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我们都被不对的爱情困住了很久


22人参与 |分类: X真生活|时间: 2020-06-18

我从不跟认识的人买保险,因为保单无法保障脆弱的友情,更何况当需要申请理赔的时候,我亲眼看过身旁的人,从亲友为了保险变成仇人,就只是为了当初买的一张保单,脆弱不?

或是为了人情事世买了保单,因为我们是朋友,你一定要帮我做业绩啊,为了义气,你签了名,但内容是什幺却都不知道,接着朋友又从保险业务员转行到汽车业务员,又开始跟你灌输,人生可以买不起房子,但不能买不起车子,为了义气,难道又要掏钱买一台养不起的车子?

我庆幸我身旁担任各种领域的业务员好友,从来不会叫我买他们的车子、房子、基金、保险,而是会在我提出问题的时候,帮我冷静分析,我现下的状况适合从哪里开始,而哪家的产品可能会适合我。

她,就是这样的一个朋友,原本是朋友的保险业务员,因为我的第一张保单内容有点糟糕,于是朋友介绍她的保险业务员给我认识,看到她的第一眼,有一双细长的单凤眼,戴着一副黑框眼镜,笑起来的样子有点傻气,我常在为什幺卢广仲要模仿她。

看起来有点稚嫩,没想到整整大了我七岁,很开心的跟我打了招呼,然后拿起我的保单开始跟我说明,然后要我先减少保额,把钱拿去买这份保单里缺少的部分,推荐的是别家但却是真的适合我的产品。

于是之后,我破例了跟成为朋友的她,买了一份保单。

每次总是能先看见她的笑,才看到她的脸,她对工作充满热忱,除了保险业务员以外,她还去上易经、面相跟八字还有姓名学的课,我觉得这太迷信,她却笑着跟我说,「这不是迷信是参考,参考是面对人生的一个部分」

然后一脸兴奋的拿着我和当时男友的名字,开始分析,「我跟妳说,他的名字是水生木,是会疼老婆的人,如果他有跟妳求婚,妳一定要嫁他。」

我笑了笑没有回应,因为那时候,我和男友正吵的不可开交,也许水生木的他会疼老婆,但可能不疼女朋友,她又信誓旦旦的跟我说,你们不可能会分手的啦,你们的命格就是那种斩不断理还乱的关係,而且在一起时间又这幺长,吵完就会过的,不会分手,绝对不会!

她用了她这几年所学的八字、命盘和姓名学,来安慰着处在感情风头上的我,但人如果真的只是只用五行和八字就可以说明一切的话,这世界上为什幺还会有那幺多错综複杂的情感,人永远都不是字面上可以解释的那幺简单。

但我依然感激她对的我种种关心。

我问着,「那妳呢?那个小妳五岁的男友,目前状况还好吗?」记得前一阵子才吵着要分手,因为男生年纪还小,总是三天两头往外跑,还在自由和爱情里挣扎,他的晚归和不接电话,总是让她感到崩溃。


明明好几次看她眼眶红红还发肿,明显哭过的痕迹,但她又会笑着对我说,没有啦~可能太晚睡,所以眼睛才红的,可能工作太累了,可能最近不太舒服,但我们都明白那些可能都不是最主要的可能,他才是原因。 

我坐在她的对面,等着她的回答,但她依然笑着说,「没事的,他金剋木吃软不吃硬,昨天是我太兇了,难怪他会生气,没事啦~我可以处理的啦!」 

我一直记得,那一天我们两个坐在露天咖啡座,我喝着温红茶,妳喝着豆浆拿铁,我们看着彼此,然后忍不住为对方深深的叹了一口气,接着又相视大笑的样子,虽然适当的自嘲是缓和疼痛的镇定剂,但我们都忘了,这些痛会再复发而且很难痊癒。 

自己爱情里头的喜怒哀乐,永远都是自己看的最清楚,而看不清楚的,只是不想承认自己在这段感情上的失败而已,因为假装被爱远比承认不被爱来的简单许多。 

后来,我和他还是分手了,第一次面对感情的背叛,我慌张的像失去所有生活能力的人,不知道怎幺吃饭,所以不吃饭,不知道怎幺睡觉,所以吃药,不知道怎幺过接下来的生活,所以只能哭,不停的哭,不管看到什幺都会哭,不管听到什幺都会哭,那一段日子,除了哭,我什幺也没有做。 

她找到我暂住的地方,带着我出门,努力把各项食物塞到我的胃中,逼我站在西子湾看着用各式各样方式搂搂抱抱的情侣,然后对我说,「我真的不知道水生木的人会劈腿。」 

于是我笑了,那一阵子久违的笑了。 

「别再看那些姓名学、命盘、还有易经了。」我说。也许参考是人生的一部分,但它终究不能拿来当做自己的人生。 

「怎幺可以,我要去研究水生木的人为什幺会劈腿。」她坚持的说,对于这些参考,她总是有一股莫名其妙的执着,而我,依然不相信这些参考。 

经历了这一次,我明白,没有什幺分不开的爱情,再怎幺爱、再怎幺离不开,都会有不爱的一天,也都能好好的离开并且好好的生活下去,离不开的只是我们的不甘心,不甘心被背叛,不甘心付出就像风一样,消失在空气中,不甘心爱就像垃圾一样被丢弃,因为不甘心,其实我们都被不对的爱情困住了很久。 

明白自己不能再这样受困下去,于是我回到正常生活,换了新工作,她带着喜饼来找我,决定要和小五岁的男友结婚,我为她的修成正果感到开心,她依然跟我说,「水生木的人真的很适合妳,妳下次有不错的对象,先把名字给我。」 

我苦笑,然后忍不住担心着她的爱情和婚姻,是不是也是困在金生水、水生木、木生火、火生土、土生金里,那些五行八字和姓名笔划,八字合拍,幸福就真的会合拍吗?五行相需,快乐就可以不必需吗?看着她的喜帖,我困惑了,但听着她开心的说着筹备婚礼的事宜,我减少了担心,至少我看到一个準新娘的欣喜。 

婚礼的那天我并没有到场,临时的出差,我只能托朋友将礼金送到,传了封简讯给她,祝她幸福快乐,她却回传给我,要我记得跟医生补拿诊断证明书,因为一星期前,我不小心出了车祸,头破了个洞,但意识清醒,自己坐上了救护车,自己从包包里拿证件,自己一个人坐在病床上,让医生在我的头上缝了八针,当护士问我要怎幺回家的时候,我冷静的说着,「计程车。」时,我发现自己一个人,其实并不可怕。 

但却被好友们唸个半死,她陪我去覆诊,顺便问医生状况,想要帮我申请理赔,一脸焦躁的看着我,不满意的我的坚强,然后一路上不停的说,「妳就打个电话会怎样吗?那对方呢?妳要赔他吗?妳看这些妳那时候自己一个人怎幺处理?」 

但我还是自己一个人都处理好了。 

传过来的简讯最后一句,她说,「妳会很幸福的,因为妳是一个可以为别人带来幸福的人。」 

坐在火车上的我红了眼眶,我不知道我的幸福会在哪里,但在这之前,我更希望牵着所爱的人走入人生另一阶段的她,可以真的走进幸福里,毕竟像太阳一样明亮的她,是有资格拥有一朵属于她的向日葵。 

后来我因为工作忙碌,她因为职业妇女的关係,我们渐渐少了联络,偶尔偶尔才会捎来一封简讯,问候彼此如何,她说结婚没有想像的简单,我笑着回她,很多事都没有我们想像的简单,我们只能加油。 

接着没多久,我传过去的简讯没了回应,忍不住拨了电话,才发现她的电话都转到了语音信箱,再过没多久,电话变成了空号,我和朋友都找不到她,最后保险公司寄来通知信,您的服务人员已更改。 

我不知道她去了哪里,那个时候没有FB没有任何一种APP,我发现我Google不到她。 

过了很久,朋友打电话给我,哽咽的对我说,「她过世了。」 

我在电话这头,没了声音,听着朋友的转述,她婚后过的很不快乐,一年前跳楼自杀了,那时候,我脑子里出现的都是她说着火剋金、金生水生动的表情,我忘记不了,她对我说妳一定要嫁给水生木的人,那自信开朗的样子。 

我无法从她跳楼的消息里回到正常,我只想问她,为什幺会看姓名学,会看命盘的妳,却看不到自己的命运? 

那个晚上,我并没有哭,我没有办法想像,从上一跃而下的恐慌和疼痛,还有她娇小身躯和路面碰撞的样子,会有多碎裂?我忍不住反胃,狠狠的往马桶吐了几次,过了好几天才能正常进食。 

妳离开已经八年了吧! 

我常常在想,如果妳还在的话,现在会是什幺样子?还是会拿着姓名学的书追着我说,「妳就是适合水生木的人啦!」吗?还是会明白,东算西算,其实我们什幺也没办法算透,南算北算,算尽机关,却算不尽人生。 

如果有一天,我也离开了这个世界,回顾我一生的遗憾,没能发觉当妳在爱情的辛苦和难过的这件事,可以排进前十名,妳知道吗? 

我想妳应该不会知道,永远。 

雪伦FB粉丝团 

雪伦新书《只是……需要爱》已发行 
 
【想看更多到博客来】 
【想看更多到读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