税官遗孀诉反贪会等9造案‧法官赴反贪总部勘查


75人参与 |分类: X真生活|时间: 2020-07-28
税官遗孀诉反贪会等9造案‧法官赴反贪总部勘查(吉隆坡讯)承审雪州关税局助理主任阿末沙巴尼遗孀起诉吉隆坡反贪污委员会等9造一案的高庭法官拿督卡玛鲁丁週二前往吉隆坡反贪会办公室勘查,了解死者坠楼身亡的真正地点。卡玛鲁丁是于上午11时抵达吉隆坡反贪污委员会总部,在办公室大厦逗留逾45分钟,阿末沙巴尼遗孀玛茜雅及孩子共4人也在律师的陪同下前往现场。谢绝媒体採访不过,勘查情况谢绝媒体採访,媒体只能在大厦範围外拍摄法官抵达及离开的画面,全程未有发言人针对这次的勘察发表谈话。卡玛鲁丁较后于上午11时45分离开吉隆坡反贪会总部,下午2时半将继续承审死者遗孀起诉反贪会等9造一案,此案于週一进行第一天的审讯。56岁的阿末沙巴尼是于被发现从蕉赖葛京路的反贪会吉隆坡总部3楼坠下毙命,死者遗孀玛茜雅曾针对案情出现新进展而在报案,惟案发至今无人受对付或被逮捕。阿末沙巴尼是反贪委会展开的“30亿令吉”大逮捕行动中落网的62名关税局官员之一,他是在被扣。政府较后设立验尸庭来调查阿末沙巴尼的死因,验尸庭在正式开庭,经过13天的审讯,验尸庭共传召了34名证人及接纳84样呈堂证物后,鉴定阿末沙巴尼是意外坠楼死亡,且没有充足证据显示阿末沙巴尼是死于自杀或他杀。玛茜雅在事隔3年后,也就是今年的4月4日入稟高庭,在诉讼中把时任吉隆坡反贪委会主任莫哈末尤索夫、官员莫哈菲兹、赛尼查、峇斯卡、莫哈末罗斯里、卡玛阿旺、大马反贪委会主席、大马反贪委会和大马政府列为第一至第九答辩人,要求索偿逾800万令吉。玛茜雅在诉讼中指出,9名答辩人必须为无法确保其丈夫人身安全所犯下的疏忽行为负起法律责任。此案于週一才开始第一天的审讯,玛茜雅也是案中的第一名证人。同事:死者指查案官逼认收贿3年前在吉隆坡反贪会总部离奇坠楼身亡的雪州关税局助理主任阿末沙巴尼遗孀起诉反贪会等9造案续审,阿末沙巴尼生前好友兼同事阿兹兰供证时指出,阿末沙巴尼曾透露在被反贪会调查期间受到精神虐待,查案官出言恐吓及强迫他承认受贿。“他告诉我,他已经撑不下去了,因已经55岁了,有同伴告诉他,迟认罪可能更严重,所以决定到反贪会改口认罪。”他说,死者在4月6日案发当天凌晨也特别约他见面,坦承自己再也无法承受这些压力,基于担心自己在改口认罪后,可能会被扣留一段很长的时间,所以特别将关税局网球社的文件、网球及数百令吉的会员费交给他,代为保管。阿兹兰没想到在与阿末沙巴尼见面的数小时后,就传出他在吉隆坡反贪会总部坠楼身亡的消息。指反贪官不允用餐喝水“我听到时,真的很难接受,甚至呼吸困难,我试图打电话给一名相识的反贪会官员向他查证这个消息,但后者指自己没在办公室里,不能确定此事。”现年48岁的阿兹兰是本案的起诉方第二证人,他声称,因为与死者拥有共同话题及兴趣,所以是同事也是好友。在他眼中,死者行为谦卑及亲切,相约打网球时都是骑摩多出门,原因是要节省汽油费。他说,两人都是网球社成员,之后各别兼任财政及委员的职位。死者于4月1日被反贪会扣押调查及获释后,两人曾于4月3日一起打球,死者曾向他披露自己被调查期间曾遭反贪会官员的恶劣对待,甚至不被允许用餐及喝水。“他看起来很忧愁,很压力,但他试图振作,因为他是一家之主,为了家人一定会撑下去。他一直都是个坚强的人。”阿兹兰最后一次见死者是在4月6日的凌晨5时30分,死者当时向他坦言即将到反贪会改口认罪。他不相信死者曾经受贿,并坚信死者是出于被迫才会认罪。证人:沙巴尼要求“夹口供”在进出口公司担任高级执行员的旺再纳声称,阿末沙巴尼在4月4日当天突然联络他,要他一起“夹口供”,因为阿末沙巴尼向反贪会招供说,在进出口公司工作的旺再纳每一个月都会以50令吉贿赂他。旺再纳是诉方第三证人,案发时被反贪会指责是贿赂阿末沙巴尼的当事人。他週二下午在高庭供证时指出,他是逼于无奈才与阿末沙巴尼“夹口供”,他不知道发生了什幺事。后者称,如果有反贪会官员问起,他就说确实有“给钱”就可以了。“因为经常要到关税局处理出口证的事务,与阿末沙巴尼认识近10年,除了公事,我们也是朋友,他都这幺说了,我也只好接受。我问过他为什幺是我,他说他的手机通讯录里,就只有我在进出口公司工作。”他说,阿末沙巴尼坦言被反贪会调查期间很压力,最后还把他牵扯进来实在抱歉。此案展至週三续审。抵反贪会获悉沙巴尼坠楼旺再纳在阿末沙巴尼坠楼前,曾被一名反贪会官员传召到总部接受调查。事发当天的中午12时许,在他抵达吉隆坡反贪会总部时,现场有许多媒体及警察,在踏入总部大厅道明到访目的后,才从其中一名警员口中获悉,阿末沙巴尼在不久前坠楼亡。他指出,案发当天早上10时许,他接到一名自称是吉隆坡反贪会总部官员的电话,要他在两个小时内抵达总部协助调查,但后者却未告知自己的姓名。“因为不确实地点,我在11时许曾试着拨打这名官员的手机,但手机直接进入语言信箱,我只好问朋友,而朋友也告诉我,那里刚刚发生一起坠楼事件。”当时他并不知道坠楼者是谁,直到踏入反贪会总部大厅,才从驻守现场的警员口中获悉此事,让他感到非常惊讶,不久,他就看到警方将阿末沙巴尼的尸体抬离反贪会总部。他说,一名自称甘尼的反贪会官员之后向他表明身份,指自己是早前要求他前往协助调查的官员。后者也向他转述阿末沙巴尼坠楼前的经过,称自己当时出去用餐再回到办公室时,阿末沙巴尼已失蹤。“他之后发现窗户开着,而阿末沙巴尼就躺在地上。他说,如果有人问起我发生什幺事,我就要照着他的话去说,接着另一名反贪会官员即拉开他,要他不要在众人面前说这些,应该进去里面才谈。”之后反贪会基于不便录口供,要旺再纳先回家,另行再作通知。‧2014.1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