抢救流行音乐,需要的是什幺?


10人参与 |分类: X真生活|时间: 2020-07-11

台湾流行音乐的没落不是这近几年的事情了,滚石唱片在2004年的财务危机就已显曝困境的开端。自MP3格式普及以来,大量的数位音乐散播成了很多人听音乐的主要选择;音乐市场已经转变,卖唱片不是唯一主要的收益来源。Youtube、Facebook与MySpace等社群影音平台如春笋涌出,整个音乐行销有效的方式也完全颠覆。

这幺多的改变,当时在台湾,我却只看到了很多人的不变。听到关于唱片没落的主因,就是怪夜市盗版、烧录机普及、MP3与p2p分享软体氾滥⋯⋯难以阻挡这样的洪流,就只能成天鼓吹去实体唱片行买CD才是有格调的消费方式。

最后的结果怎样大家应该都很清楚:现在在台北,要找到唱片行恐怕比找刻印章的小店还难;一个人一年如果买个三四张CD已经是很了不起的音乐消费,除非有在追某团,不然很多人根本趋近于0;台湾歌手或是乐团能在本岛卖破万张可要痛哭流涕,很多人不买榜连千张都成问题。

当年很多掌握资源的人,并没有看见整个音乐市场早就已经有了不可逆转、天翻地覆的改变。尔后南韩音乐在金融海啸后随着影视的根基突飞猛进,早把台湾抛到九霄云后。中国市场的崛起更是市场主义下的最后一击:很多歌手在中国一个月能赚的钱比在台湾一年还多很多,一个省的单位能提供的曝光机会与资源就远远超过整个台湾,在这样的诱因下,人才不断左迁也是不可避免的趋势。

在当今的环境状况下,政府应该扮演一个什幺样的角色?一个类首都的地方首长,又能做些什幺?「把当初竞选的承诺做到20%就已属万幸!」

可惜总是说的比唱得好听,当初竞选的网路广告言犹在耳,实在讽刺。如今LIVEHouse台北市的问题根本没有得到解决或是纾缓,除了竞选承诺根本没有用心落实(可参考另一篇之前的投稿),音乐文化的问题本来不是一朝一夕可以改变。

台北市需要的不是更多硬体,更多的展演空间最后变成蚊子馆,也不是拿政府的钱去酬庸办更多赚不到钱的活动:需要的是上位的视野要打开,脑袋才能转变。就像当年应该就要看到音乐市场的问题,不是在于唱片卖多卖少,而是整个型态早就不一样了!

前几日一个标题耸动的新闻,更是再次触动了这个问题的核心。联合报的新闻标题是这样下的:「柯文哲:韩流压台流周杰伦后台湾没再产生巨星」

很多人可以辩解说这是标题杀人,但是仔细看看内文,我们的台北市市长竟然认为台湾是欠缺有系统的培养导致没落⋯⋯并且还举出了周杰伦与凤飞飞等人当例子。但这些人都不是靠政府的系统培养与资源才能成就的,而是市场!

抢救流行音乐,需要的是什幺?

当今韩流音乐的确是把音乐当成是工业化产品一样,有系统的栽培与推广出去。南韩音乐製作的规模,经费还有经验,早就不是台湾现今可以比拟的。但要能做到这样的程度除了银弹,重点还是要有政府一定程度、有效率地撑腰,还有音乐文化的支持。

台湾,现在有着怎样的音乐文化?

曾几何时,当年还是学生的我们会为了买一张唱片存好几个月的零用钱,又或者以加入热音社弹弹吉他打个鼓觉得自豪与满足;如今这个世代手游选择更多更容易得到满足,充值动辄上千甚至上万,但愿意投入在音乐产业消费的金额恐怕少之又少。年轻世代消费型态与能支配的比例早就不同;同样地,流行音乐的消费文化也不太一样了。

从政治面来看最可怕的两点,就是主政者不知道问题在哪,又或根本不觉得问题是问题。

例如欧洲早就行之有年的乐团补助,台湾也有而且行之有年,当初立意良善的补助有市场潜力乐团的美意,早就沦为政治角力中党同伐异的小金库。多少获得补助的乐团拿着政府的钱,去买冷气,买酒,甚至买大麻这些根本不相关的项目,再想办法去找发票来核销?拿发票来换钱,变成好像另一种统一发票中奖的制度,而不是真正能扶植音乐产业。而且说穿了这些钱也不太够,五十万要用来製作一张像样的唱片不是不行,但是更欠缺资源的部分应该是市场行销与媒体包装,而这些项目也包含下去恐怕自己掏腰包还不够,而这些才是真正需要政府提供资源与介入的地方。

又或者,可能是更难堪的事实:台湾当今可能根本没几个有竞争力的乐团可以推出去?说来说去,似乎都是文化造就了这现今的一切,而这样的困境,到底要怎幺突破?真的是所有人都应该好好想想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