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侣被烧死案‧男子与女友同归于尽‧疑不甘劈腿吞数十万


57人参与 |分类: X真生活|时间: 2020-07-10
情侣被烧死案‧男子与女友同归于尽‧疑不甘劈腿吞数十万(柔佛‧新山29日讯)老少配情侣被烧死案,疑女死者劈腿提分手,还“吞掉"数十万元不还,有黑道背景的男死者于是点燃汽油烧公寓,与女友同归于尽。来自狮城的男死者洪来福(52岁)相信是在屋内淋汽油后点火,与交往了3年的29岁大马籍女友安琪丽(Angielee Ambrose)同归于尽。记者走访现场时,男死者的邻居告诉记者,男死者两年前曾在柔佛百万镇开撞球馆。“洪来福投资了20万令吉,4个月内就回本。撞球馆一年前被发展商收回重新开发,才停止营业。"男子连吃饭钱也没有男邻居估计,男死者赚了数十万令吉。“洪来福对女友非常信任,让她全权管理桌球中心的收入,不料感情生变后,两人却因金钱发生摩擦。"一名拒绝透露姓名的友人说,男死者曾要求女死者就账目一事解释清楚,可是一直不被理会,两人因此产生摩擦,感情进一步决裂。邻居说,男死者申诉一个月前女友突然提分手。他的钱原本都放在女友名下,女友说要分手后,竟扣住他的钱,导致他连吃饭的钱都没有。与男死者相熟的附近咖啡店老闆也证实,撞球馆停业后,曾有新加坡老闆出3000新元(约7500令吉)月薪要请男死者当司机,他都不肯,可见他当时相当富有。“最近一个月,洪来福开始在新山找当司机的工作,相信是因为经济状况恶化。"老闆说,男死者曾向他说,他怀疑女友有第三者,才会坚持要结束3年的感情。“洪来福在新加坡曾是私会党老大,活跃于芽笼18巷,手下掌管不少小混混。"传是黑帮头目嗑药服摇头丸男死者洪来福身份复杂,传以前是黑帮头目,经常嗑药吃摇头丸,身上有刺青。但是,解剖报告并未揭露他的血液内有毒品成份。连同女友一起葬身火海的洪来福,据知死前是靠送货谋生,但认识死者的邻居都知道,死者有多重身份。一名匿名的邻居就说,死者住公寓,出入又有汽车代步,不像是一个送货员的收入可以维持的,应该还有其他收入来源。死者也多次向邻居透露,他混过黑帮多年,已成头目,跟随他的小弟为数不少。死者的黑道背景,或许可从他身上的纹身清楚看出。“他曾经告诉我,他的一名手下,因为在新加坡犯法而连累他,令他一度被当局调查。后来这事解决了,他因此可以自由进出马新两地。"3天前买汽油儿子送回狮城根据种种迹象,有邻居猜测男死者洪来福是有预谋和女友同归于尽,他3天前买好20公升汽油,还把6岁儿送回新加坡,再把小狗都送走。这些迹象为:(一)预先买20公升汽油藏车︰邻居说上週四看到洪来福的汽车内有汽油瓶,当邻居问对方为甚幺买汽油,对方支支吾吾没有回答。(二)交代保安通报女友回来︰公寓保安指洪来福曾交代,若看到女友回来,要拨电通知他。(三)跟友人借车回公寓等女友︰友人指洪来福案发前向他借车,对方声称这样女友才认不出他的车,以为他不在公寓。(四)回狮城向家人道别?邻居指案发前一天,洪来福坐他的车回狮城,对方性格开朗平常很健谈,但那天全程沉默,还叫邻居载他到哥哥和母亲的住家。街坊也传出,他当时还向家人借了200元。(五)突不带6岁儿回公寓:男死者与前妻所生的6岁儿子,一般是让保姆照顾,他週末都会带儿子回家。但是事发前几天,男死者突然把儿子送回新加坡让前妻照顾。(六)把宠物狗送走:男死者生前十分疼宠物狗,之前发现公寓保安人员虐待宠物狗时,曾把保安人员打得头破血流。可是案发前,他突然把小狗送走,相信是为了避免狗儿被烧死。女死者推特透露新恋情被指劈腿有新欢,女死者推特上透露新恋情?一下甜蜜一下苦恼。女死者热爱社交媒体,本身有面子书、部落格和推特,常常在推特留言分享每天的情绪变化。根据观察,女死者自9月21日起,在推特常常写下不开心、心情灰暗和失眠的留言。10月8日,她在部落格申诉“他"离开了她,对方不喜欢解释,所以不说理由,对她不公平。3天后,她在推特上说梦见“他",还说非常想“他",不过始终没有说明“他"是谁。直到10月20日,她突然在推特说︰“和他有一个很愉快的晚上",隔天留言分享情绪时,又指自己犹如飞上了天,耐人寻味,也让人猜测这两句留言是否与新男友有关。27日,也就是事发前一天,她又说“累到极点"。男死者则在本月24日在面子书上感叹︰“伤心的人生"。女死者曾遭悔婚‧育有1女女死者未婚生女,结婚前却发现男友劈腿还悔婚。附近咖啡店老闆透露,女死者在约3年前曾与男友谈婚论嫁,还为他生下一名现年3岁的女儿。这名女儿长期住在女死者娘家。两人快结婚时,男友却有第三者,并取消与她的婚约。之后,女死者便在酒吧认识男死者,两人很快开始交往。另外,男死者曾有一段婚姻,育有一子一女,女儿和女友差不多年纪,儿子却只有6岁。曾向邻居申诉女友有男人案发前,男死者曾向多名邻居申诉女友3个星期没回家,在外边有了别的男人。“他跟我们说,女友3个星期没回来,一回到来就收拾行李,让他很伤心。"据了解,女死者搬离公寓前,住在母亲在新山的住家,但也有人猜测她可能搬去和新男友住。另外,男死者的朋友郑小姐透露,女死者搬回娘家已将近一个月,週日两人为了把钥匙交回给房屋经纪,以及把屋内的电缆电视器具搬到女死者的娘家,才返回案发现场。“事发前一天,两人已準备好交钥匙,是房屋经纪要求要延迟一天。"脾气暴躁曾打保安员男死者脾气暴躁,曾因遛狗出手打保安员,还将保安员推下泳池。死者的脾气在公寓也是出了名的暴躁,左邻右舍得知他心情不好或发脾气时,都要退避三分。两个月前,死者在公寓遛狗时发现四下没人,于是把狗放进泳池里嬉水。他的举动被执勤的保安员发现,后者上前阻止,结果触怒对方。据了解,死者当时大发脾气,也顾不得自己理亏,走近保安员,二话不说就出手打人。死者打人后意犹未尽,临走前还一把将保安员推下池才扬长而去。邻居集资烧冥纸给死者男死者是邻居心目中的“好邻居"。事发后当晚,附近邻居也集资购买冥纸焚烧给男女死者,因此出事屋子的门口留有一堆烧尽的冥纸。住在男女死者楼上的邻居说,男死者热爱钓鱼,时常会将“收获"分给邻居分享,也经常在新年或圣诞节期间在住家外举办烧烤会,邻居也会受邀。“他很乐意帮助邻居,只要邻居有事相求,他二话不说就会答应。有一次我出国,孩子突然生病,也是他帮我带孩子去看医生的。"同样是新加坡籍的这名邻居说,他偶尔会载男死者回新加坡,最后一次是于10月27日,即事发前一天下午1时许,当时男死者要到新加坡后港找哥哥。妻儿领尸週一上午10时许,洪来福的妻子带着6岁的儿子,跟随新加坡籍的二伯一起来到新山中央医院太平间办理丈夫的领尸手续。据了解,洪来福与大马籍妻子并未办理离婚手续。儘管夫妻已分开一段长时间,但是洪妻对丈夫的离去十分难过,特别是进入殓尸房见丈夫最后一面时,她更是完全失控,哭得很伤心。令旁人感到难过的是,抱着儿子啜泣的洪妻在儿子不停追问“爹地`做幺’"时,还要反过来安慰跟着哭红双眼的孩子。独自越堤前来协助弟媳办理领尸手续的洪来福二哥受询时说,高龄89岁的母亲已经知道弟弟的事。遗体运返狮城对于传言洪来福早年在新加坡另有妻子,而且有一名年逾20岁的女儿已经结婚怀孕,可是二哥拒绝回答,看似有难言之隐。他指出,弟弟的遗体将于週一运回新加坡后,在后港的治丧处停柩一天,週二即出殡。据了解,洪来福是6名兄弟姐妹中的老幺,住在新山,与亲人较少联络。母:女儿没怀孕女死者的母亲说,她不曾反对女儿和男死者在一起,女儿生前也没有怀孕。她也说,没有第三者介入女儿与男死者的感情世界。女死者停柩在新山奥汀苑的娘家组屋单位楼下,家人不愿多谈。女死者生前养小鬼老少配情侣烧死案的男女死者,证实是吸入过多浓烟窒息身亡,两人身体也各有60%及70%被灼伤。另外,剖验报告显示女死者没有怀孕,而她出事时高喊“不要杀我baby(孩子)",传言是女死者生前养的泰国“古曼童",也就是俗称的“小鬼"。据参与救火的男邻居说,女死者死时紧抱一个古曼童像。而且,案发现场多次传出小孩的哭声,连消防人员都有听到,但屋内根本没有小孩。他相信哭声是来自古曼童。事发后,古曼童完好无损,甚至没有倒下,也让邻居觉得很邪门。据记者现场所见,神台共有两站一坐共3尊古曼童像,加上女死者手里握着的一尊,公寓一共供奉至少4个鬼仔。而在神台上,记者还清楚看到两个奶嘴、一个奶瓶和玩具,都是用来供奉鬼子的祭品。一般相信,女死者是为了抢救童像,只可惜到头来还是小命不保,命丧火海。记者到案发地点採访当地居民,居民议论纷纷,有人表示案发后听见婴儿哭声。“火势扑灭后,消防员找到两具尸体。不久后听见婴儿哭声,消防员沖回屋内寻找,但没有收获。"在案发现场驻守的保安甦菲(27岁)说,女死者的遗体被搬出屋子时,许多居民都拿起手机拍下照片。“居民拍下的照片有白光,看不到尸体。居民觉得很诡异,纷纷将照片删除。身体70%被灼伤根据先后出炉的解剖报告,52岁的新加坡籍男死者洪来福(前译翁来福)身体有60%被灼伤,但是面目仍保持完好,可清楚辨认。29岁女死者安琪丽身上70%被灼伤,情况较洪来福严重。洪妻领尸时一直有意避开媒体,且很保护儿子,尤其是不希望摄影镜头对着孩子,反应相当敏感。洪来福的遗体于週一上午10时许解剖,女死者安琪丽的遗体是继他之后才剖验,因此男女双方的家属并未碰面。在家中最年长的安琪丽,身后事是由2名弟弟和妹妹前来处理。相信是对媒体有所顾忌,兄妹3人来到太平间见到媒体等候时,一直“躲"在车内不出来。安琪丽的遗体于2时30分直接运返新山奥汀苑的良家公寓楼下停柩。由于家人都住在新山,她的丧事也在新山办理。消息指出,安琪丽的父亲是沙巴的卡达山族,母亲是华裔,因此兄弟姐妹都貌似华人,而且能口操流利的华语。男死者未用早餐借车赶回家男死者洪来福出事前,曾把轿车送到住家附近一间洗车中心打蜡,再到咖啡店吃早餐,岂料早餐未上桌,他便急忙赶回家,不久就在住家的火患中丧命。龙园入口处一家咖啡店的负责人透露,男死者是该咖啡店的常客,不时会带6岁儿子来吃早餐,不过出事当天却是单独出现。她指出,週日上午9时,男死者到店内点了饭、菜及煎鱼。她在厨房将做好的饭菜端出时,发现对方已经匆匆离开了。不久,她见到消拯车急速经过,心感不妙。“他的儿子非常乖巧,平常来用餐时,都不会打扰我们做生意。如果口渴了,他儿子会自行倒茶喝。"咖啡店附近的洗车店负责人补充,男死者週日是将黄色的第二国产迈威轿车送来打蜡,然后到咖啡店用餐,但不知何故突然行色匆匆,且以略兇的语气向他借车。他说,由于男死者体型健壮,他感到害怕,便将车子借给对方使用。“他拿了我的车钥匙,很快就飞奔回家。当时我被他的行为吓到了。之后,我也看到他妻子的车很快的往他们住家方向驶去,然后不久就听说他们出事了。"出动消拯犬调查男死者洪来福的哥哥、妻子及6岁儿子在案发隔天回到事发现场,并在洪来福的第二国产迈薇轿车寻找蛛丝马迹。消拯局鑒证组人员週一也两次回到事发现场作进一步调查,其中一次还出动消拯犬。週一上午约10时37分,洪来福的哥哥驾着一辆新加坡注册的轿车,载着弟弟的妻子及儿子回到事发现场,前后逗留大约5分钟。3人抵达现场后,便直接打开洪来福的轿车,检查车内的物品。另外,消拯员进入火场后,从火场取出两三个透明塑胶袋,袋内装有一些呈黑褐色的物体。消拯员指出,他们将取样本回实验室做进一步化验,调查起火的原因。另一组消拯员则是在接近中午时分抵达事发地点,并再次进入火场搜证。男死者小档案●洪来福,洋名Davis●52岁●新加坡人●曾开撞球馆,死前任司机●曾是私会党徒,并被狮城警方通缉●曾结过一次婚,有一名20多岁的女儿和前妻生的6岁儿子女死者小档案●安琪丽(Angielee Ambrose)●29岁●沙巴人,父亲是沙巴土着,母亲是华人●在新加坡担任书记●与前男友育有一名3岁女儿‧2012.10.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