丈夫昏迷不醒,欠钱多年没还的兄弟终于出现,妻子眼里倏忽一热


51人参与 |分类: X真生活|时间: 2020-06-14

丈夫昏迷不醒,欠钱多年没还的兄弟终于出现,妻子眼里倏忽一热

故事示图

刘大梅的丈夫李春是贩卖水果的,十几年风风雨雨挣过钱,可是今年往南方贩卖了两车樱桃,赔了个底朝天,连做买卖周转的资金都捉襟见肘了,她想起八年前胖三借过李春十万块钱,当年的十万块钱可不是小数目啊,到这般地步了,该要回那笔钱了。她对丈夫说:「你不好意思开口,把胖三的电话给我,我要回那笔钱来。」

没想到李春说胖三是自己的过命兄弟,他有钱不会不还的,就是不让刘大梅开口。刘大梅知道李春是个讲义气的人,可是那个胖三就是个「老赖」,听猴七说,胖三在市里的买卖这些年做大了,有了自己的物流公司,那十万块钱对他来说根本不算什幺,他拖了这幺多年不是赖账吗!

李春被老婆说急眼了,对她郑重地说:「大梅,胖三和猴七都是我的过命兄弟,那点钱算什幺?你记住了,不到了生死过不去的坎儿,绝不能张口给我兄弟讨账!」

胖三与李春和猴七都是一起当兵的战友,当年一起回到老家后,胖三家在市里,猴七与李春一起在县里。这些年,李春与胖三都忙于生意,只有电话联繫很少聚到一起,与猴七倒是经常喝喝酒。

刘大梅劝不听李春,生气地说:「那你就饿着肚子去吧!」刘大梅说的是气话,丈夫天天往外跑车,她心里是很担心的。可是屋漏偏逢连阴雨,这天他接到李春打来的电话,说话的却是陌生人,原来李春开车去收苹果的路上出车祸了!

丈夫昏迷不醒,欠钱多年没还的兄弟终于出现,妻子眼里倏忽一热

故事示图

李春伤得不轻,一直昏迷不醒,医生下了病危通知。交的押金不够,医院催着,刘大梅开始犯难了。此时,她心里真恨李春连胖三的电话都没给自己。就在这时,猴七得到消息急急地来到医院,递上五万元钱说:「嫂子,你先把押金交上,看来这点钱不够,我再去想想法凑一些送来。」刘大梅知道猴七在工厂打工,一个月不到三千块钱的工资,一下拿出这笔钱来着实不容易啊,眼里倏忽一热,嘴里说着感谢的话。

第二天,李春一直没苏醒,医生说县里的治疗条件有限,最好转到大医院去。可是想到去大医院,交的五万元押金已经花去一部分,去哪儿再凑钱啊!这时,猴七又来,真是救命的活菩萨啊!猴七身边还有一个人,刘梅一看是胖三,没等刘大梅说话,胖三说:「嫂子,我是昨晚听猴七说春哥出事的,我连夜在市里联繫了主治医生,咱把春哥转到大医院治疗,不惜代价也要把春哥救过来,钱上的事有我们哥们,你就别操心了。」

到了市医院,胖三交上押金,把自己的老婆派来与刘梅一起陪护,这让刘梅感觉这个胖三还真如李春说的,是个好兄弟。

可是,李春伤势太重,医院尽了最大努力,也没能把李春抢救过来。刘梅哭得死去活来……

胖三和猴七帮着刘大梅处理完李春的丧事,胖三拿出一张卡说:「嫂子,这卡里是二十万,春哥走了,孩子要上大学了,你还要生活,这钱你先花着,以后不够花的我再给嫂子送钱来。」刘大梅推辞道:「胖三啊,你哥借给你的钱,在医院你交的那押金也不至那十万,这钱我不能要啊。」

胖三听刘梅这样说,脸上微一愣,接着说:「对,当年我创业时,没有春哥支持那十万给我,哪来的我今天的产业啊,那十万块增值和利息也有这二十万,这钱你一定拿着。要是嫂子和孩子生活没依靠,我心里不好受啊。」说着将卡塞到刘大梅手里。

丈夫昏迷不醒,欠钱多年没还的兄弟终于出现,妻子眼里倏忽一热

故事示图

胖三走后,时常给刘大梅来电话,还常带着老婆孩子来看望她,每次来都带来不少生活用品。

半年后,猴七送来三万块钱给刘梅,刘梅说借他的五万块正要还他呢,咋能还要你的钱?猴七说这本来是借春哥的。

刘梅不知道是咋回事,猴七说:「胖三八年前借了你们十万块钱,后来还给春哥时,那时我正染上的赌博恶习,借了高利贷,被追讨的人逼得走投无路,春哥将胖三还的钱给我顶上了,让我发誓戒了赌,还给我保着密,对谁也没提这事……」

刘大梅想起李春曾经的话:「……你记住了,不是到了生死的过不去的坎儿,绝不能张口给我兄弟讨账!」

来源:今日头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