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众 : 黑斑蚊更可怕 银胶菊毒性疑过度夸大


11人参与 |分类: L滴生活|时间: 2020-06-18
公众 : 黑斑蚊更可怕 银胶菊毒性疑过度夸大

21世纪最危险野草银胶菊在我国蔓延,农业部呼吁“一见即铲”,不过受访公众处之泰然,没有引起过度担忧。

他们怀疑银胶菊的危害被过度夸张,反呛毒草的繁殖和危害不如黑斑蚊肆虐那样可怕。

《》记者向不同方式接触野草的对象寻求意见,受访者包括草药爱好者、农民和普通市民,他们坦言不知银胶菊含毒,路旁丛草无论有毒无毒,一般都视为野草,不会乱碰。

不会接触不知名草药

受访的草药爱好者指种草药会选择已知可用的草药,不会去接触不知名草药,即便银胶菊乃菊科植物,但在大马一般只选用3种野菊花为草药。

对农民而言,任何野草都一样,受访农民称银胶菊不常见,也不如通告所述的严重,工人曾经徒手拔草,亦未听闻出现敏感症状,怀疑其危害程度被夸大。

不过,银胶菊对普罗市民没有显着的影响,市民认为不去触碰野草就不会受到影响。

农业部提醒银胶菊危害

据了解,农业部12月初在官网发布对抗银胶菊的通告,指其破坏自然生态,影响我国农业与畜牧业的产量和品质,会对人体和动物构成健康威胁。

农业部通告传出后,网上众说纷纭,引起不少人的关注和警惕,有者宣称欲灭除它,有者自称住家周边有长得相似的植物,热议不断扩散。

否认中毒个案激增

不过卫生总监拿督诺希山医生今日发文告说,据卫生部最新资讯,霹雳、吉打、森美兰及雪州并没有如媒体所报道,出现许多人因银胶菊而中毒的投诉,导致气喘和皮肤过敏个案激增的现象。

他只是促请民众远离或不要接触银胶菊。

或研究鉴别性质———霹雳华社联合会会长兼草药组主任●潘君胜

草药组成员向来不会栽种不明药草,银胶菊不在草药名单中,我们未曾接触它,但既然农业部发出通告,我们会考虑研究和鉴别其性质。

中药草药中许多药材都是具有毒性的,但我们会有一套方法使其能安全使用,菊花科中一般常被用为草药的野菊为长柄菊、膨萁菊及寒风草。

一般人或不懂得分辨银胶菊和满天星,若银胶菊只能作为观赏花,不能用以草药,而其强烈的毒性和危害,就应该协力铲除确保安全。

数量不多不常见———端洛菜农●房学松

务农开芭偶尔会有见到银胶菊,但数量不多也不常见,农业局发出通告后,才引起我们关注,但不排除当局小题大做,实际上不那幺严重。

我们不了解该草含毒,平时只当成是一般野草看待,徒手拔掉或喷射除草剂,未曾听说拔草后产生严重过敏的状况,也就不会特别在意。

路边野草不乱采———怡保市民●陈福来

公众通常不会接触到野花草,即便银胶菊具毒性,但人们不容易接触,不比黑斑蚊叮咬传染骨痛热症可怕。

平时也就可能散步看见美丽的花,稍微停下欣赏,不会特地触碰它,只有喜爱种花种菜者,才需要慎防,但我没听过拔野草导致严重敏感的案例。

农业部“对抗银胶菊手册”内容

一、银胶菊繁殖媒介

●风

●水流

●家畜饲料

●进口家畜

●家畜活动

●附在人体、衣物、交通工具或农耕机械

二、银胶菊危险性

(A)妨碍自然生态

●迅速繁殖及难以控制

●与其他植物竞争

●可散发化学毒素影响其他农作物的产量

●阻扰家畜食用的绿草生长(B)人类过敏

●花粉引发皮肤、眼睛等许多敏感症

●影响呼吸系统(C)动物过敏

●家畜误食后出现众多不良病症

●影响家畜的奶品质,包括产生异味

●影响家畜的肉质

三、防范

●确保四周地区没有银胶菊生长

●发现银胶菊立即铲除

●避免交通工具或农业机械驶入其生长区

●避免家禽误食

●向发现地区隶属的农业局汇报

书到用时:被指失控繁殖 国际毒草蔓延我国

银胶菊(学名:Partheniumhysterophorus)(马来俗称:Rumpai Miang Mexico)为菊科银胶菊属的植物。

原产自中南美洲,分布在台湾、中国南部、东南亚等地,多生长海拔90至1500米的空旷地、路旁、河畔或坡地。

状似“满天星”

它全株有毒,有“国际毒草”之称,释出的花粉引起人体过敏、皮肤炎、鼻炎等,与“满天星”长相相似,但花梗较粗具有柔毛,其幼株与“艾草”相似。

植物高度可达1.5米至2米,茎上长满细毛,叶子浅青色两侧有细毛,开花前的叶子长度可达30厘米,数量介于6至55片,长有4至6毫米小白花,种子为分叉楔形褐黑色,约2毫米。

官方指银胶菊已在我国蔓延,去年9月在雪州乌鲁音出现后,已失控地繁殖生长,如今在霹雳、吉打和森美兰都看到它的踪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