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侣催泪弹下说我愿意


46人参与 |分类: X真生活|时间: 2020-07-10
情侣催泪弹下说我愿意(雪兰莪‧八打灵再也30日讯)428黄绿联盟静坐大集会中最感动人心的事情,可说是一对来自关丹的情侣在经历数十颗催泪弹飞过身旁,以及万人大逃亡的惊险情况后,“净选情花”在“泪弹”中绽放真情,男方趁着两人成功躲入一家咖啡馆避难时,拿出事前準备的婚戒和被人群挤得变形的向日葵,深情款款的向女方下跪求婚,结果,这对“革命情侣”成了这场大集会中的“乱世佳人”,并为这场以乱收场的集会活动添加了几分温馨浪漫的气息。求婚花束被压坏来自关丹的绿色盛会活跃分子彭思林(32岁),原本计划要在428和平集会结束时,在万人的见证下,于独立广场前向女友成凤萍(24岁)求婚,但人算不如天算,集会最终以不和平的方式结束,使得他不但求婚不成,反而还要带着女友逃跑。彭思林週一接受《》访问时说,他们俩当时就在占美清真寺一带,催泪弹不曾间断地在两人身边划过,但他们因挤在人龙的中央,以致进退两难。除了担心被捕,他们也担心发生人踩人的悲剧。混乱中,彭思林只能紧抓女友的手,催泪弹释放的烟雾让他们呼吸困难,双眼及脸颊也开始刺痛,眼泪直流。大部份的出入口都被警方封锁,他们只能一直跑,没有任何方向感的逃跑。“最后来到一个我自己也不知道是哪里的地方,成功联络上失散的朋友,确定大家都安好后,我们两人才慢慢地步行回到吉隆坡城中城阳光广场。朋友们都累了,所以都各自回家休息,而我们就到一家咖啡馆用餐。”当时,彭思林心里还在惋惜着,催泪弹攻势使得他的求婚计划泡汤了,而藏在背包里的向日葵及婚戒,似乎也派不上用场了。“可是,就算没有亲友的见证,我还是希望在428这一天向她求婚,向她表达我的爱意。”想到这里,彭思林从背包里取出在逃跑时被压坏的向日葵,跪在女友面前,再取出婚戒向她求婚。毫无心里準备的女友顿时被彭思林的举动吓着,而紧张的彭思林,也差点就将求婚对白给忘了。“这是最坏的时代,也是最好的时代,我希望选在这一天,这个对我们两人都深具意义的日子里告诉她,虽然我还不成熟,但我希望我们两人可以好好结伴走一辈子。”陈翠梅:一起中催泪弹很浪漫同样来自关丹,并参与执导《辐射村求生手册》系列短片的导演陈翠梅,参与428大集会后,于咖啡厅巧遇同乡彭思林,并见证及拍下对方的求婚过程。她深受感动,认为情侣可以一起“中”催泪弹,原来是件浪漫的事。她週一接受《》访问时指出,她参与428大集会后与同行的朋友失散,她过后独自走回吉隆坡城中城,并遇上“小亭电影”的活跃成员彭思林。同乡大集会后求婚“当时还有一些朋友在场,不过,他可能是要等到大家都离开后才求婚,而我却一直没有离开,有幸看到这场求婚记。”她说,彭思林突然取出黄花向女友跪地求婚,令她也吓了一跳,她过后取出相机拍下过程。陈翠梅见证同乡的求婚记后,在微博留言说:“Bersih之后,在KLCC里,到处都是黄衣人,在Domes遇见朋友,坐下喝茶。他带了女朋友,两个都中了不少催泪弹。喝完茶后,朋友忽然从包里拿出一束黄花,跪着向女友求婚,旁边有人鼓掌。女孩答应了。可以一起中催泪弹,原来就是件浪漫的事。“这次参与大集会,我看到许多情侣一同出来,感觉就像两个人拥有共同的理想和信仰一样,无论是情侣、家人、老人家都一同行动,这种画面令人感动。”她提到,有网友也在微博留言形容,指催泪弹后的求婚记如“鎗与玫瑰”,足以成为“革命浪漫”电影片段。对未婚妻一见锺情彭思林称,他与未婚妻相识的恋爱故事很平淡。不过,他对她却是一见锺情,第一眼看到她时,彭思林觉得她很美很可爱,很想跟她交往。“但我知道自己并不成熟,避免伤害到女生,我一直都不敢开始一段恋爱。”当时的彭思林在一家活动行销公司上班,成凤萍则是公司习实生。两人从交换电话到约会,一直都处于暧昧阶段,一直到一年多后,两人才从好朋友关係提升成情侣。“我知道她也对我有感觉,两个人的相处也很合得来,所以在一次约会结束后,我就告诉她,让我当她的男朋友吧!”就这样,从当时的男朋友至今两人拍拖三年多后,彭思林希望自己的身份可以“更上一层楼”,从男朋友变成“老公”。一起参与反莱纳运动除了是绿色盛会的活跃分子,彭思林也是“小亭电影”活动召集人。如果时间配合到,成凤萍也会与他一起参与反莱纳稀土厂的运动。两人都来自关丹,因此“捍卫关丹,反对稀土”,成了两人共同的理念。彭思林说,未婚妻不只支持他,甚至与他一起参与民运活动,两人在生活中可以互相体谅及包容,因此,他希望可以照顾成凤萍一辈子,让她幸福。引用《双城记》引言示爱“这是最坏的时代,这是最好的时代。还好我有你。”彭思林以这个改编自英国文豪狄更斯(Charles Dickens)以法国大革命为时代背景所撰写名着《双城记》的引言,作为他爱的宣言献给未婚妻成凤萍,亦因现场的情况而变成“大马版的革命情话”。彭思林比喻,现在的马来西亚处于最坏的时代,也是最好的时代,即是在面对黑暗的这一刻,却也是迎来光明的时机,所以他选择在这个时候向女友作出爱的宣言。被喻革命时代“乱世佳人”彭思林说,女友感动答应求婚,却未落泪。因为,眼泪全被刚刚的催泪弹激发出来,再没有多余的水份可以製造眼泪。咖啡馆上演着这一场浪漫的求婚戏码时,两名主角穿着黄色净选盟的T-恤,此消息在社交网站面子书上传开时,两人顿时被朋友比喻为革命时代里的“乱世佳人”。恰好也在旁的大马着名导演陈翠媚,则用照相机替他们拍下这极具纪念的一刻。仅家人知道求婚计划彭思林声称,这次的求婚计划只有他家人知道,与他一同出席集会的朋友包括未婚妻全不知情。虽然催泪弹打乱他的计划,但他最后还是成功抱得美人归。两人暂时未有结婚计划,他说,这次的求婚也可视同订婚,他希望让未婚妻知道,他愿意承诺照顾她一辈子。“我们现在才开始筹备婚礼,也许是1年后才举行婚礼,或者旅行结婚。”【热点新闻:428大集会】‧报导:张欣薇、包素菡‧2012.04.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