。

询及森山大道近况时,森山想平说,虽然森山大道已是79岁,但他还很好,每天在街上随走随摄,享受街拍的乐趣。“他很独立,未附属于任何机构或画馆,这让他可以更加自由的拍摄。”

他强调,拍摄就是森山大道的生活。至于灵感,他指森山大道其实没有思考如何拍摄,也没有概念或主题,并不像西方摄影师的风格。“他用直觉拍摄,没有头绪地街拍,比如拍了约两万张后,他再筛选照片来印刷。”

森山想平与叔叔共事约8年,目前还学习着如何筛选作品。“虽然森山大道锺爱黑白照,但他深明科技对摄影的重要性,所以一直没有抗拒高科技,现在更是使用数码相机拍照,反而可以拍出更多作品。”

他披露,森山大道不在乎科技,因为现在每个人都可以用手机拍照。

“他没有手机,只有一个使用方便的小型数码相机,因为不需更换菲林。他也不在乎拍摄的媒介,只在乎成品。”

他说,森山大道从杂誌开始学习摄影,所以他始终坚持印刷本,包括杂誌和海报,并认为这些媒介都是摄影的基础。除了黑白照,森山大道也偶有彩色照片,比如《Pretty Woman》系列。 

森山大道生平简介

森山大道1938年生于大阪池田市,他是日本代表性摄影家。他原是通过研修成为平面设计师,后因担任岩宫武二和细江英公的摄影助理而转向摄影发展,1964年,他以独立摄影家的身份出道。

1967年,他凭藉着在《相机每日》(Camera Mainichi)月刊发表的《日本剧场写真帖》作品获得日本写真批评家协会新人奖。近年来,森山大道在旧金山现代艺术博物馆(1999年始巡迴到纽约大都会博物馆与日本协会画廊展出)、大阪国立美术馆(2011年)及伦敦泰特现代艺术馆(2012-13年和威廉克莱因的双人展)等举办大型展览。 

2012年,他荣获纽约国际摄影中心所颁发的无限奖(Infinity Award),进一步巩固他的国际地位。他的摄影集有2002年的《新宿》、2012年的《黑白》与《色彩》,以及2015年的《犬与网袜》。

以一棵树解释摄影学

森山大道的作品是六十年代日本摄影美学崛起的标誌之一。当时的摄影分为两种,即新闻摄影和商业摄影,但森山大道踏入摄影界时,却没有将自己归类在任何一方。

李锦丽解释说:“因为他不是在作记录。他认为,摄影不能给予完整的故事,但可能提供总体的概况,让大家想像城市如何运作。他强调摄影超越描述,可以表达出那个时代的社会情感。所以,他通过摄影所绘製的城市不只是东京这个城市,而可能是任何一个城市。”

一些人在欣赏森山大道的作品时也许会问:“如何将他的作品连在一起?”原来,森山大道的每项作品都很独立,且没有连续性的故事,也没有可归类的主题,更没有所谓的开始或终点。

“森山大道不在乎主题。他主张的摄影无关主题,而是超越精神状态、城市动脉和生命。

1972年,他引用一棵树的力量解释他的摄影学。当他拍摄一棵树时,那张照片也许是要告诉你所有关于树的事,但它不可能做到这一点,它只能给你一个大纲。换言之,一张照片可能告诉你一个城市的所有事情吗?其实,它只可以绘製一座城市的可能性,让你知道这城市可能是这样的。” 

坚持印刷出版物

现代人拍照后常通过社交媒体与人分享,导致照片没了明确的形式。森山大道却一直坚持印刷出版刊物,即使在印刷本一直退化的年代,他至今仍出版约300本刊物,还是秉持先印刷后展览作品的理念。

何以森山大道的作品至今依然重要?李锦丽说:“回到他的年代和环境来看,当时的物质变化,即从菲林拍摄到图像,然后处理成照片,这过程使物质转形,将偌大景象摄进黑箱,缩小成为菲林,然后再印刷成照片。你可以说照片更胜千言万语,但所谓的言语也不能形容所有事情,所以,照片超越拍摄的工作。”

因此,出版物成为森山传达摄影想法的重要管道。“每张照片都有关係,但你翻看时,你不会知道接下来一页的照片会是什幺。从第一张到最后一张,它们都有连续性,只是没有总结。”

照片风格激进夸张

森山大道于1961年从大阪搬到东京,并抱着成为专业摄影师的梦想。当时,年轻的森山大道完全被东京迷住,尤其是二战后重建的能量。他住在新宿红灯区,为不少杂誌拍摄娱乐性照片,受到很多欧美文化新元素的影响。    

森山大道在美国摄影师威廉克莱因和小说家杰克凯鲁亚克小说《在路上》的强烈影响下,于1972年出版代表作品《狩人》,以表达日本年轻人当下自由和没有界限的精神。 

《狩人》里突兀、不和谐的照片曾被森山大道形容为“类似一种从日本各地透过移动车窗口的影像路线图”进入城市、穿过街道、沿着小巷,密集的粗粒子和饱和的黑色。这些激进、夸张的照片建立了森山大道的标誌性风格。

其中一张作品《野犬》犹如森山大道的眼睛,自由地徘徊在东京的神秘和慾望中,像一只流浪狗四处觅食。

“对我来说,在你思考意义之前,眼睛就已决定你拍摄的照片,这是我有兴趣捕捉的现实。”

1982年,在《光与影》作品中,森山对他周围的环境採取了较柔和及内省的看法。类似向给予形态及照明的光表示敬意,《光与影》 唤起平凡中的美丽,进而创造了一种已改变的摄影形式。

森山大道绘製城市

展览地点

A+ WORKS of ART

d6-G-8, Pusat Perdagangan d6,

801 Jalan Sentul,

51000 Kuala Lumpur.

展览日期时间

即日起至9月9日

週二至週六中午12点至下午7点。

週日、週一和公共假期休馆。

联络电话

018-333 3399

网站

www.aplusart.asia

面子书

www.facebook.com/AplusArt.asia/

/李翠媚.2017.09.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