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正党改选:再益:领袖联手对付我‧获提名多不一定赢


90人参与 |分类: L滴生活|时间: 2020-06-18
公正党改选:再益:领袖联手对付我‧获提名多不一定赢(雪兰莪‧八打灵再也27日讯)人民公正党署理主席职之争陷入多角战,备受注目的莫过于现任副主席阿兹敏阿里和最高理事拿督斯里再益依布拉欣两人。阿兹敏以高姿态宣布竞选,还获得多数区部提名,反观再益在宣布竞选后就频频遭到攻击,显得处于下风。截至週日,再益共获得个29区部提名他竞选署理主席职,而阿兹敏则获多达78个区部的提名。根据公正党党章,党职候选人只需获得两个区部提名,就拥有参选资格。再益对此并不以为然,还是我行我素,没有印布条或传单进行拉票活动,只是抽空拜访基层,因为对他而言,输赢无所谓。他接受《》专访时淡然地说,加入公正党一年多就毅然竞选党第二把交椅,只因为他认为,他有能力坐上这个党职。无职位仍可为党付出“我有经验,知道问题所在,最重要是有人支持我。不是说我要竞选,而是党员要我出来竞选,我就试一下看是否能当上一个领导人。”他表示,即使他输了党选,他还是一个受欢迎的领袖,因为很多人都认识他,即使没有职位,他依然可以到各地演说或为民联服务,回教党及行动党甚至公正党党员还是会邀请他出席活动。“我不需要一个头衔去进行政治工作。当然,如果中选署理主席,我是可以与党内任何人合作。”他认为,公正党党员必须作出决定,如果满意现有领导层,就选择保留他们,不然就尝试新人,选出新的领袖如他,如此简单而已。至于提名远不及对手阿兹敏多的问题,再益表示,这是因为多数公正党领袖联手起来对付他,所以阿兹敏才获得很多提名,但越多提名并不等于会获得越多票数,一些区部提名某人只是不想惹更多问题。他强调,他其实并不孤单,不然就不会获得如此多提名,惟他不喜欢炫耀,不要搞小圈子,不要他人公开支持他,只要他人看到他的付出就已足够。“我在党内也有好朋友,但不能告诉你,他们不喜欢公开,这就是政治。”提到另一些竞选署理主席的人选如蔡添强和慕斯达法,再益大方地说,如果他们真心为党服务,就应该出来竞选,因为他们都有本身的支持者。询及胜算时,他并没有正面回答。他反而提出,目前有许多相关党选的投诉,包括支部、党籍、集会、直选过程、投票、党选如何进行,甚至党选委员会等问题,这些问题都必须解决,不然就不可能有一个公正及乾净的党选。对预测性的问题,如败选后是否依然接受党委任高职,再益表示,他不愿回应揣测性的问题。自认与安华关係很平常再益坦言,他与公正党实权领袖拿督斯里安华的关係很平常,没有不寻常的地方,只不过没有阿兹敏与安华般亲密,所以安华不会支持他竞选署理主席职。他说,没有人能比阿兹敏更加亲近安华,现在很明显地,安华在支持阿兹敏。至于与公正党全国主席拿汀斯里旺阿兹莎的关係,再益表示,虽然彼此在过去一年多的关係良好,但他从来不过问他人是否支持他。否认高傲让人民评估贡献再益曾担任专责司法事务的首相署部长,他一直给人一种高高在上的形象。公正党内就有人指他是高傲的领袖,难以接近。他对此说法给予否认,表示应该没有一个普通党员如此形容他,有的也只是一些领袖这幺想而已。他指出,一些领袖不喜欢他的风格,也许不希望看到有人上位。他至今都不明白何以他们为他塑造如此的形象。“他们怎样说都好,我并不是一个高傲的人,我是很随和的。”他表示,他让人民评估他的贡献,却从不理会某人批评他的表现。他前往小镇发表演说受到欢迎,反应很好就很满足。针对网络部落客的抹黑及攻击等,他一脸无所谓地说:“不要紧,他们要抹黑百次也不要紧,我无所谓。”在一些州实力弱党仍须改善再益不否认,在一些课题上,他对公正党的确有一丝失望,因为他看到可以有更好的方法去解决这些课题,比如一些地区的支部不强、党员人数低及有些州并没有好组织等,这些都可以改善。“雪兰莪州拥有最多党员,沙巴和霹雳也不错,这些都是公正党的大州,但其他州属就很弱,如登嘉楼、柔佛、彭亨及砂拉越,而且有些州属如霹雳,其组织也不是那幺井然有序,还有很大的改善空间。”高层插手党选有点“蕹菜”再益在《我也是马来人》一书中指大马的民主是所谓的“蕹菜”民主(廉价民主)。对公正党党选,他指出,由于最高领导层插手,此次党选也难免还是有点“蕹菜”。“高层不应该向党员施压,而是让党员自由决定,这才能让人实践民主。我听到很多投诉,他们很有压力,每天接到领袖的电话询问支持谁,这些都不是很好的动作,对党更是不好。”他认为,公正党必须要在民主方面做得好,不然就很难成为一个好榜样。“我们(公正党时常强调民主,如果它不能公正,如何说服人民。”他希望党选委员会採取适当的措施改善情况,因为现在提名已很混乱,如果没有改善,投票时就更糟糕。再益透露,他计划于明年初开始,着手撰写有关政治的书,述说他在大马政坛的点滴。蓝眼壮大带动民联力量再益强调,公正党并不是他的最终目标,因为从宏观的角度而言,民联才是要加强的组织,但如果公正党壮大,就有能力带动民联的力量。他于过去一年多,并没有高调地站在领导层的角度发表言论,反而选择走进基层,拜访全国各地支部,了解他们的实况。“不只是在公正党,我还常出席回教党及行动党的活动,尝试加强民联的力量,这才是我最主要目的。”“不幸的是,公正党内的人注重党政治多过民联。我认为民联必须要强大及团结,不然就很难赢取足够的议席。公正党在民联扮演的角色需视乎下届大选的表现。”‧2010.09.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