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饮马人专访(下)】天道不彰才有冤魂,人比鬼更可怕


63人参与 |分类: X真生活|时间: 2020-06-13
【饮马人专访(下)】天道不彰才有冤魂,人比鬼更可怕结合神怪与在地

「更直接一点,当我告诉你:『我跟你讲一对母女的故事』,和『欸我跟你说个鬼故事』,哪一句更能引起兴趣?」就像看恐怖片总是双手摀脸又忍不住从指缝中偷看,多数人对灵异故事又爱又怕,神祕、诡异、八卦感,充满十足的娱乐性。「对我来说,写连载小说是自娱娱人,开心就好。」与其在意文坛地位或文学评价,饮马人更希望写出和其他人不一样的鬼故事,在大众领域得到更多共鸣。

于是他写闹鬼,写招魂,写魔神仔,还误打误撞地写出一幢真实存在的灵异饭店。行文结合在地宫庙、王爷信仰、乩童背景、神将文化,从荒郊野外到都会豪宅,哪里有鬼,他就往哪里写;神、鬼、在地、土味交融一气,为台湾神异小说打造出一片崭新风貌。

鬼其实也有苦衷

说谐星不好笑是犯其大忌,但如果你对饮马人说「你的鬼故事一点也不恐怖」,他倒不以为忤。「我的重点不是吓人,恐怖的叙述都是看剧情所需才出现。」他慢条斯理地解释,「而且我相信鬼之所以要吓人多半有苦衷,与其单纯卖弄吓人情节,我更想探究这个鬼为什幺要吓人。」

脱去那些青面獠牙、腐脸乱髮,再骇人的鬼,怀着的也许是一颗饱受委屈的心、一段不被了解的过去。「当我们抽丝剥茧,了解那些背后的故事,你就不会害怕,取而代之的可能是同情。」这是饮马人最想塑造的温暖,从来都不只是贩卖恐怖而已。

何况有谁真的见过鬼吗?总是在鬼故事创造出来的反差当中,才知道原来最恐怖、最险恶的都是人,不是鬼。「现实世界有太多不公平,太多不能说话的冤魂,太多正义无法伸张。」也许并没有鬼,也许鬼不会替自己追讨正义,但人们心中永远都会渴求那股正义的存在。「假使天道不彰,那我就投射在一个鬼身上,让鬼复自己的仇,来弥补人世间的缺憾。」这才是饮马人撰写「鬼岛故事集」的初衷。

「我还是比较偏传统一点,会想把一些我们从小听到大的传说、老一辈对我们耳提面命的古早叮咛、人生警示,融入小说当中。那都是很温暖的智慧,也有着相当强大的力量,不只能和主角碰撞出新的情境,还能加强作品的说服力。」他总笑称自己还是带有一点讲善劝恶的老派期望。或许在这凡事求新求快的时代,唯有老派才耐人深究咀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