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是会留下一些什幺吧,留下什幺,我们就变成什幺样的大人。」


70人参与 |分类: X真生活|时间: 2020-06-11

「但是总是会留下一些什幺吧,留下什幺,我们就变成什幺样的大人。」在《蓝色大门》的结尾里,张士豪对孟克柔这幺说。

「总是会留下一些什幺吧,留下什幺,我们就变成什幺样的大人。」

17岁的陈柏霖和17岁的桂纶镁,在那年夏天,懵懵懂懂地拍了一部电影,戏杀青之后,出乎意料地掀起一阵风潮,穿着衣橱里的T-Shirt和自己胡乱整理的头髮,与易智言导演一同参加东京影展。那时候的他们,以为只是一次美好的夏日回忆,不知道自己的未来,将因为这部电影彻底改变。卸下张士豪和孟克柔的身份,十几年后的他们,不是体育老师、太空人、科学家,或是法文翻译,他们成为了这个世代,电影圈里最响亮的两个名字。

年底的最后一天,我们跟小镁和柏霖约好拍摄,她一到现场,就急着找柏霖叙旧,拥抱笑闹又东跑西跳,好交情无庸置疑。两个人在镜头前完全不扭捏,又搂又捏脸,一点禁忌也没有。「小镁是我唯一敢这样作的女星,在她面前,我没有包袱。」

他们之间的牵绊,不是爱情,而是在最青涩美好的时刻相会,而后在同个领域努力,各自从那个青涩的、穿着附中制服的高中生蜕变成长,最终,成为了让自己和彼此都骄傲的大人。

孟克柔的挑战

「总是会留下一些什幺吧,留下什幺,我们就变成什幺样的大人。」

易导确实在选角上非常成功。张士豪的自在、幽默、阳光、善良和些许迷人的轻挑,在柏霖的身上的确存在。而孟克柔内敛自省的性格,也是小镁一路走来的特质。「那时候很有趣的事情是,只要易导说:『我们现在要作某某训练』,我跟柏霖会不约而同一起举手,而有时候我们又会一直坐到最后,我们有莫名的默契,可能易导也察觉到了,才留下了我们。」小镁说。

「总是会留下一些什幺吧,留下什幺,我们就变成什幺样的大人。」

对于当时的小镁而言,这部电影拍起来并不难,因为有那一整个月的训练课程,所有的工作人员,包含导演、副导演、摄影师、美术和演员都朝夕相处,早就培养出一种亲密的关係。「那时候一点也不觉得自己在拍电影,比较像是家人一起相处的感觉,在这之后再也没有这样的感受,不会再跟工作人员建立这幺深厚的情感。除了易导对我们很严格之外,从来都不觉得辛苦,不觉得困难,因为你好像已经非常习惯摄影机了。」

小镁的电影,不只在她的生命留下了印记,更给了许多观众勇气,在戏院里,随着角色的喜怒哀乐留下了生命轨迹,我们也跟着她一起成长,一起蜕变成更完美的大人。很多时候,我们只记得她走在红毯,穿着璀璨华服的样子,却时常忽略了拍戏的辛苦和演员的坚持。

一切来自张士豪

「总是会留下一些什幺吧,留下什幺,我们就变成什幺样的大人。」

「我叫张士豪,天蝎座0型,吉他社,游泳队,我还不错喔。」柏霖当初演出这个有点单纯、善良,外加点痞的张士豪时,只觉得好像在演自已。他没有小镁的细腻心思,对电影也没什幺特别的想像。在他心底,只觉得那是一个最漫长的夏天。「我19岁前都住在民生社区,所以当时拍戏感觉很奇特,片场就离我家不到三分钟。」

他跟小镁在戏里面第一次的交会,就是在民生社区里骑脚踏车,戏剧初体验的回忆早已在他记忆中淡去,只剩下情绪沈澱在脑海里,「我记得好热、导演好兇、小镁因为角色的关係一直在生气,整个夏天就是这样的氛围。根本不知道什幺是拍电影,基本上也没什幺想法,导演说什幺我就照做,只觉得好多人,阳光好刺眼,但是都要努力睁开眼睛说台词。」

「总是会留下一些什幺吧,留下什幺,我们就变成什幺样的大人。」

当初的张士豪让他崛起,《我可能不会爱你》里的大仁哥,或许还真说中了他当时在电影里说的──「我们会变成什幺样的大人」,嗯,陈柏霖在十年之后,成为了红遍亚洲的大仁哥。

没有人想到,这部电视剧让大仁哥成为了骚动的文化现象,他也因此得到金钟奖。「帮助很大,不过限制也很大,不过很庆幸的,往后的character或是剧本都是新的,不会重複李大仁。定型是别人给的,我无法决定别人的思想,无法阻止别人贴标籤,所以只要努力,大家想怎幺看就怎幺看。人都是这样,选择相信的事物、选择想看见的东西,我觉得,至少有一个角色被看见或被留下来,以演员来说已经是非常难得了,何况我还有两个。」

或许因为张士豪的那一句话,他成为了无论如何,都要「留下些什幺」的大人,让未来的自己可以像出道的角色一样,永驻每个人的心中。「说真的,戏拍完之后,为了进入下一个角色,我会清空自己,就像一个硬碟,记忆体只有2G,要把东西删掉才能再存新的东西,除了《蓝色大门》以外。或许因为这是我的第一部片,印象非常深刻,其他的角色和台词,我大多都遗忘了,只有张士豪的感受一直存在着,他伴随我直到如今。」

「总是会留下一些什幺吧,留下什幺,我们就变成什幺样的大人。」

在没有工作要忙的时候,柏霖会跟小镁一样,走进漆黑的电影院,让它激发情感上的悸动,穿越时光享受历史的洗礼,唤醒记忆与气味,呈现每个世代的价值观和生活型态。最终在那黑色的箱子里,其实我们只是得到一个故事,但这个故事或许能省思自己,或许幻想自己到达未知的地方,或许,带你重回到蓝色大门,回忆那永不褪色的青春时代。

此篇内容由美丽佳人官网提供,完整的专访,请参见:桂纶镁 陈柏霖,重返蓝色大门,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延伸阅读:

  • 封面人物:桂纶镁,开始一场自由的革命吧!
  • 后大仁哥时代 陈柏霖-拥抱过后放开手
  • 《Marie Claire 美丽佳人》杂誌迎接22週年年度活动,由插画家Vita Yang、迷路为孩子绘画梦想出力:活动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