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遇见她之前,我不知道什幺是爱情」 儘管我们分隔两地已三年


58人参与 |分类: X真生活|时间: 2020-06-11

认识Mahmud是在约旦北边小山上的一个农场。整个农场平时就两个埃及工人,Mahmud和Hamada,两个人像亲兄弟一样相依为命,照顾羊鸡和橄榄树;平日能听到的人声,除了彼此之外,大概就是山脚下清真寺的朝拜声了。

儘管长时间的在一起,Mahmud和Hamada的个性迥然。Hamada憨厚活泼,阿式口音的破破英文,r总是捲的夸张,逗着大家笑;而Mahmud相较寡言了些,在大伙儿谈话中,多半是微笑静静听的角色,谈话的内容如清风环绕在他身边,懂不懂不重要,只是享受大家的存在和欢乐。

除了有一次,他是那晚谈话的主角,他谈起了太太。

几年前,农场久久放假一次,终于可以返乡数月。这次返乡他特别紧张,26岁的他,家里不知已经和他讲过几次,该準备挑女孩结婚去了。妈妈在他回去的前些日子又来电,告诉他已经找好了姑丈他们家的女儿,一个很不错的女孩子,还是同一个家族的。他坚决反对,不是因为那女孩子不好,也不是因为没有见过她;只是他想要真的能够决定自己的命运、自己的婚姻。

刚回乡没多久,参加了一个朋友的婚礼。传统婚礼,男生女生分开庆祝;儘管隔着一段距离,但是还是可以看到女人们用她们的舞蹈庆祝着;男士们也用自己的方式在恭贺新郎。

「你绝对不会相信,我也不曾相信,直到那天亲身经历,我才知道什幺叫做一见锺情!」 他把声音扬高。

帐篷对面的众多女孩中,她包着纯白的头巾,桃红的洋装下,穿着一件白色长袖。他一眼就被她吸引住——Yasmine,不是丰姿冶丽,而是青春的小家碧玉,年纪约莫17。他还来不及仔细观察这女孩,这时她恰好抬头,星眸望向他。那四目相交的剎那,除了被发现的尴尬,双方一阵害羞。她急忙将头低下,双颊涨得通红,映着她的洋装。

「wallah(我对阿拉发誓)~ 她是我这辈子看过最美的女孩!就是她了,我就是要她,我知道我要她当我的新娘。」

小村子的好处是,消息总是灵通;打听一下,很快就知道她叫什幺名字,住在哪里。他是如此心醉,当天带着阿拉伯甜点和伴手礼,就去拜访她家了。

开门的是她爸爸,好像早知道今天会有人来访。Yasmine在厨房準备着咖啡,爸爸和妈妈在外面招待这年轻人。

Mahmud自我介绍了一下,来自哪一个家族,说明自己的现况,在约旦工作和收入等。

「我很单纯,过去没有感情经历;但是今天在婚礼上看到您家女儿,我很希望能够和您们提起这档婚事。抱歉实在来得冒昧,但若她已心有所属,或已订婚,请直接告诉我;若没有,我希望您们可以考虑这件婚事。」

这时候Yasmine刚好端着咖啡出来,她避开他的视线,只是专心递着咖啡。妈妈将她带到另外一个女生专用客厅,与她讲讲话。爸爸和这年轻人继续聊着其他的事。

「天知道过多久了,知道她们在里面讨论着,我觉得度秒如年。」第一次见到Mahmud夸大词语的讲话,他仍旧紧张。

终于,妈妈牵着她再次进来。父母讲了些话,爸爸和这年轻人说「我女儿今年17岁,她过去没有交往经历,也还未出嫁,希望你可以交付她未来,好好对她。」Mahmud乐不可言,只是一直道谢;不时地望向她,她羞红脸,没有抬头看他。

「然后呢?然后呢?你们什幺时候订婚?什幺时候结婚?」一群人被这爱情狠狠地抓住。

接下来的日子,他每天去找她,骑着脚踏车去咖啡馆,一坐就是一整天;没去咖啡馆的时间,就是散步,两人隔着些距离走着,边走边聊,偶尔听着他在约旦的故事,多半时候还是含情脉脉,无语相看。在这些日子里,他们更认识对方。

过了一个星期,Mahmud和他的父母去见了女方的父母;并且订了婚约。

热恋期持续,和她出去的次数更频繁,两人也不再是娇羞,她也会谈起她的生活,她对爱情的嚮往;Mahmud也更敢表达自己对她的爱慕和相思。两人更确定了,也更期盼结婚的日子。

过一个月后,两人办了婚礼,在众多亲朋好友的祝福下。

「或许一个月很快,但我告诉她,我得回约旦,没有时间了。」Mahmud其实一点都不觉得仓促,因为他知道就是她了。

「在遇见她之前,我不知道什幺是爱情」 儘管我们分隔两地已三年

「在遇见她之前,我不知道什幺是爱情,从来没有爱情过。但是我们很幸福,儘管她一个人带着三个小孩,她极少回娘家,就算只在几条街外。」他一边讲一边把玩他的诺基亚旧型相机手机,翻着照片。

「三胞胎,要三岁了。」Mahmud温温地笑着,回到那个原本的他。给我们看着手机里低画素的照片,可以看见她太太,和三个小孩子。

我记得,上次他回埃及,也是三年前的事了……

欢迎加入我的脸书粉丝专页:蹲点阿拉伯

en → zh-TW 儘管隔着