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任总统都搞不懂的核四风暴


49人参与 |分类: L滴生活|时间: 2020-06-18
八任总统都搞不懂的核四风暴

从年台电提出兴建核四计画后,年来,历经八届总统任期、两次政党轮替,至今,核四仍是台湾社会难解的问题。为什幺难?因为核能发电的安全性,至今仍然各说各话,但年日本世纪大震后引发的核灾,却让台湾民众为之心惊;就算台电不断保证会做好把关,不断发生的人为疏失,却让人民缺乏信心。

立刻停建?若无核四,未来的能源替代方案为何?社会仍无共识。按照原计画兴建运转?却没有人能够保证,核四究竟会不会成为台湾未来年安全的不定时炸弹。2013年2月,行政院长江宜桦宣布交付公投。在这决议能源发展与国家安全的关键时刻,《远见》以最完整的篇幅,从设计、施工、试运转、监督每个环节,解开这个「连总统也不一定懂的」核四癥结。

工程进度已经达九成、兴建以来就问题重重的核四,在行政院长江宜桦抛出交付公投之后,核四的未来该何去何从,已经到了该抉择的关键时刻。回顾核四的兴建过程,可说创下许多世界第一,这正是它这幺令人忧心的原因。核四堪称是史上兴建过程最久的核能厂。核四计画于1980年提出,1999年始兴建,历经蒋经国、李登辉、陈水扁、马英九共八任总统任期,几乎是台湾史上延宕最久的公共投资案。

核一、核二、核三,平均六年就完成建厂商转,如今,前三厂都已快届龄除役,核四工程却仍步履阑珊。工程愈拖愈久,代表预算的洞也愈挖愈大。核四预算的追加幅度由原本核定的1697亿,追加至2736亿,增幅高达60%。2013年,预计台电还要再追加至少400亿元经费,这也让核四总预算可能累计达到3200亿元。不过,这是否就是最后一次追加?包括台电在内,谁都无法确定。

「到底上限在哪?核四根本是无底洞钱坑!」绿色公民行动联盟祕书长崔愫欣痛批,核四已成世界最贵的核电厂。立法委员田秋堇则说,台电已经烧掉了那幺多钱,仍然不断出包,「就像玩股票,应该要认赔杀出了。」核四安全问题不易理解过于专业?说真话也不容易?为什幺核一至核三可以很顺利盖完,核四兴建拖了十几年,仍问题百出?

这个牵涉国家安全的大问号,其实很难说清楚。翻开合约书与程序书,满满的工程细节,若非相关背景,一般人实在难以了解。「走进核四厂,其实很难看出问题,工厂外表都好好的,藏在水泥块里的问题,谁知道?」曾经视察核四的田秋堇说。原能会主委蔡春鸿也表示,自己在清华研究所教核能结构材料课程,光是谈螺栓,一学期都讲不完。「要谈安全,让一般民众能理解,真的很难。」

除了实在太专业,似乎要说真话也不容易。2011年7月,曾担任美国奇异公司与贝泰顾问的前核四安全监督委员林宗尧认为,核四问题庞大且严重,已非台电自己可以独立解决。他将核四面临的结构性问题,写成〈核四论〉一文,希望政府高层明白,之后并提出〈核四之计〉,建议实际解决之道。当时担任核四安全监督委员会主席的前原能会副主委谢得志,认为该项报告十分重要,决定于同年8月召开临时会,会中经全体委员表决同意,将林宗尧的报告呈报给总统府与行政院。谢得志并在该次会议中做出结论:「到了年底以前,不能提出大家满意的方式,就停工。」

安全监督委员会主席请辞 核四真实情况飞不出玻璃墙
未料,原能会主委蔡春鸿当时并未接受决议,拒绝将此报告与结论上呈。他说明原因:「这不符合行政伦理,这本来就是原能会应该解决的问题,往上报也没用啊;就算把报告给总统与行政院长,他们也不懂啊!」谢得志遂于一週后请辞。他曾在接受访问时发表辞职感想:「有一天,我在看书,有只甲虫飞过,撞到玻璃的矮墙,摔得四脚朝天。好辛苦的再飞起来,又是撞到矮墙,又是四脚朝天。连撞了五次,就有点像我现在的状况,飞不出这个玻璃矮墙。」

之后,林宗尧也辞去核四安全监督委员一职。以「人微言轻,难为国用」为因,提出辞呈。曾经担任核二、核三厂顾问的林宗尧表示:「核四的问题卡住了,已经不是原能会可以处理的了,只是大家不知道。」到底,这两位核安专家所看见的「飞不出的玻璃墙」,真相是什幺?其实,回归到最基本的问题是:核四,到底安全
吗?谁又敢保证?

2011年11月,总统大选前的关键时刻,现任总统马英九曾对核四提出了宣示:「在确认安全无虞的情况下,支持核四继续兴建运转。」原能会主委蔡春鸿也多次表示:「如果不安全,绝对不给台电运转许可。」

核四安全纪录令人忧心 5年内淹水7次 设备多次烧毁

然而,台电表现如何?从目前的纪录看,确实让人忧心。根据监察院的纠正文,核四兴建期间光是人为疏失造成的淹水,至少就有七次。2008年7月辛乐克颱风侵袭,台电由于轻忽颱风,疏于準备,积水淹入二号机厂房最底层达2公尺高,造成紧急冷却系统等设备泡水,近2亿元设备受损。2011年8月,值班运转员执行从冷凝水槽经过高压灌水系统对抑压池的灌水作业时,由于没有按照规定挂卡,也没有执行工具箱会议,导致大量水从阀体漏出,最高积水达30公分,造成三组地震侦测设备、控制棒蓄压器液位开关等安全有关设备受积水影响,造成95万设备损失。

2012年3月,核四厂一号机室内消防栓箱的太平龙头脱落,消防水冒出,致使契机厂房淹水高达30公分。探究原因,竟然是採购的太平龙头是日规管,但连结的消防管却是美规管,仅及设计咬合度26.1%,足见採购专业度出了问题。2014年4月,海水系统的自动逸气阀故障,导致海水大量流出,淹水高度达150公分。然而,类似情形,曾经在2011年9月、10月、12月皆发生过,显示台电未能彻底解决设备设计和品质问题,导致问题一再发生。

此外,除了被水淹之外,核四也发生数次设备烧毁事件。例如,2010年5月,台电员工依据过去核一至核三厂经验,使用鸡毛撢子和吸尘器清理主控室电子盘柜,不料却因为鸡毛撢子与盘柜磨擦时所产生的静电,导致输出电压受干扰,影响到下游的仪控盘金属氧化变阻器短路,烧毁了11个盘柜的突波吸收器。翻开原能会给台电开出的违规疏失,自2007年至2012年2月间,至少有15项重大违规,包括逕自变更工程设计、围阻体墙混凝土及结构剪力筋不当凿除与截切等。

八任总统都搞不懂的核四风暴

经费与预算纯属虚构?林宗尧:核四的问题超过台电能力

过去累积下来的疏失,让参与的包商也对核四品质没信心。有包商私下表示:「只要把它盖完,大家(众包商)拿到钱就好了,根本不可能运转。」也有人开玩笑说:「不用地震和海啸,核四本身就会出事了。不是核四,根本是核五(武的谐音),恐怖啊!」过去10几年,台电原定的运转时程,已然都跳票。林宗尧表示:「过去的经费与预算,都是纯属虚构。因为核四的问题已经超出台电能解决的範围,根本没有能力估算。」

2013年,台电即将新的预算与商转期程送入立法院。然而,民间反核声浪渐起,行政院长江宜桦宣布交付公投,投下一记震撼弹。在这决议未来能源发展与国家安全的关键时刻,《远见》将以最完整的篇幅,从设计、施工、试运转、监督每个环节,试图解开这个「连总统也不一定懂的」核四癥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