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里望Menglembu‧花生不见以后


27人参与 |分类: X真生活|时间: 2020-06-14
万里望Menglembu‧花生不见以后提起花生,每个人脑海立刻闪现的,必都是怡保万里望花生。万里望花生远近驰名,不少品牌的花生打着“万里望花生”名堂销售到国内各角落之余,也打进了国际市场,如新加坡、香港、台湾及中国人等,甚至将万里望花生当作零食,千里迢迢带花生回国。今天,对大家而言,万里望除了是一个地方,也已经是花生的另一个代名词了。可是,不说你不知,万里望以前的确盛产花生,但随着人口结构及产业型态转变,万里望早在70年代便停产花生,如今在市场售卖的万里望花生,其实都是在万里望以外的地方生产及加工,因为今天的万里望,连一座花生厂都找不到。万里望(Menglembu)坐落于霹雳州怡保市西南方,务边以北,原名为甘榜支那(Kampung Cina)。她是早期英国殖民政府从日军手中重新接过马来亚政权后,为了避免共产党率领人民反对政府而成立的移殖区(Regrouping Area)之一,当时附近一带的居民都被集合到万里望,形成了今天以华裔为主的村镇。万里望的主要人口为华人,其次是锡克人;华人以种植蔬菜、黄梨维生,锡克人则靠养牛餬口,因此当年的万里望街道和住家,四处可见牛群游蕩的蹤影,而华人向来惯称锡克人为“孟加里”,叫着叫着,就叫出了Menglembu,这个马来文字即是“Mangali”(孟加里)和“Lembu”(牛)的混合体。城镇成形之初,万里望只有区区的3条主要街道而已,包括碧街、戏院街及大街,含盖了约五六十间的店舖,但由于商业活动不发达,娱乐事业便也泛人问津,万里望居民闲暇的唯一娱乐,也就只有前往大街的中华慈善剧社观赏大戏。这个剧社,可是伴随着万里望居民走过数十年的风雨岁月。年轻人口外流这是今天万里望的真实面貌,平淡、恬静、凄清。就像霹雳许多偏远小城镇的发展历程一样,万里望也难逃都市化浪潮吞侵、年轻人口外流的命运,由热闹走向寂静。放眼望去今天万里望的单调街道,很难想像她昔日的盛景,据说,50年代时这里兴建了南洋戏院,曾掀起小镇的热闹,惟戏院于80年代抵不住新兴娱乐的挤压而结束了营业,建筑物依然昂然竖立,外表斑驳内里却热闹滚滚,原来已变成了茶室,新一代居民每天来往吃喝,却鲜少人知道,这里曾经是一家红极一时的戏院。最为怡保人熟悉的,莫过于万里望戏院街后半部的“为食街”,超过十多个小食摊位从七八十年代开设至今,大部分已是第二及第三代人接手,带着祖传的烹调秘方,继续在这条老街把美食发扬光大,当中盛名远播的就计有云吞麵、猪头皮、炒麵、糖水、河嘻与炸鸡等等。随着时代的变迁,万里望从当初清一色的锌板屋,已逐渐翻新重建为砖屋,花园住宅区围绕着城镇周边而建,由初时的万里望花园、嘉美园、香港园及永安园,开发到升旗山花园区及万里望新市镇。今天的万里望,再不只是当年的3条街了。万里望花生鼻祖70年代停产谈起李桢记,年老的万里望居民都会说:“就是他发明了万里望花生。”土生土长的居民彭信兴(55岁)指出,第一个推出万里望花生的人,就是霹雳闻人李桢记。“李桢记于五六十年代以盐水浸泡花生再晒乾、烘烤,製成了香脆可口的花生。”彭信兴说,他们过去把种植的花生当作煮菜或煲汤的材料,也将花生蒸熟当作零食,却很少会费时、又费工夫地烹煮花生。他说,早期居民只是在升旗山山脚种植花生,数量不多,李桢记设厂当时,都是从和丰收购花生,在位于万里望的工厂烘焙。李桢记的万里望花生于70年代停产,花生厂的原址也先后变成了茶室及家具店,目前则已丢空废置,无人问津。年轻人没兴趣剧社停办位于碧街的中华慈善剧社于1932年成立,原是设立在大街,租用一间店屋的空地搭起铁棚唱戏。成立约3年后,在万里望居民的支持下,剧社在现址搭建起两层楼的会所,提供会员互相交流及娱乐的场地。剧社财政薛明华(53岁)指出,剧社初期主要是接待抵步的海外华裔,并负责安排外胞在本地住所及工作。为了联系本地及海外华裔的感情,剧社委员会举办了不少活动,包括各类大戏表演,让居民一解闲暇寂聊。他说,剧社初期共有百多名会员,这些会员都是对大戏有兴趣的人士,可惜,现今的会员对于大戏的热忱逐渐减退,甚至不感兴趣,所以,剧社于80年代就停止了大戏演出,只是举办歌唱活动,或是参与慈善筹款活动。“前辈留下的大戏服饰及道具都已经送出去了。会员忙着工作,也没有太多的时间留在剧社练戏,年轻的一辈更对唱大戏不感兴趣。”海南包百吃不厌万里望唯一一间由海南人经营、专卖包子的财安园茶室,如今已经交由第四代掌门人接手。当地居民声称,包子的水准保持不变,除了万里望居民捧场,也有很多外地顾客慕名而来,单是外地人,就佔了顾客群的70%。财安园茶室第三代掌门人李居秋(73岁)指出,包店于1937年由从海南岛移居大马的爷爷创设,海南包店是万里望唯一一间包店,虽然当时只是售卖4种包,分别是叉烧包、加央包、生肉包、大包,顾客却是百吃不厌,每天可以售出五六百粒包子。他说,他于1980年从父亲手中接过生意后,便增加了红豆沙包、莲蓉包、菜包及鸡肉叉烧包多种口味,而生意额也增加了约30%。当时每个包只卖五六十仙,现在已经涨价至1令吉30仙。除了包子,店中还有一种“镇店之宝”,即是加央糯米饭。加央是经过十多小时炖製而成,火喉够,味道浓。两年前李居秋还未退休时,他还是以人手烹煮加央,如今已经改由机器代劳了。李居秋说,他在两年前将生意交给儿子李家兴(31岁)及李秀蓉(37岁),而儿女接过生意后,开始创製特别的机器製造包皮,惟水准仍保持不变。他说,海南包与香港点心式的包子不一样的地方是使用了不同种类的发粉,海南包皮带有嚼劲,不黏牙。他坚持每天现卖现做,确保顾客吃到新鲜的包子,平均每天售出逾千粒包。/副刊‧报导:杜票菱‧2008.03.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