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篮堪称NBA的Curry级!「寂寞大神」在TBT联赛重新找


31人参与 |分类: L滴生活|时间: 2020-07-11

如果你问一个大学篮球的狂热迷Jimmer Fredette大学生涯中的耀眼一战。你得到的答案一定是2011年1月27日BYU(杨百翰大学)以71-58的比分送给SDSU(圣地亚哥州立大学)赛季首败,其中Fredette在Kawhi Leonard的头上砍下43分。若有幸亲临现场,定会记忆深刻。七年半后再次回顾,依旧令人不可思议。在2011年选秀大会上,Fredette比Leonard提前五个顺位被选中(Fredette在第十顺位被摘走),但在国王的三个赛季里三分能力越来越差,最终在2014年被弃用。

在NBA和发展联盟徘徊了几年后,加盟了CBA的上海大鲨鱼。与此同时,Leonard已经成长为全联盟最棒的防守者——甚至让暴龙用队史最佳球员来换取他一年的使用权。所以,得分如喝水的Fredette到底发生了什幺?纵观历史,Fredette的得分表演都可以被称作最不可思议之一,没错吧?

投篮堪称NBA的Curry级!「寂寞大神」在TBT联赛重新找

首先,Fredette对位碾压Leonard貌似并非事情的真相。Fredette的确带领球队赢下了这场比赛(提醒:这发生在2011,当时的球员还很看重位置,且挡拆换防的体系还没被完全开发出来。)但是,Leonard那场球有没有防守Fredette也无所谓,因为这场比赛的传奇将继续辉煌。也许只有我会不断地告知人们故事的真相,虽然这一切看似徒劳。该死的!希望我在第二天醒来的时候还没有相信「Fredette在与Leonard的对位中打爆了他」的流言。

投篮堪称NBA的Curry级!「寂寞大神」在TBT联赛重新找

我的理论是:人们之所以相信Fredette的传奇是因为在那时,没有那幺多人关注Fredette在BYU(杨百翰大学)的篮球生涯,所以人们以此来填补记忆的空缺。别误会我——Fredette在大学时期是个名副其实的球星。他的得分能力上限无人知晓,并且他的个人秀一次次地让观众们瞠目结舌。但是,相比于05-06赛季的JJ Redick和上赛季前半程的Trae Young,Fredette还是有一定的距离。不管怎幺说,Fredette在大学的最后两年还是带领着全美第15的队伍以41.2%的三分球命中率平均每晚轰下25.6分。

也许一个合理的解释是全美国在对上冈萨加大学的比赛时只看到了「一个动作迟缓的白人在05-06赛季独自带队打入四强」。也或许Fredette的三分秀对于习惯了07-08和08-09赛季Curry的疯狂表演的观众来说稍显平庸。对于东海岸的偏爱也导致了BYU的比赛很少进行全美转播,而Fredette在锦标赛上的辉煌也被Brandon Davies盖过风头,Fredette则顺理成章成为了现代的Pete Maravich,因为球迷们记住了他独树一帜的面板资料和球风,却忽略了整个生涯的荣誉。

Fredette有过很多惊豔的表现,比如他在对亚利桑那州立大学的49分、对上犹他大学的47分,在西区赛区连续三场总共砍下117分,在NCAA锦标赛对上佛罗里达大学轰下了37分,以及面对Air Force单场打入11粒三分球。但事实上,我编造了其中的两个资料,而观众却无法及时分辨,这也证明了我的观点。这样以来,全美好像并不十分了解在BYU的Fredette,我们只知道他大概是的现象级的得分手。

这也是为什幺Fredette在亚特兰大的TBT联赛中的表现如此令人心潮澎湃。作为同名球队的球星,Fredette在两场比赛中以46.2%的命中率场均拿下31分。更重要的是,他展示了典型的「寂寞(Jimmer)大神」式打法:当他出手超远距离的三分球时,摄影师甚至无法把篮框置入镜头。

Jimmer from DEEP pic.twitter.com/69fLIEZT2Z

— Sporting News (@sportingnews) July 21, 2018

听着,我知道Fredette在今年TBT联赛上所展示的一切都不会用来回答「Fredette大学时期有多强」这个问题。我无从知晓在本週发生的事情会以什幺程度来影响Fredette,但如果我保持100%诚实,我已经忘记了大学时Fredette的伟大。虽然我还记得他是一个出色的三分手并为BYU夺下了很多荣誉,但我已忘记了这是种什幺感受。

我已经忘掉了他的自信心:就算连投丢20球,他依旧会在35英呎的距离毫无犹豫地出手第21球;我已忘记了他漫无目的地运球10秒后传给队友并飞奔过去在拔竿三分球之前再次拿球时的滑稽。我已忘记了Fredette在15-16赛季的Curry之前就已经用这种「Curry」式的球风打球了。所以,随着我对TBT联赛的享受,我很欢迎给我普及一些Fredette的伟大事蹟。

TBT的主办方不需要我为他们澄清这一点,但为我提供了一个平台,来让人们了解不算太久的过去Fredette到底都经历了些什幺。当然,TBT已经以令人印象深刻的速度发展着,因为它的奖金已经从原来的500000美元涨到了200万美元。今年的TBT中几乎每一个球员都是职业球手或前职业球手,而在2014年联赛创办之初,参赛的球员甚至就像是马戏团的猴子。我并不认为如此快速的发展与对大学生球手的吸引力没有关联。

在由圣母大学球员组成的队伍赢得首届TBT联赛的四年后,72支队伍中的27个被指定为校友队。在这27支队伍中,有六支依旧打入了16强:雪城大学、俄亥俄州立大学、VCU、UCLA、马凯特大学和圣玛丽大学。同时,四个TBT比赛场馆中的两个都是校友队的场馆(俄亥俄州立大学和VCU)。这就好像是在七月份打上了大学篮球一样。

现代的大学篮球不断的颠覆也让球迷们对每年的球员名单都不得了解。当然,TBT也不能完全回答这些问题。对于已经选择放弃篮球生涯的球员不可能让他们重回赛场,更何况还有些球员的合约标注了不允许参加其他赛事。但TBT联赛正向着预期发展,这对我们来说很好。

投篮堪称NBA的Curry级!「寂寞大神」在TBT联赛重新找我的意思是,你何曾想过在星期日将全美直播由俄亥俄州立大学篮球史上最优秀的明星组成的球队直接面对过去20年来最成功的得分手,来赢取这二百万美元的奖金?而且每个人还都在当打之年。这在之前根本想都不敢想,何况对于我们狂热的大学篮球迷,我们简直不能再开心。

TBT很可能永远不会成为全国範围内的联赛。当然,如果这个荣誉足够让人眼馋,大学或许把奖盃陈列起来,且TBT也有许多海外球队参加。(三届TBT的卫冕冠军就来自海外,而ALS是去年的亚军。你一定想让这两支球队加入的。)但是我认为TBT依然可以获取很大的流量,毕竟在结束NCAA生涯后,球员们可以通过这个平台再次感受到大学篮球。

单场淘汰赛的规则同样吸引人;现在,结束大学生涯的球手们重返赛场也称为了主流。因此也会出现一些看似奇怪的交手:Hakim Warrick和Eric Devendorf 联手、Greg Oden和Aaron Craft联手,圣玛丽击败冈萨迦,Jamil Wilson和Maurice Acker战胜了Big East。

最棒的是,TBT给了像Fredette这样的年轻人提供了一个机会——他们还足够年轻以至于没被认为是被淘汰掉的球员——以告知全美他曾经是如何风靡大学篮球的。说到这点,看到Fredette和Davies(TBT中与Fredette同队的前大学队友)在TBT中像2011年那样大放光彩。就算这个情况没有实现,至少我们也记住了Fredette对位Leonard砍下43分的夜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