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肇烜专栏》长眠台湾 让荒漠变良田的:八田与一


64人参与 |分类: X真生活|时间: 2020-06-10
《张肇烜专栏》长眠台湾 让荒漠变良田的:八田与一

原文由想想论坛授权转载。

他是台湾「嘉南大圳之父」八田与一,因为他的努力和建设,灌溉了台湾十五万甲的嘉南平原;每年的 5 月 8 日是他的纪念日,眼看逝世 75 周年就要来到,八田与一的铜像竟遭到狠心地断头……

《张肇烜专栏》长眠台湾 让荒漠变良田的:八田与一台湾是个多山的岛屿,一望无际的嘉南平原是多幺的珍贵;然而,过去的嘉南平原多还是旱田,也就是俗称的「看天田」,不仅水源完全来自天上的降雨,还可能遭受洪水、乾旱与盐害。

这样的情形,直到日本时代总督府确立「农业台湾、工业日本」政策后,才出现改变。

1910 年,东京帝国大学工学部土木工学科毕业的八田与一,飘洋过海来到台湾,他希望能在亟需建设的台湾,发挥所学和一身长才。

八田与一从最基层的「技手」做起,很快就受到上司重用,要他全台走透透,从南到北看台湾每一个地方,需要那些基础建设。四年之后,八田与一升任「技师」,负责桃园台地的灌溉工程,282 公里的水路,可灌溉 22000 多甲的农地。

之后,八田与一继续他的台湾水源调查,并向台湾总督府提出「日月潭水力发电厂」和「嘉南平原灌溉计画」。

来台已经七年了,怀抱建设梦想而来的八田与一已经 31 岁了,日本的家人都要他赶快回去,成家立业。

八田与一顺家人之意,回到故乡金泽,并透过媒妁之言与米村外代树认识。

《张肇烜专栏》长眠台湾 让荒漠变良田的:八田与一外代树是医生之女,家境非常优渥。她的母亲听闻八田与一还想回去台湾,她认为,台湾是一个很落后的地方,还有疟疾等传染疾病,因此强力反对女儿嫁给八田与一。

所幸,外代树的父亲是一位非常明理的医生,他要妻子好好检讨,要结婚的是外代树,不是你!你怎幺可以干预女儿的人生。

八田与一和外代树终于顺利成婚,婚后八田偕同妻子,定居台湾。

回到台湾之后,八田与一先前提出的「嘉南平原灌溉计画」在土木部里引发讨论,若真的动工,将会是全亚洲最大的工程,然而,高额的兴建经费恐怕拖垮财政;八田与一面对各方质疑,不改立场,他说:

八田与一的计画极具前瞻性,却因预算问题遭到驳回。

然而,1918 年日本本土发生「米骚动事件」,总督府决定兴建「嘉南大圳」。

《张肇烜专栏》长眠台湾 让荒漠变良田的:八田与一

「公共埤圳官佃溪埤圳组合」于是成立,由八田与一率领80多位专业技术人员完成兴建之前的实地测量以及相关设计规划、工程事宜。

到了云嘉南,八田与一看到当地农民的辛苦,要水却苦无水可用,他更加深了要好好建设嘉南大圳给嘉南平原送水的信念。

读土木工程的八田与一,念书时教授曾跟他说:「如果你要造桥,要做一条可以长久的桥,你做的这座桥,要让大家 100 年后还能走。」

八田与一深受老师启蒙,他希望他规划的嘉南大圳,也能够让百年后的台湾农民都能够有水可用,这就是他的初心。

他规划嘉南大圳的心脏就是「乌山头水库」的建造,将引曾文溪上游的溪水,蓄水量可达 1 亿 5000 万吨,规模是当时东亚第一大、世界第三大。

除了乌山头水库还不够,八田与一又规划引浊水溪的给水路及其他错综的引水道,水道长达 16000 多公里,光是水道长度足足可以绕台湾 13 圈,总灌溉面积达到15万甲地。

《张肇烜专栏》长眠台湾 让荒漠变良田的:八田与一

大家都认为经费太高、工程太浩大了;八田与一坚持他的理想,人工加上重机械的配合处理,经过10年的努力,1930 年 4 月 10 日,全亚洲最大规模的水利工程「嘉南大圳」顺利通水使用。

兴建工程艰险,耗尽了人力和物力,更有 134 位同仁在兴建过程中不幸因意外或是疟疾等疾病殉职,因此特别立了「殉工碑」作为纪念。

石碑下的碑文是重情重义的八田与一亲自撰写,其中这幺一句是这样写的:

碑文一笔一画不分台湾人或是日本人,依照殉职时间先后,题写了每一位殉职者的姓名。

《张肇烜专栏》长眠台湾 让荒漠变良田的:八田与一

完成嘉南大圳伟大工程,将嘉南旱田变水田,农作物产量大增了约四倍,从此奠定了台湾的农业经济基础。

当地人为了感念八田与一的贡献,特别请日本雕塑家都贺田勇马製作八田与一铜质塑像,1931 年开始,这座身穿工作服、工作靴、席地坐在堤堰上沉思的八田与一,目视着一手建造的乌山头水库。

八田与一的铜像很特别,和一般做得又高又大的威严政治人物或是军事人物铜像截然不同;他的存在,是因为大家的尊敬,因此显得特别生活化、平凡又亲民。

八田与一在嘉南大圳竣工后,则继续台湾各地的水利发展规划,他花了六年多的时间完成「全岛土地改良计画」,希望能够提高土地的生产力,另外也提出大甲溪发电计画等。

《张肇烜专栏》长眠台湾 让荒漠变良田的:八田与一1930 年完工的嘉南大圳。(图片:作者翻摄自 YouTube 日本人技师 [台湾にダム建设]八田与一さん)

1941 年,太平洋战争爆发,无情的烽火,扰乱了日常。由于战争需要,政府到处收缴铜製品,伫立在乌山头的八田铜像也就此消失。

而八田与一被派遣至菲律宾进行「棉田灌溉计画」,但是他所搭乘的轮船「大洋丸号」却在航行途中遭到美军鱼雷轰炸,「大洋丸号」就此沉没,人在船上的「嘉南大圳之父」八田与一连同全船 817 人沉入海底,结束短暂却贡献非凡的一生。

约莫一个多月后,八田与一的遗体奇蹟似的被渔民寻获,他的胸前放着一本羊皮记事本,虽然泡在水里很久了,却仍然可见笔迹写下的地址;八田的遗体火化后,由长子将骨灰带回台湾,从此长眠在乌山头水库。

《张肇烜专栏》长眠台湾 让荒漠变良田的:八田与一

而妻子外代树一个人要带着八名儿女,在战争中努力的生活,后来因为美军空袭台北城,她们被疏散到乌山头,这个永远难忘的地方。

1945 年,日本战败,所有日本人都要遣返离开台湾。

当时外代树和子女都避居在这个丈夫投注毕生精力、历经千辛万苦建造的乌山头水库,她想大半辈子都在台湾了,如今丈夫因战争身亡了,她和八个子女竟落得狼狈遣返的悲惨命运…..

悲从中来的外代树留下一封遗书:「爱慕夫君,我愿追随去……」

她在儿女熟睡之际,毅然跳入乌山头水库的放水口,投水自尽。八田与一夫妻俩,从此合葬在乌山头珊瑚潭北侧的大坝,夫妻再也不分离了。

而八田夫妇身后留下的二男六女共八名子女,全都在台湾出生、在台湾长大,台湾就是他们的故乡,在战后,全数遭到国民政府遣返,被迫离开台湾。

《张肇烜专栏》长眠台湾 让荒漠变良田的:八田与一儘管国民政府来台之后,气氛巧妙转变,嘉南农民感念八田与一,不仅为八田夫妻合葬立墓,更在每年的 5 月 8 日,八田与一罹难那一天举办纪念追思会,从不中断。

多年之后,那尊为了战争收起来的八田与一铜像,竟由一位水利会员工在台南官田火车站的仓库中发现,立即向政府申请设置许可。

然而,申请一直没有核准,直到 1981 年,政府终于核准八田与一铜像设置许可。阔别多年,八田与一重新回到乌山头水库,守护嘉南平原的生命泉源。

2017 年,适逢八田与一逝世75周年,岂料伫立乌山头水库的八田与一塑像却遭利器破坏,头部遭到割除。

知道历史的人,知道八田与一是这幺一位深爱台湾的日本人,费尽千辛万苦,让嘉南从此荒漠变良田,看见风吹动一望无际的金黄色稻田。

身为台湾人,是不会忘记八田与一的。

直到今天,乌山头水库的水还是涓涓地流着,几十年,溪水不仅灌溉了良田,也让农人的每一滴辛苦汗珠终成稻穗,溪水也流入台湾人的心田。

饮水思源!在八田与一的铜像前,我们感谢他在台湾泥土中播下希望都来不及,我们惭愧自己爱台湾这块土地竟不如一位日本人,怎还有人会去破坏呢!

原文标题【人心人术】艰苦人的守护神!10元阿嬷的大爱典範

相关连结

张肇烜医师的脸书专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