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间过剩,不如组个设计者的共生公寓吧!


84人参与 |分类: X真生活|时间: 2020-07-28

C A S E 0 2

空间设计师的密谋 设计者的共生公寓!

空间过剩,不如组个设计者的共生公寓吧!空间过剩,不如组个设计者的共生公寓吧!

  从二二八公园缓步踏出,往怀宁街的方向走,老旧骑楼底下,仔细循着门牌号码,找到对的入口,乘着电梯抵达位在九楼的直方设计。玻璃门后藏着与一般想像不同的办公空间,一股诱人的奶油香气扑鼻而来,嗅觉引导了视觉,开放式的厨房空间令人联想到甜点教室,前方的沙发区和造型书柜,有两个人正轻鬆地聊着天,往右侧望去,长桌上竖立着好几台苹果电脑,暗示着这里是个设计工作室,走道底端的右手边是个水泥方盒般的空间,盆栽高低坐落在铁架之间,两侧几乎占满90%墙面的玻璃,将楼下如乐高玩具般的街区景緻拉到你面前,在圆桌前坐下的剎那,让人忍不住要说:老闆,来杯Americano吧!

 

从纽约到台北,返璞归根的旅程

  能有在海外生活、工作的经验对我来说,似乎是有点遥不可及的,但也总是认识许多在世界绕了一圈后,最终还是回到出生地的人们,Michael就是其中一个。大学毕业于东海建筑系,当完兵后就飞去美国费城攻读硕士,取得学位后前往纽约工作,他曾在两间事务所服务过,最后是在一间位在曼哈顿的事务所,服务的业主都是世界上0.5%最有钱的菁英白人。

  「我们曾帮一个才三十出头的年轻人,设计他的家和专属的码头,因为他拥有一座私人的岛屿,每天他必须要开水上飞机到私人码头,再走路去上班。」Michael的确在美国开了眼界,见识到位在金字塔顶端的这一群人们,却也因此拥有强大的不真实感,他认为生活是虚幻的,即使参与这些豪宅设计,仍然与当地的上流社会圈子有着极大的隔阂,加上语言和文化的差异,再怎幺努力也无法融入其中。

 

  其次,工作也无法落实理念。Michael说,设计师的成就感来自于为业主提供建议和设计的解决方案,当时接触的很多业主,因着预算充足,很多时候是能为所欲为的,与设计师之间没有太多真实的互动。六年之后回到台湾,在这个土生土长的所在,有最直接且真实有力的连结,在大型事务所累积一年的经验后,决定出来创业;他常说,他在追求一种真实,真实的空间和真实的人和真实的互动。

 

有直有方,一个与名字吻合的空间

 

  虽然曾经与人一起合作,但考虑到自己的理想,Michael重新寻找落脚地,一个合适的空间。就像我说的,很多人常常心里想着A,最后真正承租的是B!就像他自己说的,谁会想到空间设计公司的办公室会在城中区呢?直方设计有限公司的名字,取自于易经坤卦的「直方」,具备顺应自然的独特性,主张变化、包容、不拘一格的本质。这个空间从结构硬体到运作概念,真真实实地彰显出何为「直方设计」。

 

  Michael说,原本锁定的办公室位址是永康街那一带,花了九个月的时间,一间也没找到。结果误打误撞,来到这里看一间老房子,原本不带期望的他,进门后,却被面向二二八公园的绿意窗景给深深吸引,心里的声音告诉他:就是这里了!而非常神奇的是,空间的格局是L型,依照樑柱的位置,可划分成一格格方块,一处又直又方的基地。

  擅长设计商业空间的直方设计,深信设计是动态的,认为应该把限制或问题点转化为机会,空间才有机会在自身特质上,延展出各种可能性。以这间老房子来说,他打破一般人对于办公空间的想像,极致地简化装潢程序,将天花板以家具界定区域,全开放式的无隔间设计。Michael希望可以让这间房子「 回归」到最真实的样貌,而何为最真实的样貌?说穿了,也是来自于他自身独到的想像。

 

工作室不只像家,还可以像咖啡厅?

  Michael表示,设计许多服饰店、咖啡店和餐厅之后,陆陆续续有很多年轻业主找上门,跟他说:「 Michael,你设计的咖啡厅,我们超喜欢的!我这边有一个老房子…。」这些年轻人们,告诉他,他们想要把家里弄得像他设计的咖啡厅或餐厅,因为他们不只是住在里面,他们的工作室也在家里,更需要有空间

接待前来讨论工作的人们;他发现,「家」随着工作型态的转变,已经有着不同的样貌和可能性。

  新世代对于空间已经有更多弹性的使用方式,对于空间的定义也不再侷限于「住宅」、「 商用」或「 办公」,更多的时候是将三者相互融合在一起,生活与工作已经不再有制式化的区隔和鲜明的界线了。「所以当初我在设计这里的时候,就刻意让「住」跟「 吃」,也在办公空间里发生,让它变成一个办公、商用、住

宅三合一的特殊空间,以后我的业主来就可以看见这样的一个新型态空间。」

 

  L型的空间中,自樑柱的位置画出隐形的线条,便能区隔出「 卧室」、「 卫浴」、「中岛厨房」、「 餐桌」、「 沙发区」、「 公用长桌区」、「 会议区」,以机能串联起整个生活场域,宽敞无碍零隔间,工作与闲暇亦能随兴切换。Michael用设计家俱的方式来解决功能性的需求,而不是透过装潢,可移动式的书柜、滚

轮抽屉,以及可摺叠重组的书桌等,为空间带来更多可能性!

空间过剩,不如组个设计者的共生公寓吧!空间过剩,不如组个设计者的共生公寓吧!

**尽可能卸除旧有的装潢,展现原有的结构以及纹理,恢复它原来的水泥样态;透过植栽和艺术挂画作为温暖的色彩点缀。

空间过剩,不如组个设计者的共生公寓吧!空间过剩,不如组个设计者的共生公寓吧!

**会议室双面採光,格子铁架子上摆製生气勃勃的绿色植栽,与窗后的公园远景遥相呼应,手动旋转窗户更增加空间趣味性。

空间过剩,不如组个设计者的共生公寓吧!空间过剩,不如组个设计者的共生公寓吧!

**呼应地面平行线条的铁製造型书柜,以钉墙的方式固定,不仅可以放置书籍杂製供阅览,更成就沙发区充满书香气息的端景。

 

空间过剩,不如组个设计者的共生公寓吧!

  正式进驻之后,Michael实在感受到,这宽敞的单层公寓,对仅有三个人的公司组织而言,还是太大了。他笑说,那时设计一个中岛厨房和大型餐桌,就是希望业主来的时候,自己可以化身型男主厨,为对方精心烹饪好料,一起边享用边讨论案子;但实际上, 上班就已经累个半死了, 哪还有时间捲袖进庖厨呢?

Michael:「 这幺大的空间自己用也很孤单,乾脆问问老友有什幺想法好了!」

  我这时候也算是派上用场了,我们第一个想法就是「 分租」。但毕竟每个空间有不同的属性,到底什幺样人可以适合在同一个地方「 共生」,都需要不断尝试,我们决定先把「厨房空间」出租,也把长桌的位子个别出租。隽永R不动产以专案的方式跟Michael合作,包括在网站和FB上面曝光此分租的讯息,安排面试,从中筛选出可能的「共生」伙伴。

  第一个进来的是名叫Olive的女生,她自创OlivesBaking品牌,承租厨房空间,平时在厨房里研发好吃的甜点,还提供同事们经济实惠的活力早午餐;周末运用公司无人的时候,揪吃饭团、揪学做甜点团,空间得以被完善运用。

  后来,平面设计师ChiaoChi进来;Michael和这些好邻居都变成不错的朋友,每天工作不只是面对电脑画图,除了业主和工班,有好多有趣的人可以认识、好玩的活动,更有好吃的食物,这样的共生公寓岂不是挺有趣?

 

空间过剩,不如组个设计者的共生公寓吧!空间过剩,不如组个设计者的共生公寓吧!​1

入口进去,可以看见一字型的空间,往两侧延伸。

2

以隐藏门包覆厕所和淋浴卫生间的入口,自外观更显一致性。

3

运用卫厕前面的方型区做为储藏区域,做为各种弹性使用。

4

厨房採开放式的中岛设计,创造出灵活运用的回字动线。

5

沙发区和用餐区相互开放,勾勒出悠闲惬意的休憩空间。

6

将最好的视野留给工作区域,随时远眺二二八公园。

7

两侧以大面积落地窗接光,玻璃摺叠门做为会议室与工作区域的隔间。

空间过剩,不如组个设计者的共生公寓吧!空间过剩,不如组个设计者的共生公寓吧!

**一般办公室有个茶水间就很了不起,但这里可是有着甜点师傅的专业厨房,Olive每日限量推出鹹食和甜点!饿了就随时order一份下午茶吧!

 

体验式空间设计

 

空间过剩,不如组个设计者的共生公寓吧!空间过剩,不如组个设计者的共生公寓吧!

**将旧有天花板都拆除,新的天花板也和樑柱间有安全间隔,使新设计的东西和旧有的东西都「 脱开」,保有各自的独立性;所有家具都可以轻易移动,依照不同需求,挪出不同尺度的空间。

空间过剩,不如组个设计者的共生公寓吧!空间过剩,不如组个设计者的共生公寓吧!

**把不要的老书桌给捡回来重新上漆,变成宛如当代艺术品般的工作桌;长桌使用特殊五金构造,可随时摺叠和移动。

空间过剩,不如组个设计者的共生公寓吧!空间过剩,不如组个设计者的共生公寓吧!

**大面积的双色柜体内暗藏玄机,拉下中间的手把,就瞬间变出一张床,让工作室一秒变卧室!

空间过剩,不如组个设计者的共生公寓吧!空间过剩,不如组个设计者的共生公寓吧!

**开放式的造型书架,让人宛如置身在咖啡厅一般,整面设计书诉说着与此空间相对应的故事。

 

<更多详细内容>

空间过剩,不如组个设计者的共生公寓吧!空间过剩,不如组个设计者的共生公寓吧!

诚品    购书连结

博客来购书连结

金石堂购书连结

书虫    购书连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