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慌时,先停顿一下


34人参与 |分类: X真生活|时间: 2020-07-10

惊慌时,先停顿一下

惊慌时涌上的恐惧会严重影响我们决定最佳行动的能力。人一慌,逻辑或推理就不管用,意识的系统二就会关闭,使我们必须仰赖原始、自动的系统一。如果你是专家的话,仰赖系统一不必然是坏事,但是惊慌会让专家变成生手,也使我们做出坏决策。

惊慌的麻烦在于,它会模糊我们对时间的感受。我们对时间的感觉会依环境而有所改变,即使在不紧张或害怕时也一样。身为消费者,我们对低价和明亮的灯光有比较快的反应,这就是店里总贴着许多折扣价,灯光永远明亮的原因。

如果你住在人口超过一百万的城市,暂停一下的感觉会比住在乡下或小镇的人感觉还要长两倍。请别人帮你计时,把手举起来整整1分钟,当你觉得时间已经到的时候,再把手放下。大概过40秒,你就会把手放下。也可以试试在交谈或演讲时暂停1分钟,不过你大概没办法撑这幺久,顶多10秒或20秒就会破功了。

我们慌张时,时间感会扭曲得更厉害。如果你曾遇过车祸或高速飞车追逐,大概会觉得时间似乎变长了。在赶去医院的路上或比赛时,都可能有这样的感觉。

正因惊慌会影响我们对时间的感受,更加大了专家与生手之间的差异。专家知道惊慌的坏处,但他们会扭曲时间,延长每秒钟到极致,以增加自己的优势。生手则脆弱多了,他们的世界会加速也会放慢,然而生手对此一点办法也没有。

班奈特(Carol Burnett)是史上最伟大的喜剧演员之一,她很喜爱「喜剧就是悲剧加上时间」这句老话。伍迪艾伦也很喜欢这句话,在他1989年所执导的电影「爱与罪」(Crimes and Misdemeanors)里,影星艾达(Alan Alda)所饰演的愚钝电影製作人说:「林肯被暗杀那天,你可不能开玩笑,就是不能……但现在时间都过去这幺久,无所谓了。」

喜剧的重点就是掌握时机。笑话能有多好笑,全看节奏和步调而定。他们发展出「延长拍」的概念,有时候又称为「耐人寻味的暂停」,也就是比笑话的关键妙语还要令人发噱的暂停时刻。

拍子之所以很重要,因为拍子不仅能创造悬疑,也能留给观众更多时间处理笑话中的资讯。选择何时说出关键妙语,就像击球一样。

太早出手,了不起只能打出擦棒球;太晚出手,机会早就飞了。

当你抓对时机,便能毫不费力地说出完美的笑话。

举凡最伟大的喜剧演员都擅长延迟。他们能让我们感受到耐人寻味的暂停,就像赛车手在高速过弯时强烈感受到的时间延长。

根据密西根大学(University of Michigan)语言科学家班奇(Jose Benki)的研究,时常短暂停顿的演讲者,比起非常流利的演讲者更具说服力。原因就在于每分钟暂停个四或五次,对多数人来说听起来最为自然。要是你快速跳过这些暂停,听来就像在背稿子,观众也没时间思考或反应。

沟通天才的高明之处,部分来自深思熟虑,至少在他们人生初期阶段,便把不同场合到底该暂停多久等细节内化了。有些可能发生在他们很年轻的时候,或是他们变得比较有经验,学会什幺样的暂停在何时最管用。一旦他们了解自己的节奏,演出也变得轻鬆容易。

良好的沟通者自然而然地知道一段演讲应该要讲多久:尽可能讲久一点,但是多一毫秒都不行。有些时候,你得停下来一个字都不说。

我们可以,也应该要模仿这些延迟大师。对大多数人来说,这表示要更常停顿、更少惊慌。

在每天的对话中,有很多可以停顿的机会。多数时候,特别是在压力下,我们会捨弃这些机会,反倒仰赖未经训练的本能来回应。我们的自动反应是去填满演讲中的沉默,但我们可以练习,而且你一开始肯定会很难为情、彆扭。但是,你不必改变你说的话,只要把某些话晚一点讲,大多数人都能成为更好的沟通者,处在惊慌状态时,我们的话语不是唯一太快冒出来的东西。

惊慌还会让我们太快回应,抢快而行。惊慌会扭曲我们对时间的感觉,让我们做出将来会后悔的快速决定。

要是我们能控制惊慌的倾向,就能放慢行动,避开我们的动物本能,做出更好的决定─甚至还能赢得一些笑声。

摘自《等待的技术》

惊慌时,先停顿一下

Photo:Elvert Barnes, CC Licen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