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Lange Sohne 手雕表盘凹凸感 读时 也读


68人参与 |分类: L滴生活|时间: 2020-06-06
A. Lange  Sohne 手雕表盘凹凸感  读时 也读 A. Lange  Sohne 手雕表盘凹凸感  读时 也读 A. Lange  Sohne 手雕表盘凹凸感  读时 也读 A. Lange  Sohne 手雕表盘凹凸感  读时 也读 A. Lange  Sohne 手雕表盘凹凸感  读时 也读Watches&Wonders告别香港,不少原定参与W&W的腕表品牌突然多出了空档,纷纷在夏末举办活动。例如来自德国的A. Lange & Sohne便在上月中选址泰国清迈,将当地酒店变身成製表学校,请来製表师坐镇,向亚洲地区表迷介绍其製表技术。朗格工序追求 一如佛像金身在亚热带感受寒冷德国山区製表师的工作,好像有点超现实,但又同样脗合,因为腕表就是在远离城市繁嚣的地方製成,位于泰北清迈小区的酒店也符合此条件。讲A. Lange & Sohne朗格(下称A. Lange)的腕表前,先岔开说点别的。对泰国的印象,一定有佛像,且挥身均饰以黄金——在佛教思想中,金色代表健康和美好,而以黄金完整地包裹佛像也有寓意,就是做事要全面,不能只在别人面前才行善,就算是背后没有人看到的情况下也是一样。这想法,也正好跟A. Lange的製表理念同出一辙。而今次,製表师则向我们讲解、示範,也让大家亲身尝试两次机芯组装和雕刻工序,如何在每个方面做到尽善尽美。机芯两次组装 品质坚持A. Lange是少数会就腕表机芯进行两次组装的品牌。两次组装分别在机芯零件打磨的前后进行,第一次组装主要是看每个零件是否运作正常,作用近乎测试及调校,然后所有零件会解装,各自进行最后的打磨修饰工序,再进行第二次组装。对于顾客来说,自然也不能分辨经一次组装与两次组装的腕表的分别。A. Lange坚持此做法,是要确保每枚腕表的品质。在机芯打磨方面,A. Lange也同样讲究。虽然几乎所有高级腕表品牌也会为机芯进行各种打磨装饰,但绝大部分都只为零件的单面或在完成组装后会暴露到佩戴者眼前的部分打磨,背面或是组装后看不到的部分就由它作罢。A. Lange却就算是组装后看不到的部分(甚至是发条盒的内部)也会同样打磨,绝不偷工减料。打磨通透 钻石粉砂纸经不同方式打磨过的机芯,看起来当然更美,但机芯打磨的最先出发点并不光是为了美观。在怀表、腕表的发展初期,表壳防尘技术没现在厉害,尘埃较容易进入腕表内部,打磨过的机芯上的坑纹便起了吸住尘埃的作用,以避免它们进一步走到齿轮中间、擒纵系统等部分,影响机芯的运作;而斜边切割打磨,则有助减低在腕表碰撞时破坏机芯。时至今日,机芯打磨也成为高级製表品牌流传下来的传统。红宝镶黄金套筒 螺丝採蓝钢打磨以外,每枚A. Lange腕表的机芯均可见红宝石、黄金套筒、蓝钢螺丝等细节,每个部分同样有其作用。因为红宝石的硬度和性质可减低摩擦,传统製表均会在擒纵叉、齿轮和摆轮的轴心位置加上红宝石和润滑油,令腕表运行得更顺畅。至于在红宝石外围的黄金套筒的设计,就像是一个避震装置,在腕表移动时,黄金套筒在为其下的红宝石提供避震移动空间同时,能将它固定在中间位置。蓝钢螺丝是将钢质加热到290度而成,能提高其坚硬度。以黄金套筒为例,虽然直径只有约两毫米,製表师也会以3张不同粗幼的精细砂纸打磨,最幼细的一张砂纸是以钻石粉製成,确保零件能细緻打磨到毫无瑕疵。相比起来,机芯上的雕刻工艺不像打磨般有其功能,主要为美观而设。A. Lange表厂内共有6位雕刻师,机芯上的摆轮夹板均由雕刻师雕刻花卉图案。品牌的Handwerkskunst系列腕表,更会以人手雕刻出凹凸有致却不留丝毫凿痕的表盘。德文Handwerkskunst的意思,就是手工艺术,代表品牌对手工雕刻的重视和自豪感。A. Lange製表延续了德国Glashütte山区製表之父Ferdinand Adolph Lange的技术,直到今时今日,每位製表师也心无旁骛以人手製作腕表。从前製表师在公余以外也会耕田种菜,这次由酒店变身成的製表学校也恰好有一片米田,听着农夫解说种米的过程,包括两次插秧、收割、取米、磨穀、筛选等步骤,跟製表工序竟也有异曲同工之处——正是今时今日,大家最容易欠缺的,认真做一件事的专注与耐性。查询:2312 2085文﹕Tung Cheung图﹕品牌提供编辑﹕何敏慧lifestyle@mingp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