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开的秘密:孙中山在日本的人妻


22人参与 |分类: L滴生活|时间: 2020-06-18

公开的秘密:孙中山在日本的人妻

(おおつきかおる,1888-1970)的父亲大月素堂原是和中国有贸易往来的商人,为孙文的友人。1898年秋因大月家火灾,全家寄住在孙中山横滨山下町寓所的二楼,由此大月薰与孙中山两人首次邂逅。

1902年夏,孙中山的日本侧室浅田春逝世后,孙中山通过横滨华商兼翻译温炳臣向其父大月素堂提亲,当时男方三十七岁,女方才十五岁,是横滨高等女子学校的三年生。大月素堂先以女儿年幼而拒绝,但后答应。两人一年后结婚,其实只是「内缘婚」(没有进行婚姻登记并举行的婚礼)。

公开的秘密:孙中山在日本的人妻


大月薰生一女,名为富美子(后冠夫姓宫川,1906-1990)。日语富美的发音「ふみ」也可写成汉字的「文」,表示纪念父亲孙中山(孙文)。孙中山在女儿出生前就因事离开日本,从此再也没有回来见过母女俩,但大月薰在多年联系不上孙中山以及失去经济支助的困境下,只能将五岁的富美子寄托在横滨保士谷区做酒业生意的宫川梅吉家当养女,并迫于生计卖掉孙文送给她的订婚戒指。随后在经人劝说下,嫁给静冈银行总裁三轮新五郎之弟三轮秀司。但由于大月薰私藏着孙中山书信被发现而离婚。之后,大月薰便完全隐瞒往事,远嫁到栃木县足利市的东光寺,与该寺院住持实方元心结婚。1929年11月生有独子-实方元信。

彼时,已婚并冠姓宫田的宫川富美子,在1951年才从外祖父大月素堂口中听知道生母为大月薰,生父就是孙文。

1956年,实方元信把母亲的口述记录下来,寄给孙文的女儿宫川富美子,从此孙文与大月薰的浪漫史更加得以流传。长子宫川东一亲自陪富美子到东光寺拜会大月薰。大月薰对女儿说:「富美的读音就是汉字的文,取名富美子,就是表明你是孙文的女儿。」至此,富美子才确信自己是孙文与大月薰的遗女,并为自己的身世之谜终于被揭开而尤感喜悦。

公开的秘密:孙中山在日本的人妻

根据富美子幼子宫川弘透露,,大月素堂在神奈川县逝世;大月薰前往神奈川去参加葬礼,住在宫川富美子和宫川弘的家裏。1月19日,在老华侨朱贻柳先生的斡旋下,当时的台湾中华民国政府侨务委员会设计委员李德廉(澄泉)先生、侨务委员会官员周祥先生、侨务委员会顾问、自由新闻社记者杨隆生先生及华侨事业家周祥赓先生一起去宫川富美子在横滨西区的住宅访问了大月薰和宫川富美子。李德廉、周祥、周祥赓和大月薰、宫川富美子及宫川富美子的丈夫一起合影,当时大月薰怀抱孙文的相片,笔者访宫川弘的时候见到了这幅照片。大月薰怀抱的孙文肖像,是国民党官员们带到大月薰家的台湾杂誌《中外画报》,上面登载着孙文的照片。

1971年,日本作家立野信之根据实方元信的信,把孙文与大月薰的故事写成文章在日本发表。

1977年6月,由国民党干部、台湾凤梨公司董事张定松出面邀请宫川富美子与宫川东一与来到台北。1980年11月,在中国驻日大使馆的帮助下,宫川富美子与其子访问大陆。在四天三夜的行程中,在北京受到有关方面的热情接待,也到南京去拜谒中山陵。1984年11月座落神户的孙中山纪念馆正式建成开馆,宫川富美子作为特邀嘉宾参加开幕式并被推选为孙中山研究会名誉会员。

1990年宫川富美子去世时,神户华侨历史博物馆、孙中山研究会和孙中山纪念馆也分别赠送花圈以示哀悼,法名「淑善院孙缘妙文大姊」。


2008年,富美子长子宫川东一出版了《日本に遗された孙文の娘と孙》(「孙文遗留在日本的女儿与孙子」)一书,记述此事。

公开的秘密:孙中山在日本的人妻


附录~《亚洲周刊》独家专访:孙中山外孙宫川东一
追溯孙中山的日本婚恋与血脉 .毛峰(二十五卷第九期 2011-03-06)

公开的秘密:孙中山在日本的人妻

庆贺中华民国百年诞辰,日前在日本侨乡横滨中华街玫瑰酒店举行新年会,一位耄耋之年的特殊嘉宾引起了人们的好奇与关注。他就是自称为孙中山外孙的宫川东一,也自诩为中山先生遗留在日本的血脉。经亚洲週刊的追蹤调查,一段曾被台湾和中国大陆长期封存的历史记忆重新浮出水面,也揭开了孙中山与日本女子大月薰在横滨曾有过的一段正式姻缘内情。

在中国民主革命先行者孙中山四十年革命生涯中,日本及横滨是其一个十分重要的「驿站」。从一八九五年至一九二四年的三十年间,孙中山先后十八次来到日本从事革命活动,累计在日居住九年半,其中有十六次是由海外直接抵达横滨的,而在横滨居住的时间累计长达八年之久,佔孙中山海外流亡二十年生涯的近一半。孙中山以日本及横滨为据点,组织发动了辛亥革命,推翻了满清专制并创建了中华民国。这当中,孙中山曾与一个名叫大月薰的日本女子有过秘密情缘并育有一女的史实却鲜为人知,无论台湾还是大陆官方对此讳莫如深。

八十三岁的宫川东一在镰仓市大船的家中捧出了一大堆资料,他对亚洲週刊说:「这是我第一次接受中国媒体採访。孙文(中山)先生被称为中国革命之父。他领导了辛亥革命,倡导民权、民主、民生的三民主义,建立了中华民国,至今仍受到了中国大陆和台湾人民的尊重。但在日本事实上有延续孙文血脉的亲人,想必听到这个长期不为人知的史实,许多华人都会感到非常吃惊吧。」

宫川东一说,「我的母亲宫川富美子是孙文流亡日本时与日本人妻子大月薰所生的孩子。也即母亲是孙文的女儿,我是孙文的外孙。但我与母亲得知这一真相是在二次世界大战之后的上世纪五十年代。以后我们做了进一步了解调查,日本有关专家在一九八四年也对此进行了事实考证。我的外祖母大月薰早在一九七零年、母亲于一九九零年相继去世了。如今我也八十三岁了,有生之年,没有任何所求,只希望能完整地记录与保存这份史实,为了日中友好亲善」。

宫川东一还说,「相信台湾和大陆有关方面是了解这个史实,只是不便公开而已。因为双方曾先后分别以民间方式专门邀请我的母亲访问了台湾与大陆」。宫川回忆道,一九七七年六月,由台湾国民党干部、台湾凤梨公司董事张定松出面邀请,通过友新旅行社安排,他陪母亲富美子来到台北,受到了台湾水果罐头厂董事长张师陶以及谢文钦等人欢迎。他们对富美子说:「这幺多年,让你受苦了。」在三天两夜的旅程中,他们参拜了中山纪念堂,母亲在中山塑像前伫立良久并仔细端详了她父亲的脸庞喃喃自语:「原来我的宽额头深眼窝是来自父亲的遗传啊!」

宫川边说边又拿出了他与母亲富美子在孙中山故居前的合影,回忆起三十年前的大陆行。宫川说,一九八零年十一月,在中国驻日大使馆的帮助下,通过日中和平观光旅行社,他又陪母亲访问了中国大陆,在四天三夜的行程中,经上海到南京还去了北京,受到了有关方面的热情接待。在南京拜谒中山陵时,他母亲十分激动,热泪盈眶。她说「这一生能见到从未见过面的父亲,再也没有比这更高兴的了,也再也没有什幺可遗憾的了」,「我为不顾惜个人生命为中国全身心奉献的父亲感到骄傲」,「我也理解当时无法预知明日生死的父亲与年轻的母亲坠入恋河后的心情,也由衷地理解母亲为了生存把我寄养给别人家做养女的苦衷,我想那也是当时实在没有办法的」。

公开的秘密:孙中山在日本的人妻

宫川东一说,一九八四年十一月座落神户的孙中山纪念馆正式建成开馆,他母亲作为特邀嘉宾参加了开幕式并被推选为孙中山研究会名誉会员,来自中国大陆的官员还与他母亲合影。一九九零年五月六日,母亲去世时,神户华侨历史博物馆、孙中山研究会和孙中山纪念馆也分别赠送了花圈以示哀悼。母亲去世后,为了让后人了解她是孙文遗留在日本的女儿,还特别为其取法名「淑善院孙缘妙文大姐」。

根据宫川东一的记述以及日本有关专家调查分析资料,令有关孙中山与日本女子大月薰曾有一段姻缘基本水落石出。一八九八年秋,日本一个从事中国贸易的商人大月素堂因家中失火而临时搬到了横滨市山下町一幢石造楼房的二楼居住,而此时底层一楼正巧住着因领导广州起义失败而流亡日本的孙中山。有一天,大月素堂的幼女?当时年仅十一岁的大月薰在房裏不慎打碎了花瓶,满满的一瓶水顺势流到一楼孙中山的房裏。为此孙中山委託当时横滨华商兼他在日本进行革命活动时的翻译温炳臣上楼了解原委。大月素堂出于歉意让大月薰随温炳臣下楼亲自向孙中山道歉,由此两人首次邂逅。以后,大月素堂虽迁居到横滨市前田桥大街,但仍与温炳臣以及孙中山保持着比较亲密的交往。

时至一九零一年,孙中山通过翻译温炳臣向大月家求娶大月薰,结果被大月素堂以「女儿还是孩子」为由婉拒。但第二年十月,孙中山亲自出面向大月素堂求亲时获得应允,随后孙中山与大月薰两人举行了一个简单的婚礼便结为夫妇了。

当时大月薰年方十五,是横滨高等女子学校三年生。根据孙中山「要学习英语」的要求,大月薰随后转学到了横滨共立女校。当时孙中山正忙于进行革命活动,也常常不知去向,但他也曾从夏威夷、越南等地用中山樵、高野长雄等化名寄信寄钱给大月薰。

一九零五年七月,孙中山经欧洲再次返回横滨,并与大月薰同居于属于温炳臣房产的山下町一二一番地。其后大月薰怀孕并在一九零六年五月十二日诞下一女婴。而孙中山则于零五年十月再度离开日本经上海前往香港。此后,大月素堂及薰虽通过联络人温炳臣与孙中山联繫,但一直未见回应。为了避免私生子的不名誉,大月素堂最后只能将已出生一年多的外孙女以自己幼女「富美子」之名登记在自己的户籍上。由此出现了实为母女关係的大月薰和富美子在户籍上成为了「姐妹关係」。至此以后,大月薰就再也没有与孙中山见过面。儘管在辛亥革命胜利后的一九一三年三月,孙中山正式访问日本时再度来到横滨,大月薰曾通过温炳臣希望参加孙中山欢迎会并获得许可,但终因突然患病,改由朋友代行而抱憾终身。

公开的秘密:孙中山在日本的人妻

私藏孙文书信被迫离婚

大月薰在多年联繫不上孙中山以及失去经济支助的困境下,只能将五岁的富美子送给了在横滨保士谷区做酒业生意的宫川梅吉家当养女,还迫于生计卖掉了孙文送给她的订婚戒指。随后又经人劝说,嫁给了静冈银行总裁三轮新五郎的弟弟三轮秀司。因为私藏着孙中山书信被发现而离婚。之后,大月薰便完全隐瞒了过去的往事,远嫁到?木县足立市的东光寺,与该寺院住持实方元心结婚直至一九七零年去世,享年八十三岁。

另外,被宫川梅吉收养的富美子于一九二七年与宫川家招门女婿大泽吉次成婚并育有二子,即长子宫川东一和幼子宫川弘。富美子随后一直与幼子宫川弘生活在横滨西区南浅间町,同时帮助打理自营业的酒类销售,直到一九九零年去世。

宫川东一告诉亚洲週刊,母亲富美子直到战后一九五一年才从外祖父大月素堂口中听到「她的生母就是大月薰,生父就是孙文」。为了解开自己的身世之谜,他根据母亲的吩咐对此进行了调查,并得到了大月薰的儿子(实为他舅舅)的实方元信的热情帮助,获得极其珍贵的大月薰的口述记录。一九五六年,宫川东一亲自陪富美子到栃木县的东光寺拜会了大月薰。

宫川东一说,这是他第一次看到外祖母,一位身材娇小、带着平静微笑的美丽老人。儘管母亲对外祖母怀有複杂的感情,但母女毕竟是母女,相见后两人的隔阂很快就烟消雾散。

在母女相会中,大月薰对女儿说:「富美的读音就是汉字的文,取名富美子,就是表明你是孙文的女儿。」至此,富美子才确信自己真的是孙文与大月薰的遗女,她为自己的身世之谜终于被揭开而尤感喜悦。

日本女子大学教授、孙中山研究专家久保田文次在《关于孙中山遗女的调查经过》一文中认为,虽然在日本外务省外交史料馆裏保存的当年宪警跟蹤流亡日本的中国革命党人的记录中没有发现孙中山与大月薰的有关资料,但从其他各种资料和各方面情况分析,包括实方元信亲笔写给宫川东一的信件以及大月薰口述录音等,其可信程度很高。

特别是整个事件的来龙去脉与孙中山多次来去日本的行程和活动十分吻合。而大月薰知之甚详的许多细节,一般只有少数研究孙中山的专家才知道,还有一些显然只有当事者本人才知道的。因此,不能认为这些史料是伪造的。

还原历史真相不再迴避

日本孙中山纪念会会长、编纂《横滨华侨誌》的陈福坡教授对亚洲週刊说:「根据我们长期来对国父中山先生的研究和对老一辈横滨华侨人士的调查考证了解,国父孙中山与大月薰之间的这段姻缘确实存在。为此,我们在编写横滨华侨志时,本着要还原历史真相的精神也对此作了客观记录。」陈福坡认为,过去无论是台湾还是大陆,均刻意迴避或消隐了这些史实,现在看来实在没有必要。历史伟人的力量在于历史的真实。同时国父中山毕竟也「是人,而不是神」。

公开的秘密:孙中山在日本的人妻

(铁幕/综合编辑和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