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角塔型男美声 郑睦群抢救圣诗流失开创新路


89人参与 |分类: L滴生活|时间: 2020-06-18

「厝若呣是主给咱起,起造是拍损工;城若呣是主守齐备,就人顾城空空…」近年来以A CAPPELLA(无伴奏演唱)传唱古典诗歌的八角塔男声合唱团,一月23日下午出现在台湾基督教史学会会员大会,配搭台湾神学院教会音乐硕士组陈琇玟老师介绍台湾圣诗的故事,传唱一首首动听的古老诗歌,领人彷彿回到历史光廊,去品味上帝在一百多年来藉由宣教士和音乐工作者,透过音乐传递安慰、鼓励的信息。

唱旧诗歌开创新未来
去年是台湾基督长老教会宣教150週年,这群基督徒型男美声,颠覆一般人对马偕博士的认识,透过一般信徒每个礼拜在教会琅琅上口,又与马偕有关的十三首诗歌,唱出《马偕的生命诗歌行旅》,在国内外教会巡迴演出,获得很好的口碑。

在教会流行敬拜讚美的乐声中,他们看见未来教会流失传统圣诗的危机,团长郑睦群说:「我们就是用旧的歌去创造全新的未来,再连结长老教会未来诗歌事工的方向。」他们坚持演唱传统圣诗,在教会开创出新的音乐可能,他相信,传统诗歌和敬拜讚美是可以同时并存的。

本身也担任台湾基督教史学会秘书长、在马偕专校和马偕医学院任教的郑睦群,从小对历史就有兴趣,高中唸淡江中学,又是具有历史气息的学校,毕业后就决定读历史系。父亲是牧师,他从小成绩虽然不算很好,但在父母眼中看来并不是最重要,父母在意的是他和两个弟弟有没有去教会作礼拜、在教会服事、持续跟随主。因为父母相信只要他们把信仰放第一位,上帝就会为他们开路,所以他们三兄弟兴趣都完全不同。

父母信仰传承 上帝奇妙带领
郑睦群记得在填志愿时,不少人认为他的成绩可以读别的科系,不一定要唸历史,唸历史不一定会有出路。但父母的想法是只要孩子有兴趣,觉得做得有意义,不论什幺出路,上帝都会帮孩子安排,甚至超过想像。

他记得自己原本计画唸完历史研究所毕业,退伍后到高中教书,工作也很稳定,似乎也是理所当然。但当他在硕士班唸书,并在高中兼课时,发现高中生活的步调不是他所想要的,因为除了教书,还有庞杂的行政事务,很难再从事研究,所以他硕士班唸完后,决定攻读博士班。

虽然就业环境不是很好,他仍希望未来可以在大学教书,也可以继续做研究。儘管外界不看好,但父母仍然开放,一直支持他。而他所做的研究议题也都与教会有关。

2005年,郑睦群和几位淡江中学毕业的大男生六、七人,因着怀念以前在学校唱歌的生活而先组成「淡江中学男声四重唱校友团」。一开始他们到教会献诗,也在学校庆典或募款时一起参与,让他们能够一边服事,一边回馈学校,他们在学校和教会也慢慢建立一些知名度。

经过五、六年后,团队成员在大学或研究所都快毕业,濒临解散。他们也向上帝祷告寻求未来怎幺走?当郑睦群从长老教会的历史看,过去长老教会被称为「唱歌的教会」,因为有很深的西方音乐传统基础,在四、五十年前,教会作礼拜唱圣诗,自然会唱四部合音,不太需要特别训练,彷彿「整个教会就是一个合唱团」。

七○年代校园民歌兴起,大学生喜欢拿吉他、唱民歌,也影响教会的敬拜,于是从传统五线谱到使用简谱和吉他谱。那时冲击教会还不大,因为教会圣歌队仍很强。

教会面对圣诗流失危机
但是当九○年代敬拜讚美兴起,由乐团领唱,群众不用谱,只要进入那个情绪就可以跟着唱。教会从传统的四部合声看五线谱,到看简谱,但现在连谱都不需要,失去唱合声的能力。他思考再过廿、卅年,这些不会看谱的年轻人变成教会的长执时,怎幺会去重视传统诗歌?是否唱甚幺诗歌都变得不重要了。

所以当郑睦群看见这个教会危机,和其他人分享后,他们决定这个团队不仅不能解散,还要从中扮演关键的角色,反而要更壮大!

那时起,他们开放团员名额,只要愿意服事的基督徒,不是淡江校友也可以加入,并且聘请专业的音乐老师林坤辉指导,增加他们的实力,让他们服事的範围越来越广。

郑睦群要让大家了解「新和旧」不是对立,他说,很多教会把敬拜讚美和创新画上等号,认为唱敬拜讚美诗歌,会有年轻人,有年轻人就能创新,可惜就把诗班冷落在一边。很多音乐之所以成为经典,是因为被淬练,可能五百年前的诗歌,当我们听到时彷彿仍像一首新歌,就会成为我们生命中新歌的一部分,所以诗歌和敬拜讚美应该可以同时并存。

但是如果要变成专业、永续经营的合唱团,市场在哪?可让他们持续下去。郑睦群发现近年来台湾的合唱团一直在进步,甚至获得国际奖项;但是台湾的合唱市场一直在萎缩,听音乐的人选择越来越多,古典音乐属于小众,合唱团又是古典乐其中的小区块,也面临听音乐的人不多,唱片卖得不好。

八角塔如何在进步中又永续经营?他说,由于过去常跑教会,教会也认同他们的服事理念,所以他们希望教会把八角塔当成自己的合唱团。长老教会两百人以上的教会近一百间,如果每週进入这些教会献诗,接受奉献,他们可以在歌唱专业上进步,也能得到大家的认同和支持。

去年他们成立一个八人的小团,接受各教会的邀约演唱分享,目标希望成为台湾基督长老教会里半职业合唱团的先躯。

难能可贵的是在一片惨淡的合唱市场中,他们的预算从廿万元,在一、两年时间内提升到两百万元,成为半职业团体,事工也得到教会的肯定,让他们收支可以平衡。

年轻人愿出来承担责任
「我们不是一群年轻,穿着帅帅的来唱歌;我们是看见教会的危机,而愿意站出来承担这个责任!」郑睦群说,「历史画面建构在会众熟悉的诗歌,给会众完全不同的感受。」所以八角塔男声边唱诗歌,并结合他的史学训练,一边分享会众从未想过的故事,让会众印象深刻。例如许多人会唱的《三一颂》,多半是聚完会后唱的诗歌,然而这首诗歌是马偕到原住民部落破除偶像时,举办礼拜唱的诗歌;也是马偕回加拿大募款时,在马偕的送别礼拜中,会众高唱的圣诗。当八角塔唱这首诗歌时,会连结到百年前的画面,如1882年牛津学堂开幕时,马偕也邀请在场会众唱这首诗歌。

郑睦群也希望,唱传统诗歌也能唱得像新歌一样好,让会众听到从未曾听过的合声。他也认为,八角塔创造出来的舞台不是要和任何团体打对台,而是能连结更多平台,而把服事越做越大、越做越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