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每年千人被蛇咬 南北凶手不一样


77人参与 |分类: X真生活|时间: 2020-07-10

惊!每年千人被蛇咬 南北凶手不一样

台湾气候温暖多溼,适合蛇类繁殖,根据统计,台湾至少有50种陆栖蛇类,其中毒蛇有16种。而6种大家耳熟能详的青竹丝、龟壳花、眼镜蛇、雨伞节、百步蛇、与锁链蛇,最可能咬伤人类。每年约有1,000例左右的毒蛇咬伤个案发生,北部与南部主要是青竹丝或龟壳花的咬伤,中部地区则是眼镜蛇,百步蛇与锁鍊蛇每年仅有1-2例,主要分布在南部或东部地区。

台中荣总感染科刘伯瑜医师指出,中部地区还是得特别小心眼镜蛇咬伤,因为眼镜蛇特别不同于其他蛇种,常常会造成伤口严重的溃烂、感染、或坏死性筋膜炎,需要内、外、毒物科医师共同诊治,合作处理,才能使病患顺利恢复。

刘伯瑜说,除了眼镜蛇外,较特别的是雨伞节,雨伞节是台湾六大毒蛇里面最温和的一种,不太喜欢咬人,除非是牠受到威胁紧迫才会噬咬,但是一但咬伤,牠却是目前最容易致人于死的一种毒蛇;牠的蛇毒比较单纯,主要就是雨伞节毒素,它会模拟人类神经传导物质的作用,作用在肌肉上面,但是它不能产生刺激,而相反的是发生阻断作用,所以临床上常看到的现象有眼皮下垂、讲话不清、神经肌肉麻痺无力、甚至呼吸肌麻痺而呼吸衰竭,另有少部分病患会产生全身性的疼痛、味觉异常、肠胃蠕动不顺、胀气便秘、视力模糊等作用,这些都跟雨伞节毒有关。前阵子接获一个个案,因为有雨伞节跑到他家里,他把牠抓起来打死,结果不慎被咬伤手指,病患在半个小时就开始觉得眼皮睁不开、无力、讲话、吞嚥困难,经紧急插管以机器协助呼吸,才得以保住一命,但因为蛇毒注入量比较多,虽然他在一个礼拜后就脱离呼吸器自行呼吸,但他的无力症状、感觉异常持续了约有半年之久,肠胃道不适、味觉失调也持续了近三个月。所以对医疗人员而言,面对这种神经性毒蛇咬伤须特别谨慎小心处理。

台中荣总为中部地区唯一的公立医学中心,近年来在内、外科与急诊毒物科通力合作下,有着良好的蛇伤治疗团队,对于诊断毒蛇咬伤与治疗已累积相当多的经验。从急诊到入院,以至于各式併发症的处理,治疗了很多蛇伤的病人,也处理过不少罕见且严重的蛇伤併发症。

除了毒蛇咬伤后严重的伤口感染、咬伤后併发的严重腔室症候群、咬伤后诱发的多发性关节炎外,台中荣总也是少数能够以软组织超音波诊断毒蛇咬伤及合併症的医院。当蛇的毒液从咬伤处进入人体后,会造成局部组织的刺激、发炎和肿胀,依毒液性质、液量和穿刺深度的不同,引起的伤害程度也会不同。

台中营总毒物科毛彦乔医师表示,尤其出血性蛇毒可造局部组织极度肿胀、皮肤发紫坏死、产生水泡,肿胀现象快速地向肢体近端蔓延。超音波可以在病程最初期看到咬伤处的组织变化:皮下组织厚度增加併大量的间质水肿,呈现鹅卵石徵象,但无杜卜勒血流讯号,这一点和细菌性蜂窝组织炎不同。同时可观察较深层的组织,如肌膜、肌肉、肌腱和关节,有无受到蛇毒的伤害,产生更厉害的併发症,如坏死性筋膜炎和腔室症候群,帮助医师做治疗决定。

台中营总也汇整了多年来医治蛇咬的经验,提供给民众做为避免意外的参考。毛彦乔说,在毒蛇易出没地点工作,宜穿戴防护具如手套或胶鞋,避免肢体外露;住家、工作场所、或经常通行的步道附近尽量保持乾净,避免堆放过多物品,避免食物随处弃置,让鼠类有躲藏的空间;夜间走道、厨房应有足够的照明或使用手电筒,因为许多龟壳花或眼镜蛇咬伤意外是发生在住家 (厨房) 或院子中 (没有足够照明、不小心踩到牠们);穿越草丛或树丛时,避免光脚或打赤膊,最好先以长棍打草惊蛇,驱走毒蛇;避免伸手到看不见内部状况的枯木或树枝堆里 (例如颱风后要清理枯枝、树叶等)或石头、水管缝隙中去清理或移动它们,最好使用辅助工具例如耙子、扫帚来处理等;若在家中发现蛇类,可以扫把、畚箕跟有盖垃圾筒,把牠们扫进去并移到野外,牠们可以持续的控制鼠害、减少人类传染病;驱蛇物质例如石灰、雄黄、鹅粪等,并未证实有效,蛇在逃命或追逐猎物时,可轻易的越过这些界线而毫髮无伤。

假设不幸发生了蛇伤,先尝试以颜色辨认蛇种(例如绿色---青竹丝、土色带斑点---龟壳花、黑色---眼镜蛇,这3种蛇约占了台湾毒蛇咬伤的80%-90%),但不要追赶或捕捉牠们,因为这些动作可能会激起毒蛇的攻击。至于临时处理方式就是都不要处理,除非是伤口被污染,才用清水沖洗,否则还是不要移动立刻打1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