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报外劳逃跑收费750‧移民局政策多变‧僱主代理感莫名


21人参与 |分类: X真生活|时间: 2020-07-11
投报外劳逃跑收费750‧移民局政策多变‧僱主代理感莫名(柔佛‧新山22日讯)26岁酒楼股东申诉,他向移民局投报酒楼的9名缅甸外劳分批集体旷工及逃跑,但移民局在短短一个月内的处理方式大不同,他首次投报3名外劳逃跑后可免付费,再次投报6名外劳逃跑时,一个人头却要收取750令吉的费用,令他感到莫名其妙,也无法接受。新山百合花园新国泰酒楼股东潘家豪说,他们酒楼于农曆新年前聘请了11名来自缅甸的男员工,当初通过外劳代理请人时,还承担每名外劳逾3800令吉的人头税、保险及准证等杂费。不料,这批外劳员工中的9人在合约未满一年前集体逃跑,造成酒楼人手吃紧及蒙受仲介费的损失,还得面对移民局的额外收费。一个月前投报无需付费潘家豪上週六在民主行动党柔佛州社青团团长陈泓宾陪同下召开记者会指出,第一批集体出走的3名外劳于8月5日“不告而别",第二批离开的6名外劳则是在相继一个月后,即9月6日集体失蹤。“外劳代理告诉我,外劳员工失蹤最好是到移民局投报,以免日后他们在外闹事,责任将落在我身上。"因此,他在3名外劳逃跑后,第一时间前往柔佛州移民局处理相关事项。他说,他前往移民局投报外劳员工失蹤时,移民局在有关失蹤外劳的护照上盖上含有“投报逃跑"(Lapor lari)字眼的印章,僱主无需缴付费用。不过,本月,他因再有6名员工逃跑而前往处理同样的手续时,却被移民局的官员告知,盖一个印章需要缴付750令吉。“我有问他们,为甚幺才前后一个月的时间会有这幺大的差别?"他说,官员回说“这是上头的指示",并没有正面回应这个所谓的新政策是甚幺时候落实。针对移民局额外收费的疑问,他曾询问过外劳代理,代理也声称“搞不懂"。他坦言,他无法接受移民局前后不一的处理方式。“这笔费用不少,而且对僱主来说是另一笔负担,所以我也在挣扎到底要不要给?不给又担心逃跑的外劳日后闹事,警方会找上门来。"新政策致老闆外劳角色对掉潘仓促实行漂白计划失策家豪在记者会上大吐苦水,声称现在的外劳员工比老闆还大,身为老闆的都不敢向员工大声说话。他说,老闆与员工角色对掉的局面,是从政府实施新政策之后开始。“自从政府实施新条例,让僱主承担所有聘请外劳的费用后,外劳便不像以往那样和僱主分摊费用。少了这份责任,一些外劳反而更加肆意妄为。"曾谈条件要求加薪潘家豪透露,9名年龄介于20至28岁的出走外劳,在离开酒楼前曾经跟他谈条件,要求加薪。“他们几个人围住我要求加薪,我就说如果他们做满一年将调薪100令吉,外加一个月的花红,可是他们还不满意。"他指出,酒楼除了让每名外劳享有800令吉的月薪,还提供吃、住、加班费和小费,不料外劳仍嫌不足。潘家豪申诉,这批外劳在他们酒楼担任招待员,工作态度十分散漫,服务态度差,最惨的是在工作时喝酒闹事。“早前有外劳员工在酒楼外包的宴会上喝了不少主家的酒,结果喝醉后还发酒疯,令我们很难堪。"他说,闹事的外劳不但没有悔意,事后还反问他不能喝酒的理由,令他哑口无言。仓促实行漂白计划失策陈泓宾认为,政府应设定一个长期性的外劳政策,避免朝令夕改的政策令人难以适从。“当年政府对僱主聘请外劳的问题就改了很多次,比如一时要求僱主亲自办理请人手续,一时强制要求必须通过代理处理,政策变来变去很不稳定。去年,政府仓促实行的外劳漂白计划,也是一项政策失误。"他认为,政府应该适度介入协助中小型企业面对员工短缺的问题,通过适当措施协助商家解决人手难题,如制定最低薪金制、提供奖掖等。针对潘家豪面对的问题,他表示将带领对方前往移民局了解情况,希望移民局给予明确答覆。柔局长没正面回答750盖章费针对移民局是否有向投报外劳员工逃跑的僱主徵收一个盖章750令吉费用的疑问,柔佛州移民局局长莫哈末那斯里受询时并没有正面回答。他指出,他必须事先了解事主的情况,并建议事主向移民局顾客审查部门投诉。他说,他不清楚事主在处理相关事件时是否“找对"部门,因为移民局里有很多部门。不过,他指出,如果事主向移民局投报,他会展开调查。“我希望事主前来投报,这样我们才能掌握相关资料,针对他所遭遇的事展开调查。"另一方面,潘家豪说,他早前是在外劳代理带领下,前往柔佛州移民局处理相关事宜。他认为,既然他处理第一批逃跑外劳的手续时,已顺利拿到了移民局的盖章,照理应该没有跑错部门。“陈泓宾将于週一带我到移民局了解情况,到时我再考虑是否到有关部门投报。"拥漂白证件外劳找工不难潘家豪指出,虽然逃跑外劳的正本护照都在他手上,但这些外劳持有複本或漂白后的证件,因此他们更加有恃无恐。“之前他们要求加薪不果后,还说要离开很容易,因为黑市也能买到护照。"据他了解,拥有漂白证件的外劳,至少有5年时间不必担惊受怕。因此,他不排除这些外劳逃走后仍可找到工作。“不久前,其中3名逃跑的缅甸外劳还肆无忌惮回到酒楼,要求拿回他们的护照。当时我不在,不过他们的护照刚好已经交到代理手中,所以他们拿不到。"他说,这几名外劳拿不到护照,竟然赖在酒楼不走,最后负责人只好召来警方将他们“请走"。“像我这样面对外劳逃跑问题的餐馆不只一家,只是一些商家避免节外生枝,没有将问题反映出来而已。"‧2012.09.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