护生代替放生


25人参与 |分类: L滴生活|时间: 2020-07-11

护生代替放生
春回大地,是不少市民祈福的季节,对一些人来说,放生乃其中一种心安理得的方法。他们会带同龟、蛙、鱼类等,到水边诵经唸佛, 然后将动物放生, 希望可为自己或家人积福。早在几十年前,放生以雀鸟为主,但经过禽流感一役后,就普遍改为放生鱼类。演变至近年,龟、蛙等都成为放生的热选;地点亦普遍选于海上或野外放生。但近年不少市民贪方便而到北角码头、青马大桥等这类动物无法生存的地方放生,不单放生变成「放死」,更危害生态环境。

商业化令人忘本


近年,愈来愈多人放生,使之变得愈来愈商业化,最终演变成一盘令动物受苦受难的生意。在一连串捕获和转运过程中,动物会因为压力、疾病或处理不当而死亡;同时,很多被放生的动物会于事后被捕捞作「循环再用」,转售予其他放生者。牠们身上或带有的病菌,更会令其他野鸟、蛙类受到感染。

胡乱放生影响大

放生不单会变成「放死」,更可能会破坏生态,早在1992年,中美洲一带有水族爱好者放生了六条狮子鱼,但因在当地水域缺乏狮子鱼的天敌,让牠们不断繁殖,最终在短短数星期内造成当地四分之三珊瑚鱼鱼苗消失。另外,以香港为例,梧桐河乃放生名地,不少人会放生田鸡;但一般蛙类只能于水质良好的地方生存,牠们无法适应梧桐河水质而死亡;但若能存活下来,牠们食得多又食得快,自然繁殖又快,容易成为本地青蛙之天敌。

放生改为推动护生


猫民认为,取代放生,最佳方法是「护生」 - 改吃素食、领养或照顾被遗弃动物等,或将放生之资源改投放到宣扬护生理念,杯葛为赚钱的商业化放生商家,令他们再不能以宗教、传统为名赚钱。

事实上,放生的本义是行善、是积福,与其迷信放生,倒不如在生活上用心去克勤小物、善待动物,才是为自己、为下一代累积福报的不二法门。

在香港,无论大朋友和小朋友都生活在石屎森林,而教育制度亦鲜有谈及生态保育和动物福利,令大定对自然界的认知不多,很少关心大自然生态对地球和人类的重要性。有见及此,热血猫民致力将生态保育和动物福利的讯息与大家分享。

热血猫民Facebook专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