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祭明福‧淑慧不哭‧儿子会爬了


81人参与 |分类: L滴生活|时间: 2020-06-18
公祭明福‧淑慧不哭‧儿子会爬了(雪兰莪‧士毛月)今日(週六,7月17日)是雪州行政议员欧阳捍华的前新闻秘书赵明福离奇坠楼逝世一週年的公祭仪式,赵明福的遗孀苏淑慧经过一年的沉痛期后,终于走出了阴霾,她带着遗腹子赵尔家坦然地出席公祭,在明福的墓碑前深切地悼念亡夫。公祭仪式于早上8时30分在富贵山庄举行,共有逾百人出席,赵明福的妹妹赵丽兰率先到场,随后赵明福双亲赵亮辉与张秀花、哥哥赵铭基、姐姐赵丽君、苏淑慧父母苏炳泉及郑玉叶,陪伴苏淑慧及小尔家从远处走来。家属带着明福生前最爱的食物,包括云吞麵、100号汽水、葡萄、水晶梨、鲜橙、加央角、薯片、巧克力及薄荷糖等,置放在明福的墓碑上祭拜。墓前播放《感恩的心》苏淑慧週五(7月16日)因工作而缺席赵明福坠楼地点的祭拜仪式,即位于沙亚南玛沙兰大厦的雪州反贪污委员会总部。她只是在週四(7月15日)于部落格发表一篇题为《我们都很好》的感性文章,以问候所有关心她的人。週六早的公祭,穿着灰色衣服的苏淑慧抱着小尔家现身,成为全场瞩目的焦点,她全程表现平静和坚强,虽然赵家的成员都哭了,但她没有掉过一滴眼泪,只是静静地看着明福的墓碑。“我还有多少爱我还有多少泪,要苍天知道我不认输,感恩的心,感谢有你伴我一生,让我有勇气做我自己……。”赵明福的墓前不停播放这首感性的歌曲《感恩的心》,现场六七十名民联领袖、行动党党员及公众的脸上都蒙上一片愁绪。在母亲怀里的小尔家爱笑又爱玩,让苏淑慧心情十分愉快,这白白胖胖的婴儿刚出现,公祭现场的愁云惨雾马上一扫而空,大家轮流抱起小尔家或逗他笑,面对成群陌生人,小尔家不哭不闹,看似胆量非凡。赵家要求勿拍尔家样貌赵丽兰向在场的媒体要求,为了保护小尔家,希望摄影记者或电视台不要拍摄小尔家的样貌。不过,顾及媒体的工作所需,赵丽兰要求只拍摄小尔家的侧面或后脑勺,即使拍摄到正脸,也儘量不要刊登或播出。这项要求获得在场媒体人员的配合。阿忠哥缺席公祭每天风雨不改到沙亚南法庭聆听“赵明福验尸庭”审讯,包括週五于沙亚南玛沙兰大厦的祭拜仪式的忠实支持者何文忠(阿忠哥),却罕见地缺席这场公祭。不少公众身穿深色服装或者印有明福肖像的灰色T恤出现,出席的民联领袖包括行动党国会领袖林吉祥、行动党顾问曾敏兴、雪州行政议员欧阳捍华及刘天球、行动党副主席陈国伟、行动党社青团署理团长李映霞,以及行动党副宣传秘书张念群等。淑慧文章悼亡夫赵明福的遗孀苏淑慧在由民主行动党出版的“赵明福沉冤待雪一週年”刊物上,发表了一篇悼念明福的感性文章,题目为《家不能圆了……》。“家里再也接不到儿子的电话”、“家人没了购物的乐趣,因为司机换了人”、“妈妈永远再也接不到儿子每天必有的来电”、“你…一定会常常带我回家,当我永远的司机”、“尔家没家是事实,家不能圆了”,坚强的苏淑慧在亡夫的公祭上没有掉过半滴眼泪,但她充满感性的文字,却让大家都哭了。《家不能圆了……》一年过去了,你一切可安好?一年的时间可以让一个婴儿成长,在他的成长中有着众人的期待,他翻了、他爬了、他走了,成长过程是那幺的神奇、奥妙!但你的故事发展却波折重重、莫名其妙,如今看来一切又似乎归零。是一年的时间不够长吧,大家还没忘记!不如就乾脆拖到孩子长大,让他可以坐在庭内,亲自上一堂社会丑恶科。好多人都好想念你,你的一举一动,你的一言一行,你是好多人的心头肉。姑姑好久没听到你那句“漂亮的,你在做甚幺?要不要去走走呀?”好久没人请小弟吃一餐,问问他书读到怎样?小弟的肩膀上永远少了那温暖的手。家人没了购物的乐趣,因为司机换了人。旧的司机服务周到,自动自发,车上满满的谈笑声。同事们少了一个三不五时会打来嘘寒问暖的家伙或者说是三八公。甚幺话题都能聊,永远不嫌烦,一个包你满意的聆听者。妈妈永远再也接不到儿子每天必有的来电。家里的电话声在响,但已没人会去接。没人打来关心家里的一切、没人打来关心外甥的功课、没人打来报告自己的事。家里再也接不到儿子的电话。我说同事的男友为爱赴他州,只因爱人在那,愿意为爱重新开始;你说自己没那幺伟大,但一定会常常带我回家,当我永远的司机。找不到任何你会选择离开的理由。一切都是闯祸后的骗局,没人会信的谎言。故事到这里,已不是赵家人的事了,大家都在等着审判!因为尔虞我诈,毁了这个大家庭,吞噬了人性,毁人天伦。我的路上是孤独,尔家没家是事实。家不能圆了……淑慧:我们一切很好独立抚养儿子长大的苏淑慧,全场都表现坚强及平静;对于母子的近况,苏淑慧说:“我们一切很好,没去想太多。”至于这一年来的心情感想,她说:“我看起来比你们还好。”她透露,这不是她第一次带儿子小尔家来看父亲,早在清明节时,小尔家已经来看过父亲一次。担任教师的苏淑慧,体态比以往丰腴;她表示,生了小孩后,身材胖了,所以她要努力瘦身。苏淑慧原本不愿接受媒体访问,但在小姑赵丽兰及张念群的说服下,她才愿意受访。她透露,每天下班后,她就回家照顾孩子;早上教书时,孩子交由母亲照顾,她下班后,才自己照顾孩子。询及照顾孩子的心得,苏淑慧说,她照顾孩子的心得与一般人一样,没多大不同,而5个月大的小尔家依然吸食母乳。小尔家较像妈妈随着小尔家慢慢长大,苏淑慧透露,赵家觉得孩子长得像她,而她的家人则觉得孩子长得像赵明福,就连两方的亲友也持这种“相反”的看法,但她则看不出孩子长得比较像谁。不过,根据记者的观察,小尔家的单眼皮及白皮肤酷似妈妈多一点,红红的脸颊的非常精灵可爱。淑慧因工作缺席活动赵明福的妹妹赵丽兰代表赵家发表声明,针对苏淑慧多次没出现在赵明福相关活动的疑问作出解答。她表示,在过去的追思会,由于适逢週五,淑慧必须教书,所以无法出席。她说,由于淑慧在柔佛州,一些在吉隆坡举行的活动也未克出席。她透露,一些人会提出疑问,为何鲜少看到苏淑慧出席在与赵明福相关的活动上;事实上,有很多活动都在吉隆坡举行,因此淑慧无法每项活动都出席,否则缺课率太高,将严重影响工作。她代表赵家郑重声明,不希望小尔家的样子出现在任何媒体或被任何人在未经允许下在任何媒介曝光。“我们希望小尔家可以平凡地生活,平凡就是幸福,不希望这小孩在太多注目下长大。”赵明福逝世一週年纪念的所有活动经费都是由富贵集团安排及赞助。祭拜仪式在上午9时开始,由莲花苑区州议员李映霞致欢迎词,接着由沙登区国会议员张念群宣读悼文。花絮:红掌印海报引瞩目大清早,从士毛月大街沿途到富贵山庄的交通灯、出入口、转弯处等策略性位置,出现几幅写上“还赵明福一个公道”的海报。这些大大小小、设计不同的海报,都印上大大的“1”字;不过此“1”非彼“1”,而是指“一个公道”。其中一幅大型海报印上了数百个“红色手掌印”,血淋淋的海报吸引路过的车子停一停,看看怎幺一回事。这些海报都在公祭结束后被拆下,然后带到追思会上,继续使用。‧2010.07.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